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轻抚阳光

发表时间:2012-01-17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疾风 点击:阅读字号:

  晶莹的露珠从初绽的花瓣上滚落,一滴、一滴、圆润而剔透。
  
  晨曦中,一缕霞光从云隙中透射过来,有如利剑,划破厚重的窗帘。划破黑暗。划破我长长的梦……
  
  我不愿醒来,更不想松开那双抓住梦的手。我想沉溺梦境,永不自拔。
  
  我惧怕阳光,惧怕阳光下人们的目光。因为人们的目光有毒,我只配躲在黑暗的角落,蚯蚓一般,与泥土为伴。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那次大火,我关于童年的记忆几乎是空白,仅有的记忆完全定格在了那次大火上了。
  
  也是在梦中,我像是被什么温热着,带着点温暖,紧接着又带着点灼痛。又是一片哔哔啵啵中混着一片哭喊,等我爬起来,满眼都是红色,无边的红色…
  
  醒来时,我已在医院里了,浑身上下缠着厚厚的纱布。疼,无边的疼痛漫上来,全身每一处都钻心的疼。五岁的我搜寻着眼前一张张哭红了眼的面孔,唯有那张不见。
  
  妈妈……妈……
  
  听到我微弱的叫声,爸爸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泪水不由的成串滴下……
  
  妈妈再也不会应答,是妈妈不顾别人的劝阻,疯了一般冲进火海,抢出了昏迷的我,可妈妈却终因伤重,抢救无效……
  
  从此,我,变成了一只蚯蚓,我恨透了镜子。我编织了一方纱巾,无论春冬秋夏,都缩在它的下面。
  
  操场上,孩子们的追逐嬉戏,三五成群,结伴而行,都与我无缘。我躲在角落当看客,但也躲不开同伴的围观和无恶意的品评。
  
  我拒绝上学,我拒绝外出,我拒绝阳光。
  
  所以我的网名就是拒绝阳光。
  
  “嗨,出来晒晒太阳吧。”在这个无形的网络世界里,明亮的眼睛每天都会准时来叫我。他说,他是一个盲人,也不敢到外面去,我们聊得很投缘。他说,我们是王子和公主,只不过被巫师施了魔法,他要和我一起破除魔咒。每当这时,我都会在他那闪动的图标下看到一张阳光、纯净的脸,纤尘不染。我的心马上轻松起来,忘记了生活的沉重、尘世的浮华,进入了我们的净土。至少我以为。
  
  在这虚拟的世界里,我是公主,他是王子。我尽情的享受着美丽和宠爱。我不再孤独,不再害怕。尽情的迎接掌声和赞美。同样,我也毫不吝啬我的赞美之词,统统回报给他。这时,我肌肤胜雪,明眸皓齿,娇小玲珑。他阳光、纯净、纤尘不染,举止优雅,大度可人……
  
  美妙的时光,在不经意间流淌。
  
  一个阳光很烈的午后,我准时开启QQ,等待着那句“嗨,出来晒晒太阳吧”的温暖照遍我的全身。可闪动的图标下,却弹出一行:“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了破除魔咒的方法。”
  
  我不得不回到冰冷的现实:“好啊,为你祝福。是不是你等到了可配型的眼角膜,也攒够了手术费。”
  
  “我是攒够了信心,你呢?”
  
  “我……”
  
  “手术前,我想看看你,听听你的声音,希望你不要拒绝。”
  
  我沉默……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万一我回不来……这样吧,明天下午3点新茗茶艺二楼5号台,你来不来,随缘吧。”
  
  第二天,我裹紧围巾,两点半来到新茗茶艺二楼,拣了5号台的对面坐下。这真是个好去处,音乐舒缓、环境清雅,尤其5号台,临窗而设,僻静又不失开阔。
  
  差十分三点,楼梯传来笃笃的敲击声,一个单薄的身影径直朝5号台走来,轻快地落座,熟练地叫茶,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除了脸色略显黑瘦以外,和我的想象完全一样,看来他没有骗我。
  
  我轻轻地走过去,静静地坐到他对面。他的感觉很灵,马上说:“今天的太阳很值得一晒吧。”
  
  “很好。我微笑着。
  
  “我不来,你也会来吗?”
  
  “当然,我是不会失约的,哪怕对我自己。”
  
  “你不是也不敢吗?”我不屑。
  
  “是呀,以前确实不敢,可我现在想好了,你知道珍珠吗?那可是受了伤的河蚌,经过不断的修复,一次……一次……才能生成圆润的珍珠啊!”
  
  “那又怎样?”
  
  “我们要走出去,要在阳光的轻抚下修复伤痛,坚信伤蚌成珠。”
  
  “可我……”
  
  “其实,这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上帝都给了我们一颗高贵的心灵,不要因为你缺少那些表面的浮华,比如,容貌呀,地位呀,金钱呀……,就不敢走出来,不敢尽情的享受阳光。说到底,还不是虚伪和懦弱在作祟。”
  
  我很生气,“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你以前不是和我一样不敢走出家门的吗?今天你之所以敢这样说,还不是因为你找到了配型的眼角膜!”
  
  “我的魔咒不是眼角膜,魔咒是在心里,你的也一样。”
  
  我拂袖而起。
  
  他敏捷的一把抓住我,那手浑厚而温暖。我怒目而视,他缓缓摘下墨镜,一双明亮的眼睛灼灼生辉。
  
  “你骗人。”我狂怒。
  
  “这可是你爸爸的心愿啊。”
  
  “爸爸……,可爸爸已经死了呀”
  
  “我是一个美容师,去年的今日,一个干瘦的老人来找我,我很奇怪一个这样头发斑白的老人找美容师做什么呢?最后,我总算听明白了,不是他要做什么,而是他的女儿从小被火毁了容,一直没钱作手术,他辛苦打工十几年,就为了给女儿做手术,好让女儿走出阴暗轻抚阳光。可是,由于多年的积劳成疾,他患上了肝癌,但他一直撑着,现在,他感觉自己实在撑不下去了,想让我看一看他的钱还差多少,我看了他的存折,还差好多。可我不忍伤了老人的心,只好告诉他钱是够的,只是我这样的手术排得很满,现在做不了,让他先把存折拿回去,交给他的女儿,留下他女儿的电话和QQ号,排到她的时候通知她。老人还是不放心,眼巴巴地问我到底能不能治好他的女儿。当我信心满满地告诉他,一年后我一定让他的女儿走出阴霾,走向阳光的时候。老人浑浊的双眼露出孩子样的欢心,那眼神我至今不忘。”说着,他缓缓的举起一杯茶,慢慢地洒在地上,然后直直的看向我,目光如炬。
  
  我愕然……
  
  有晶莹的泪珠滚落。
  
  缓缓摘下那不曾摘下过的纱巾。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1)
33.3%
不喜欢
(2)
66.7%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