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发表时间:2012-01-10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愿望 点击:阅读字号:

  小雨霏霏,拨弄我窗前的叶子,发出沙沙的响声,那声音像一根根被时空研磨而成的针,发神经似地刺进我的心,刺疼我对涵的思念
  
  五年了,我还是无法忘记她。其实,我根本就不可能把她从我心里剔除。爱一旦渗入骨髓,用刀也剔不掉。不管我在哪里,她都一直在我的心里,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一直把她放在心上,没人能替代她在我心里的位置。
  
  关于我和涵之间那段铭心刻骨的爱恋,应追溯到2005年的那个夏天。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独自到厦门找工作。我顺利地进入一家公司,做文案工作。公司同事多数是当地人,她们说的普通话,地方口音很重,我听起来很吃力,所以常玩笑说:“俺天不怕地不怕最怕你们闽南人说普通话。”他们也会风趣的回敬:“感情你找到出国的感觉。那可要感谢我们,为你节省一笔出国费用。”
  
  闽南文化润我细无声,渐渐地我也会说闽南话,还会唱闽南歌,和同事相处也颇融洽。尽管如此,我还是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孤独。人若孤独会想家,为了缓解乡愁,我常上网写博,聊以自慰,也时常聊Q打发时间。
  
  说实话,在聊Q方面,我是个玩世不恭的主。我认为四海之内皆兄弟姐妹,谁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开心,朋友间偶然来点荤段子,也无伤大雅。现实很严肃,聊天别装酷。但我很理性,深知聊天只能当菜吃吃,万万不可当饭吃。我从没想在网上找爱情,自信的认为网恋永远于我无关。直到和涵在网上偶然邂逅,才明白,爱情如风,来无影去无踪,追不来,逃不掉。
  
  一个闷热的夏夜,同事们相约到鼓浪屿踏浪,我手头上有一份加急文件要处理,只好独自在公司加班。偌大的公司就我一个留守,显得格外空荡,寂静。
  
  处理好文件,我打开Q,刚一上线,就有一叫“若涵”的陌生人,申请加我,在如此寂静的夜晚,多个朋友陪聊也不错,便同意她的请求。
  
  成为好友后,她先发个笑脸说:“我第一次用手机QQ,不习惯,就加您试试,不介意吧?”我心想,好家伙原来是拿我当试验品啊,但还是客套的回:“不介意,相逢即是有缘,乐意为您效劳。”“是的,天涯咫尺,有缘者,自留;咫尺天涯,无缘者,皆去。”“我叫林子恒,在厦门一广告公司打工,你呢?”“太巧了,我们在同城啊,我叫兰若涵,厦门人,在某外贸公司上班。”我们就这样一来一往,聊得很愉快。
  
  自从认识她,我很少跟别的好友聊天,上Q只为了等她。我给她讲塞北大漠孤烟,她给我讲江南杏花烟雨。我们之间很默契,和她聊天是一种幸福,久而久之,我对她产生依恋,涵也很喜欢我。于是,我就大胆提出见面的想法,涵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我们高兴地商量见面的时间地点。
  
  那是个醉人的黄昏。三角梅在日光岩上尽情吐露心愿,海风低吟浅唱,将无限的温柔融入万顷波涛,夕阳于浪尖打捞欢喜。我提前赶往相约的海边,没料到,我们约定的地点早已坐着一个女孩,齐腰秀发,随风轻舞飞扬,一袭紫色的连衣裙,衬出姣好身体,她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给人一种恬静的美。我猜她是涵,竟然比我先到,我心有点慌乱,低声地问:“是若涵吗?”女孩转过头来,微微一笑点点头,让我心动不已。我陪她坐着,我们谁也没再说一句话,感觉所有的语言都是多余的。
  
  这样的约会太美妙了。原来我一生的等待,就躲在网络里。我开始感叹网络的神奇,把这么美好的女子带到我的身边。往后,我和涵除了网上聊天,周末也会相约到海边散步。我们的感情随时间推移,也越来越浓,我没爱过,不知道那算不算爱,可一日不和涵聊天,就会有如隔三秋的感觉。
  
  涵温柔体贴。闲暇时间,她会帮我收拾房子,把宿舍的物品摆放得井然有序,又不失温馨。收拾好房间,她还会动手做佳肴,来改善我的伙食。看她为我忙碌的身影,我很心疼,可她总微笑着说:“做家务是一门艺术,我喜欢艺术。”她用柔情抚慰我这个浪子的心,让我体味到家的温情。
  
  自从有涵,我每天心情都很舒畅,精力充沛,工作起来得心应手。连续两年被评为最佳员工。我暗自发誓,一定要给涵一个美满的家庭
  
  我们甜蜜地相爱了两年。可惜好景不久,一天,涵忘了退出QQ,我们的聊天记录被她父母看到,她父母发现她正跟一个打工仔谈恋爱,很恼火,坚决不允许涵和我继续交往。把家中的网络掐断,并逼迫涵去相亲,涵不愿意听从父母的安排,依然爱着我。她偷偷到宿舍找我,并深情说:“咱们先偷偷去办理结婚证吧,只要我们注册成合法夫妻,木已成舟,我阿爸阿妈也无可奈何,只能认了你这个女婿。”我非常感动,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抚着她那柔顺的长发疼惜地说:“傻丫头,如果你那么做,你那些亲朋好友会怎么看待你?你为了我连名誉都不要,我也不能怯懦,让我用真诚打动你父母吧。”
  
  几天后,我带上礼物,特意去拜访涵的父母。两位老人没有把我拒之门外,尽管不是很乐意我的来访,但也能以礼相待,还拿上等铁观音招待我。以茶待客是闽南人一种礼俗。
  
  起初,大家品茶闲聊,气氛还算和谐。可当我提起我和涵的感情时,涵的父亲脸一沉,直截了当地问:“年轻人,你拿什么保证我女儿的幸福?”我坚定回答:“我用生命和人格去疼惜她,我会努力工作,让她幸福。”涵父亲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你太天真了,你以为婚姻就是一袋爆米花?你可以把爱情想成海市蜃楼,但婚姻绝不可能是空中楼阁,婚姻是实实在在的,需要有一定物质基础做保证,你现在连个挡风遮雨的地方都没有,你怎么给她幸福?”涵母亲看准时机接上话题:“是啊,如果你真的爱涵涵,就请放手吧。难道你忍心让涵涵跟着你受苦吗?”我无言以对。两位老人的话如刀般割着我的心。我明白他们的意思,爱可以不分贵贱,婚姻却有门第之别。
  
  原以为只要有爱就有幸福,可现实真的好无奈。涵父母说得对,我只是个打工仔,每月那一点点工资,刚够我一个人生活,我的确无法让涵过上好日子,让涵跟我受苦,我真的于心不忍。我冷静思量一番,终于想通了,我决定放手,因为爱不是占有,而是把对方的幸福当做自己的幸福。我给不了涵幸福,就让别人代替我给她幸福吧。我向两位老人保证不再与涵纠缠。
  
  涵在一旁早已经泣不成声,听到她的哭声,我心好痛,痛彻心扉,泪水在眼里打转,我强忍住不让它掉下来。我背对着涵,颤抖地挤出两个字:“珍重。”说完我就离开她家。
  
  涵追出门口,却被她母亲拦住,只能哭喊着:“子——-恒,别——-走,求你了,我我我不能没有你。”我没敢回头再看看她,我怕看到她那伤心欲绝的样子,我怕我会改变主意。放弃是一种说不出的痛,刚刚强忍住的泪水瞬间如江河决堤。我一路狂奔,海风携带汽笛声在耳边呼啸而过,我不知道怎么回公司,更不知道几时回到公司,我只记得我不停的在跑,在流泪。
  
  一到公司,我马上写了辞职信,打点好行囊,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离开厦门。我知道,只有我离开这个城市,涵才可能对我死心;只有我离开这个城市,涵才会重新去寻找幸福。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这句歌词很符合我的心境,我也是因为爱,才选择放手。是啊,放手并不是不爱,而是为了让所爱的人更幸福。这是爱的最高级。
  
  这么多年来,我还在坚持着自己的坚持,漂泊着自己的漂泊,不敢再去碰触QQ,因为怕自己忍不住还会和涵联系。我逼自己用回忆缓解思念,用遥远的祝福来延续我对她的爱。
  
  窗外的小雨还淅淅沥沥地下着,潮湿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弥漫到我的眼眶上,延伸到我的内心深处。
  
  简介:
  
  作者:愿望,原名连爱华,福建泉州人。70后,文字爱好者,以文净心。有诗歌随笔等文字发表于报刊杂志上,作品在征文赛中曾获过一等奖。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117)
81.8%
不喜欢
(26)
18.2%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和草根】小说:书累
  • 下一篇:【我和草根】小说:职责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