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守在你床边倒计时

发表时间:2012-02-02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雨中 点击:阅读字号:

  (一)
  
  在我的QQ好友列表里,有那么一个人永远也不会上线,永远也不会隐身,签名档永远只有这样的一句话:“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于2012年1月12号晚上,我看到来自网友“柳飞”的QQ信息:“小雨,我现在就在中山二院的消化内科住院,你不是在这里实习吗?你会来看我吗?我住在13床”,我简直无法相信“柳飞”竟然如此相信我——只不过是网友,他竟然相信我在中山二院实习,相信我会穿着一身护士服出现在他面前,不过我心底里也暗暗地为“柳飞”高兴,她没有信错人,网络是虚的,但网络对头的我是真实与真诚的。
  
  第二天早上,我怀着惊奇的心情上班,我进了病区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病人一览表那里焦急地寻找13床的卡片,上面写着:13床,何扬,女性,45岁,入院时间2012年1月12号。
  
  我走到了13床,看到了何扬留着一头短发,像他名字一样清爽,端庄淡雅,脸蛋白里透着一点红晕,看上去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中年妇女,跟我想象中的“柳飞”很接近,我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阿姨,早上好!”
  
  “早上好!”她眼角露出来的鱼尾纹连同她的笑容使她更加和蔼可亲。
  
  “你是柳飞吗?”我期待地看着她问。
  
  “你是雨中?!”她眼角一亮,兴奋地坐了起来,像是见了一个久违的朋友一样。
  
  “是啊,不过我的真名是李桂花,你就叫我花花吧”
  
  “太好了,很开心能见到你啊!”
  
  我一边扶着阿姨,一边对他说:“阿姨,先躺下来吧,盖好被子别着凉了”
  
  我与柳飞是在2011年6月份在网上认识的,那时候我无意中进了柳飞的空间,她的文章写得很好,我觉得她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就交她为友。
  
  逐渐地我跟柳飞成了比较好的网友,我们经常聊关于生活与文学方面的东西,我也会写诗给柳飞看,请她点评,我觉得柳飞有种神秘感,她空间的留言总是充满着诗意和哲理,好像她的朋友都是文人墨客,我真的很想知道她是干什么的,也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子的。
  
  平时比较忙,很少上网,上网也很少遇见她在线,所以有将近3个月的时间我们都没聊过了,只看到她的签名档那里写着:“带病休假中”。作为医学生的我就有点好奇,究竟她患的是什么病,同时出于网友的身份也想关心一下她,我就发了一条信息给她说:“你好!很久没跟你聊过了,你生病了吗?能不能告诉我你生了什么病,毕竟我是医学生,哪方面我可以帮上你的?”
  
  “谢谢你的关心,我老是胃痛,去看了医生说我是得了消化性溃疡”几天后她才回复我。
  
  “严不严重,需要住院吗?平时要注意一下饮食习惯”
  
  那时候我在消化内科实习,遇到很多消化性溃疡的病人,对这个病比较熟悉,我就给她发了很多关于这个病的知识,也给她做了很多健康知识的宣教,就像对待自己的病人一样。
  
  柳飞对我说吃了药之后,以及按照我的指导,病情好了很多,她很感激我,还问我在哪里实习。
  
  两个月过后,她说她的胃更痛了,大便呈黑色,这是胃出血的一种表现,我就建议她尽快去医院看。
  
  我只是没想到她会来到中山二院。
  
  (二)
  
  何阿姨摸着我的手,很慈祥地看着我说:“小雨啊,你长得比我想象中还要可爱,哦,我差点忘了,我知道你特别喜欢文学,我就送你一本书叫《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希望你喜欢”她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直线。
  
  我连忙推却说:“不,阿姨,谢谢你,我没有为你做什么,我不能收下你的礼物。”
  
  何扬呵呵地说:“我很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如果你当我是朋友的话,你就收下吧!”她带着恳求的眼神看着我,我好意难却地收下了那本精美的图书,
  
  在她住院期间,胃口很不好,我就为她煲了她喜欢吃的栗子鸡肉粥。
  
  有一次跟她聊天时,我说:“阿姨,我妈也是45岁,相信你的孩子也有我那么大了吧?”
  
  只见她的脸一下子忧郁起来,但还是勉强地笑了笑,好像我说错话了,只是觉得现实中的“柳飞”也不缺神秘感。
  
  回到护士站之后,听到老师们说13床是个单身未婚的女人,工作是某家报刊的编辑,突然间对何扬充满着同情,对她的感情变得更加浓烈了。
  
  在何扬住院的第六天,她呕了一点血后,就开始变得害怕紧张,于是每天上班我都会第一时间跟她打声招呼,跟她聊天以转移她的注意力。随着春节的迫近,很多病人都要求出院,新收的又很少,何杨所住的那间病房只剩她一个人,每次进去那间病房,都是安安静静的,只有心电图机偶尔会发出报警的声音,何扬的脸色有点苍白憔悴,与刚入院的样子相差得实在是太远了。
  
  我花了一整晚的时间画了很多开心卡片,挂在何扬的床头上,虽然她不会从此就高兴起来,但至少她会笑,我就有种成就感。
  
  在除夕夜那天,我上的是夜班,也是我今年最后一天上班,上完班之后,我就可以放假回家了,在除夕夜上班寂寞感与思家之情变得更加强烈了,外面的天气很寒冷,但万家灯火,一家团圆肯定很温暖,花市也异常热闹。
  
  “阿姨,今晚我跟两个老师上夜班,除夕夜我们一起过。”
  
  “好啊,真可怜的孩子,除夕夜还上夜班。”
  
  “是啊,很想回家,但明天就可以回家了,希望我放假回来时,你早就健康出院了”
  
  只见何扬笑着,脸上的皮肤都拉紧了。
  
  由于没有什么事情要干,老师就叫我去值班房休息,但我没去,只是坐在护士站那里守着一条安静的长廊,走廊上的灯笼好像是挂错了位置一样,我发呆地看着墙角上的闹钟,时针指向二十三点零五分,我细数着时间的流逝,直到2012年的到来。
  
  二十三点十三分的时候,听到病房的声音喊着:“姐,你怎么了?”我立刻站了起来,何扬的妹妹一边跑向护士站一边大喊:“快来救救我姐,她呕了很多血!”
  
  我和老师迅速地跑到了病房,其中一个老师就通知值班医生,她床上和被子都有很多血,血又从她口里流出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恐怖的场面,她的情况很危急,她有点躁狂,又在无力地挣扎,她的妹妹在一旁伤心地哭了起来。
  
  老师立刻为病人取去枕平卧位,头偏向一侧,医生赶过来了,他就叫家属出去外面,然后开口头医嘱,老师们就给阿姨上补充血容量和止血的药,我就把急救车和心电监护机推过来,刚开始时她的血压很高,呼吸脉搏跳得很快。
  
  看着医生护士紧急又协调的抢救,那场景我有点不知所措,我能做的就是帮老师开抢救药,帮病人吸氧,登记老师执行医嘱的内容和时间。我观察了一下血压,血压逐渐下降,她变得更加躁动不安,她的眼睛如此无神,又如此无助,我看着特别心痛,甚至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阿姨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都在竭尽全力地救你。
  
  外面是她妹妹心碎的哭声。
  
  三十分钟后,她的血压急剧下降,他昏迷了,脸色苍白,四肢厥冷,微循环灌流严重不足,已经进入了休克后期,但是止血药,强心药,扩容药……还是继续给她上。
  
  医生出去跟何扬的妹妹谈话后,她妹妹立刻冲进了病房,差点晕倒在床边,无力地趴在她的床旁放声大哭说:“姐,你快醒醒,你要跟我说话……姐——”
  
  哭声穿透黑夜,却永远也无法惊醒已经沉睡了的生命,泪水浓郁着整个病房,可始终不能滋润已枯萎了的心脏,心电图上那条翻滚着的波浪线,慢慢地平息下来,静静地躺在电脑屏幕上面,墙壁上的闹钟显示着二十三点五十六分,此刻《春节联欢晚会》准备进入倒计时。
  
  我站在何扬的床旁,用手摸着她冰冷的额头和双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是生命走向尽头的倒计时,而不是迎来新一年的倒计时,一种无法言状的悲凉像一阵寒风袭击心头,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推进太平间,内心有种难以割舍的伤痛。
  
  “柳飞”,你还会出现在我的网络世界里吗,你的头像还会亮起来吗?何扬,你还会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存在吗?你能不能发一条信息给我,告诉我你过得很好,我又该如何读懂你送我的那本书?
  
  作者简介:雨中,现任《今日文摘》特约编辑,曾在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中国教育在线、中国教育人博客联合举行的网络征文大赛中获得优秀奖。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16)
61.5%
不喜欢
(10)
38.5%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