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陷阱

发表时间:2012-02-07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刘起敏 点击:阅读字号:

  1
  
  柳笛真正在网上聊天打游戏,起步于前年,真正迷恋于网络,也是前年的下半年,在网上真正结识网络知己网络情人也是在前年的年底时分。而真正让他如痴如狂的和网上情人交流,是在去年年底。
  
  以前他的儿子很迷恋于网络,为此,他没少说过他。可现在儿子不沉迷于网络了,这种情况却出现在了他自己身上,而且让他不能自拔,甚而荒废了他自己的事业。可柳笛似乎还没有觉醒的意识。他们爷俩的自控能力竟是那么的弱。
  
  虽然他有时觉得自己真的就这样不可救药了,自己把这大好时光完全浪费在这上面了,这对于他这个在全村也算是最低收入家庭而言,是极不应该的,是在葬送自己的美好家庭和美好前程,可他却没有勇气与网络断绝关系。尽管有时想想再这样胡混下去不行了,儿女大了,该成家立业了,可自己还没有为他们准备好足够的费用。每每想到这些,柳笛就会痛下决心要与网络断绝。可虚拟世界的诱惑,让他无法割舍。他这个人就是一个“无志之人常立志的人”。年轻人沉迷于网络,那是他们的是非分辨能力不足,抵不住诱惑,没有定力。可柳笛都四十好几的中年人了,还显得那么不稳重,就是他自身的原因了。他开始重蹈儿子的覆辙了。
  
  当年的柳笛,虽然高中没有毕业,家庭条件又很一般,可他的心气高傲着呢。人长得风度翩翩,个子高挑,人老实本分,又是家庭的独子,他的行为想法父母也从不干涉。先是在县文学讲习班结业,后结婚后,边从事建筑活儿,边写作,梦想有朝一日当一个大作家,能够名垂青史光宗耀祖。可他只是那么天真想,总没有持之以恒的决心。又加之他的老婆对他的做法大为不满,常常是和他没完没了的吵个没完,甚而是把的书籍当做废纸卖了,他的锐气就顿减几分,他的创作热情,就只好三天打鱼二天晒网的。
  
  每当看到他昔日的同学,他们事业有成,过得潇洒快乐,他就暗下决心,要在文学上做出一番成就,让他们看看。于是,火热的激情就迸发几天。可写出的东西,每每寄出去,就石沉大海一般。他又犹豫了。
  
  每当看到自己昔日的小伙伴们,他们的家庭蒸蒸日上,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他就发誓一定要发表作品,出人头地,让他们看看。于是,又一阵心血来潮发奋写作。可还是没有收获。
  
  如此反反复复,日子在零打碎敲中,不经意间溜走了。一眨眼,也过了二十年了,人生的经验阅历也有了很深的体会,酸甜苦辣咸也都尝过,还是没有作品问世,哪怕是在县级报刊杂志发表那么一篇,也让他心里那种虚荣感满足一下了。可遗憾的是没有。有的嘛,只是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已经把他的棱角磨圆了,锐气减弱了。
  
  本来嘛,像他这样平平庸庸过一生也就算是可以了,也就让他那不安分的心收拢一下,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日子了,可谁曾想,那年他结识了市刊物的主编,他的人生发生了改变,不仅让他圆了文学梦,前年还让他当了一个拉单的记者。柳笛就放弃了那出大力的建筑活儿,一心一意在外跑业务联系典型广告。
  
  可当拉单记者不容易,有了业务才能有提成,没有提成,柳笛的日子就还是不好过。
  
  联系不到业务,柳笛就开始心里发慌,再这样下去,本钱掏空了,咋办?可他当了拉单记者,就不可能再去干建筑活儿了。不是柳笛受不了那累,而是柳笛的心里觉得别扭,自己也转不过弯来。想想看,自己村里的人都知道他当记者了,整天打扮的体体面面骑摩托车出去,要是这会儿再去拿起建筑工具干建筑,村里人会当笑话一样品头论足的;他以前的建筑伙计,有的是知道他已改行了,有的不知道,可那些知道的伙计也会给自己宣传的,如果自己再去劳务市场或者跟别的建筑队干活,那他的那些伙计会作何感想?会关心的问:“你怎么不干记者了,又来打工,是犯错误被开除了还是咋的?”。有的还会说:“记者多风光啊,咋说不干就不干了呢?”如果他听不到,可能心里还好受些,可他自己能放下这个架子吗?以他的性格,当然是不能的。既然不能,他就得坚持干下去。这时他会想到,如果自己当初不咋咋呼呼把自己当拉单记者的消息公布于众,如果自己还在一边打工一边联系业务的话,可能还快活些,还不至于囊中羞涩,无颜面对自己的亲人,面对那些快乐的人们。但不对众人说起,自己的虚荣心就不能满足。有时他会时不时想到,自己现在是骑虎难下了,有种被撮到墙上去抽了梯的感觉。
  
  有了这种感觉的柳笛,就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四不像之人:要说自己像个记者,可自己的的确确没有生活保障,不像那些正规媒体的记者那样有旱涝保收的铁饭碗,因此就不像是记者;要说自己像文人,而自己有时的言行的却不是太文明,不像文人的一贯作派;要说自己打扮的体体面面不像是受苦受累之人,可他的本质还是个农民,出去联系回家,还得忙活自己的那几亩土地。因此也不像是个体面工作者;要说自己在人前拿出那十元一盒的烟卷,表面看上去自己抽烟的档次还可以,像个有钱人,而实际上,平日里的柳笛,只会抽几元一盒的烟卷。因此看似有钱,实在又不像有钱人。
  
  2
  
  要不是儿子给柳笛的那个qq号码,要不是自己早已买了电脑,要不是自己现在当了拉单记者有了很充裕的时间,要不是业务很难展开,他可能不会上网去打游戏交网友的。以前在打工时候,没日没夜的干已经让他心力交瘁了,就连写作都顾不上了,那还有时间精力去上网。可当了记者之后,他有足够的时间了。因为长时间联系不到业务让他心烦意乱,心中有火无处发泄,书看不下去,写作没有好心情,只能上网打保皇了。渐渐地又开始寻找网友聊天。
  
  柳笛的婚姻生活是平平淡淡的,没什么浪漫激情。无聊之极的柳笛,就上网找那些30——40岁之间的女人聊天。在柳笛的意识里,女网友要比男网友温柔些,善于说实话,不像男人那样狡猾的。再者,柳笛在外面联系业务大都是同男同胞交流,他觉得男同胞那言而无信的嘴脸,推诿扯皮的伎俩,让他对他们很反感。再者,柳笛想让那些温柔的女性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或者让她们帮着自己联系典型或者广告什么的。再或者,自己的女人已失去了往日的柔情,变得婆婆妈妈了,对自己已经没有了吸引力,而年轻女人靓丽风情万种,会对自己带来些许安慰的。最起码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让自己的意淫得到满足了。
  
  好在柳笛的网名很有诱惑力:网上作家,资料也是儿子帮填写的,年龄36岁,事业有成。凭着这个网名,让他结识了许多女网友。他们有白领丽人,有全职太太,也有个体老板娘,也有工薪阶层。
  
  柳笛的女网友都是本省的。这有他自己的目的,他想找几个比较好的女网友,帮他联系业务。以便他到达她们的城市能有个熟人。
  
  开始时,有网友觉得好奇就问:“你好作家!你是在网上发表作品吗?有什么大作让我拜读一下吗?”
  
  柳笛就说:“我的作品都发在刊物上了。”柳笛有些撒谎了,因为他的那篇小说《柳树沟》,杂志没有采用,篇幅又太长,就让他发在起点中文网上了。
  
  女网友继续追问:“你是个作家,怎么有时间上网呢,不怕耽误你的写作,不怕玩物丧志!”
  
  柳笛就说:“跟你聊天也不妨碍我的创作啊!再说我也是偶尔为之。”
  
  女网友觉得柳笛是个挂羊头卖狗肉之辈,虽然叫网上作家,其实是一个冒牌货色,就很快消失在柳笛的视线里了。
  
  既然人家不理他了,那就再找吧。他频频加网友,有些网友看了他的资料,觉得跟一个作家聊天未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也主动与他搭讪。一时间,柳笛的女网友达到几十个了。这让他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了。
  
  柳笛虽然面对面跟人交谈有些吃力,可面对网络,面对一些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他能同她们交流得很顺畅的,毕竟他有一定的文学功底,客气中不失礼貌,关心对方的话语,让这些上网的女人对他产生了好感,很乐意和他交流。一段时间柳笛不上网,再上时,她们会很关心地问:“这些天不见,忙什么了?是不是又有大作问世了?”这让柳笛觉得网络真好,网上的女人真温柔。
  
  渐渐地,有一些网友也在向他发难:“成功人士是不可能整天上网的,他们没时间,只有那些不务正业的男人,才会上网聊天的。”柳笛对于这种女人只好敬而远之了。再上网,就不主动和女网友打招呼,而是看她们的日志。或者干脆把她们删除掉。这空间日志,真是包罗万象,励志的、情感的、笑话、医术、奇闻怪事等等,是一部大百科全书。而且日志的文笔都很华丽流畅。柳笛按照自己的喜好转载。他的日志,别的网友也转载。
  
  渐渐地,柳笛于众多女网友之中,结识了那么几个他认为比较投缘的女人。因为这些女人不是拿他当消遣的,不会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会对他的倾诉认真听,并安慰他,会对他提出的问题做解答。比如柳笛让他们帮着联系典型或者广告了,她们会把自己所知道的企业联系方式告诉他;因为自己拖欠的宣传费而心烦意乱,就有女网友给他出主意,让他老婆去要,或者对那拖欠费用的老板大骂一番。这让十分孤寂的柳笛,有了知音般的感觉。不像有些网友,把他当成了一个情感倾诉的垃圾站。柳笛的真诚,柳笛那妙语连珠的美句,让她们对他有了好感。甚而主动提出要与他视频聊天,互留联系电话,柳笛都一一照办了。
  
  面对这些无话不谈的女网友,柳笛就会把自己的真实情况和盘托出:46岁,出身农民,别看现在当记者听起来很风光,可是个靠提成吃饭的职业。她们会对他的境遇很同情。
  
  海城吴女士,39岁,是网上购物城的老板,业余时间给一家葡萄酒厂送葡萄。早年做过保险业务,据她自己跟柳笛说,自己很有男人缘,以前一个算卦相面先生也对她这么说,她说自己不仅认识北京一个大医院的医生,还认识四川一个铁路局的副局长,她自己的哥哥就是一家精神病院的院长,她有一个朋友加情人还是一家大实业公司的老板,下设建筑、酒店、酒厂等。柳笛对她说:“那你如果帮我联系上了典型或者广告,我的提成部分和你平分。”
  
  女人说:“那等先问问俺哥,再问问我那个好朋友。”
  
  柳笛就相信了她的话,时不时上网和她聊几句,认真听她倾诉。
  
  女人说:“俺哥去省城开会去了,等他回来我就问问”
  
  柳笛就问:“那你那个当大老板的朋友呢?”
  
  女人说:“他怕我被你骗了,觉得不踏实,就没答应。说以后再说”
  
  柳笛就把他的记者工作证在视频聊天时给女人看了。女人就说:“我是相信你的,可他们不相信啊!等过两天我那个朋友来时,我再劝劝他好吗?”柳笛只好说:“那让你费心了,谢谢啊!”
  
  柳笛自从结识了这个女网友后,觉得她的话不会有假,就天真的想象,如果那个老板或者她的哥哥答应了宣传,他要和女网友见面,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况呢?通过他们频繁的聊天,柳笛知道,女人的老公是在韩国,常年不回家,她的女儿也由她的婆婆照料,她自己就一个人在家,只是她老公的好朋友,也是她的初恋情人,一个开公交车的司机,会时不时来帮她一些忙,顺便捎带着解决一下她的生理问题。那个当大老板的朋友,是她在跑保险时就认识的,老板也会时不时来到她这个地方,给她一些生理上的满足。因那老板长期定了一个包间。
  
  有时女人会问柳笛:“哥!你说我是同他们谁交往好啊?我的一个朋友就说,让我和那个老板继续交往下去,把那司机抛了,可我舍不得那个司机,他来陪我的时间最长,给我帮忙也最大,人长得比那个老板年轻又帅气。当然了,他们都长得很帅气的。那个老板给我过生日买了金项链和戒指,可我不缺这些,我需要精神和肉体的抚慰。你知道,我是不缺钱的,我也对他说过,你不要再找我了,以你现在的条件什么样的年轻姑娘找不到,可他却对我说,我很善解人意,从不对他提过分的要求,也不对他死缠硬磨,他就看重我这一点。而那个司机,只要家里没事,就会来陪我的,我和他毕竟住的很近。他们两个要是碰在一起,会相互吃醋的,说对方的不是。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哥!”
  
  柳笛觉得是遇上了一个情感困扰者,不像以前他们交谈时那样让他感到信心百倍了。他忽然有种自己是在当这个女人的情感垃圾收购员,是在帮这个私生活很丰富的女人,让她如何面对现在混乱的情感纠纷,帮她出谋划策。
  
  柳笛说:“哈哈!妹妹,哥在这方面一窍不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情人,所以没有这方面的亲身体会。但我觉得,你可以把他们都当成是自己的红颜知己,保持这种关系。毕竟你的老公常年不在家,你又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人,需要男人的爱抚与滋润的。这种事情还是得靠你自己拿主意的。”
  
  女人说:“哈哈!哥!你也太没水平了,你应该到外星球生活。哈哈!”
  
  之后柳笛再次和她相遇,就会问:“你哥同意宣传了吗?你那位朋友来你这里了吗?你怎么和他谈的?”
  
  女人说:“我哥现在不想宣传,我那位朋友这些天很忙,等以后再说。放心吧哥!那个朋友还有事相求于我,这个事儿应该不成问题的。”
  
  柳笛就说:“那就预祝我们的首次合作顺利愉快吧”
  
  女人说:“我会努力的”
  
  柳笛:“ok!”。
  
  再以后,柳笛问女人谈的怎么样了,女人就会说还在还不行,他们都很忙。就在转移别的话题,比如她的侄女和女儿在洗澡,自己准备去收购葡萄,或者自己现在正跟老公视频聊天等等。柳笛只好敷衍几句,以后再上网见她在,就不主动和她打招呼了。
  
  渐渐地,女人就不再找他倾诉衷肠了。并且知趣地消失在柳笛的视线里了。
  
  这样的女网友,柳笛遇到过不止一个,比如风筝都的一个单位的白领,她把柳笛当成忽悠的对象,把自己当成范伟的师傅,会时不时得把柳笛忽悠的找不着北;那个经常喝酒的女人,会一次喝一扎啤酒的女人,在对柳笛诉说自己有了情人后,突然间消失了,还跟柳笛视频了,相互留了手机号码。
  
  柳笛这几次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是一部很难读懂的天书。上网的女人,大都家庭幸福美满,事业有成,上网聊天交网友,纯粹是为了消遣,为了排泄自己心中短暂的不愉快,一旦她们走过了这道坎,她们就会把动了心的网友一脚踹开。为此柳笛一阵冲动写了一篇文章《在虚拟世界中寻觅》。
  
  短暂清醒之后的柳笛,就会把主要精力投入到他自己的事业中去,就会没命的奔走于城乡之间。偶尔会联系到那么一两个典型可以宣传的,柳笛就会忘了被女网友忽悠的滋味了,就还会时不时在网上寻找新的女网友。
  
  他的网瘾,比他儿子都大了。柳笛还会自嘲的对自己辩护:历史上有情痴、画痴、洁癖、官痴,他自己就是一个网痴了。
  
  与山城女人的相识,是他们打保皇时柳笛加的。一段时间的接触,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女人是在一家外资企业上班,是一份很悠闲的工作。他们聊家庭聊工作,很是投缘。
  
  女人比柳笛小几岁,每到她心情不好或者有什么高兴事时,都乐于和柳笛诉说。柳笛会真诚的和她交流,给她解忧,帮她出主意,或者一起分享她的快乐。女人也会对柳笛的工作家庭很关心。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相互间留了手机号码和电子信箱,互发了自己的照片。柳笛还把自己的作品发给她看,女人还热情邀请他去那个城市和她相见,只是柳笛羞于银子,没有敢去。可她在柳笛的心中已经是一个红颜知己了。
  
  一次,女人有些心事,就对柳笛说:“家家都一本难念的经,想来我是太心软了,都把他给惯坏了,要是个凶女人,他也就不可能出现问题的,”
  
  柳笛说:“他又喝醉了?男人经常喝醉酒,就会做出一些超乎人想象的事情。”
  
  女人说:“可让他戒酒,就像要了他的命,我说他都不听了,我也懒的再说他了。”
  
  柳笛就说:“你说他不听,就让女儿说他,兴许就能行了。”
  
  从此,女人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信赖的大哥。柳笛每每对女人说起自己的工作很不顺心,女人就会安慰她,给他信心,并说:“我相信你的能力是最棒的!你会成功的。”柳笛的心里就会热血沸腾。
  
  冲动后的柳笛就写了一篇日志《请春天带走我的回忆》发在自己的空间里了:我在乡野间采风,真正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我在大山中穿梭,高山峻岭启迪了我的心灵;我在繁华的闹市中寻寻觅觅,那又是别样的一番滋味在心头。我不是诗人,当然就没有“诗狂欲上天”的绝唱;我不是大文豪,就更没有流传千古的名篇见诸报端。
  
  乡野的清纯,灯红酒绿的闹市,带给我长长的思索。勤劳憨厚的男人,水灵秀气的山姑村妇,我真想在乡野间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居士,可我的那个跳动不止的俗心,总让我静不下来;纸醉金迷,疯狂的闹市,我虽想在繁华的都市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用自己的智慧打造一片天空,又何其难哉!
  
  春天,美丽的季节,多少诗人作家为你的美丽而动情歌唱,可我作为一个不知名的作家,又为你做过什么呢?我也只会在生活的人群中寻觅自己的典型而已!
  
  旷野的春风,吹拂了我的乱发,我惬意,我舒畅,我想歌唱,虽然我的喉咙不像年轻时那样嘹亮,虽然我没有走唱歌这条路子而选择了文学,懊悔不已,但我的内心深处,依然对唱歌情有独钟。
  
  喧嚣的闹市,我能否寻到我的所需,我茫然,我迷茫,我想扪心自问,虽然我年轻时发表过通讯报道,可我痴迷于文学创作,而现在重新想走着以前的路子,我却感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我的却不知以后的路是否会顺畅?
  
  每当我站在山坡俯瞰乡村,望着袅袅炊烟,心中的歌总会情不自禁涌出;每当我望着我那苦难的乡亲,他们那或喜或忧的表情,心中总想有话对他们诉说什么,故乡的一草一木在我的心中扎下了根,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在心中萦绕,于是,我的十几万字的故乡风情系列小说,我用了很短的时间一气呵成。
  
  在建筑工地,我那可爱可亲的建筑伙计们,他们那“顶着星星走,踏着月色归”的敬业精神,深深打动了我,我一气写作了建筑系列的小说有八九篇,我在诠释他们命运的同时,也在拷问剖析自己的灵魂。他们是生活在最底层的劳动者!我曾写过一篇《打工的女人》的文章,也曾写过《在虚拟世界中寻觅》的文章,它们是写出了两种不同身份的女人的生活,这是共同生活在蓝天之下的女人。(未完待续)
  
  3
  
  日志写到这里,再没了下文。本来柳笛是想写下去的,可他没心情写了。
  
  只这一个女网友已经够让柳笛牵肠挂肚,让他分神让他着迷的了,让他荒废了自己的事业了,不想另一个女人把柳笛更是搞的神魂颠倒不知所措,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了。
  
  柳笛知道,一心不能多用,可他现在已是一心多用了,这让他感到很疲惫。
  
  和这岛城的女人相识,纯粹是偶然的。他觉得她的网名很有诗意,就加她了。聊着聊着,女人就把他当成了一个情人般对待,这让柳笛始料不及。他只好和她摊牌了:“其实我没那么优秀,也不值得让你动情。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穷光蛋,又是个农民,年龄也47岁了。”
  
  女人说:“年龄不是问题,贫富也不是问题,关键是你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让我见不到你就想你,每天都有你的影子,我这人以前很高傲,没想到被你打动了,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柳笛就说:“你完全可以不要想我,也不要为我动感情的,我们都是有家室的人,不可能有好的结果,如果你再这样,那我只好在网上消失一段时间了。”
  
  女人说:“你干嘛这么绝情啊!你这样说话,我心里很难受,我都哭了。”
  
  柳笛说:“可别啊!要不我们就做红颜知己吧。”
  
  女人说:“放心好了,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我知道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的”。
  
  女人又说:“我以前上网只是偷偷菜,看看日志,不加任何男网友的,可自从和你相识,我就被你打动了,上网也只是为了见你。”。
  
  女人还说:“不是每个擦肩而过的人都能相识,也不是每个相识的人都让人牵挂。你知道吗?是你让我放弃了尊严,放弃了个性,放弃了固执。因为整天想你想的心里发慌,我的工作都有了一次失误。我的世界中不能没有你的”。
  
  柳笛一时间无语了。他心里沉甸甸的。这种主动向他追求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沉默了。柳笛回想起他们以前的聊天记录,只是出于礼貌关心过她,还知道她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虽然工作很繁琐,比如她一个人干着人事、工资报表、保险兼着办公室等工作。柳笛和她开过玩笑,比如柳笛看了女人转载的日志,就说:“哈哈!你网恋了”。女人就说:“没有啊!”柳笛说:“可我从你转载的日志中明显的看出来,你网恋了,干嘛不说实话呢?放心好了,我们又不认识,就是有,我也不会对别人说的”。女人说:“真的没有啊!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是看着那些日志很好,是转着玩的。”
  
  柳笛觉得这个女人很是可爱,就渐渐和她聊起来了,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让柳笛始料未及。但是现在就退出,柳笛还觉得于心不忍。毕竟女人年轻漂亮,事业有成,只是夫妻关系出现了危机,女人是在情感的低谷遇上了自己,而自己和老婆的婚姻虽然没有裂缝,但已是让柳笛没有了往日的激情。自己既然与她相遇了,那就顺其自然好了,只要不做出破坏两个家庭的事情,就觉得无愧于家人了。柳笛只好答应了她的要求。
  
  他们几乎是天天在网上见面,互相倾诉衷肠。家庭问题,工作问题,无话不谈。短信会不时发送,暧昧话儿会频频出现在他们的聊天记录上。柳笛以前发表的作品,会不间断的发给她,还痛快答应了自己以后写的文章务必要发给她。他们现在的实际关系完全是超出了红颜知己和情人关系,只是两人相隔几百里地,不能相见,如果想见的话,肯定会爆发出火花的。
  
  女人变得柔情蜜意了,柳笛变得体贴入微了。还一时迸发灵感为女人写了一首歌词发给了她:《网缘情歌》
  
  你走进了我,我走进了你,相互间多了份牵挂,都是网络惹得祸。茫茫的人海,孤单与寂寞,是网络红线连接了你和我。心灵的诉说,互道关心的话,似一股暖流温暖了你和我。相思的牵挂,祝福勉励的话,让你我之间有了心灵的默契。飞越高山的情,驰过大海的爱,这世界就这样让我们活得潇洒与快乐。
  
  人生的路,几起又几落,失意的事儿竟是那么多。知心的话,需要对谁去诉说,是网络情缘成就了你和我。生活在前进,人生要拼搏,没有什么比你我之间的情谊更纯洁。相互道珍重,彼此有默契,这是网缘结出的果。你在海那边,我在山这头,彼此守望心相印,真诚相知传佳话。啊——,只待相聚时,再叙相思苦。
  
  看似情感方面收获多多柳笛,事业却没有什么进展,让柳笛的内心仍恐慌不止。这看似春风得意的柳笛,面对精神丰收的同时,物质却显得特别匮乏——抽最廉价的烟卷、住最便宜的旅馆、吃最便宜的饭。
  
  似乎觉醒的柳笛就想了:人生有得必有失,自己付出了情感,又收获了感情,却失去了对事业追求的毅力了。想想看,自己把大好时光用于同女人们相互调侃、谈情说爱,把主要精力用在网络的情感世界里了,自己的精力还会考虑如何去联系典型广告吗?还会好好思考如何应对那些客户吗?
  
  想到此,柳笛的心里就一阵发冷。当年,自己打工时,那些伙计们说:“搞情人太累,搞小姐太贵,搞自己的老婆最实惠”。柳笛那时还对这方面不懂,现在是懂了,这种累已经让他失去了自己奋斗的动力了,只会想着如何同女人聊天,心里不再考虑别的事情了。即便是考虑,也不会考虑的那么细致周详。受情感滋润的柳笛,有时会让它搅得心不在焉的,把本来能办成的事情搞的一塌糊涂。但柳笛还是挣脱不出来,还在这种陷阱里越陷越深,只管付出自己的真感情,是不是会让那些女人给忽悠了,会不会让她们欺骗了都不做认真的思考。
  
  看来柳笛真是无可救药了。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6)
10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的网络情缘】小说:武侠世界的爱情
  • 下一篇:【我和草根】小说:相识又惜别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