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送束玫瑰给自己

发表时间:2012-01-05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凡烟以落尽 点击:阅读字号:

  下雪了!
  
  雪儿端杯开水,站在办公室的窗前,杯中的水袅袅地冒着乳白色水雾,窗外柳絮般的雪花纷纷扬扬,飘飘洒洒,院中两棵沙棘树挺立在风雪中,缀满枝头的沙棘果相互簇拥依偎,在风摇雪飘里更加显得晶莹剔透鲜艳夺目。这时的世界虽然朦胧,但也是颜色的大写意:艳的是红,洁的是白,沧桑的是绿。
  
  天很冷,虽然没有达到滴水成冰地程度,但是从人们口中哈出的热气附在冰冷的玻璃上瞬时凝成了寒霜。扯絮般的雪花虽寒却冷不了温暖的心,啸叫的北风虽唳却吹不熄那盏点亮的心灯和那悠悠远远的思恋,犹如雪儿手中茶杯里冒出的热气,朦胧的缭绕,浅浅的温暖,还有那淡淡惆怅。
  
  两年前,也是在这个风雪摇曳的季节,雪儿和一个叫张铭的人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认识。公历12月18,雪儿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那天,张鸣邀请雪儿共进午餐,雪儿答应了。
  
  “祝你生日快乐!”
  
  饭前,张铭笑意阑珊的一句祝福让雪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生日快乐?你怎么知道我生日?”
  
  “你的QQ,我送你的小熊蛋糕收到了吗?”
  
  “哦,谢谢,我很高兴!”
  
  雪儿一下子明白了,最近很忙,没有时间上网。其实,QQ上所显示的生日并不是雪儿真正的生日,那是她在注册QQ时随便点的日期,早忘了。在雪儿印象中,她很少过生日、结婚纪念日、情人节等等之类的节日。今天,他的一句祝福到让雪儿想起了那个石榴花开的月份,那才是她真正的生日。雪儿没有解释,一是出于小小的感动,二是怕拂了他的好意。自此,每年的12月18,张铭就会给雪儿送上一句深深的生日祝福。
  
  前天,就是今年的12月18号,张铭送给雪儿的生日礼物却有点另类:
  
  “雪儿,以后由我来照顾你们娘儿俩,好吗?”
  
  雪儿有点吃惊,就像是两年前张铭第一次请她吃饭,第一次送给她祝福一样,让她心中有了一点小小的惊扰。
  
  想到张铭,站在窗前的雪儿嘴角挂了一丝淡淡的笑。
  
  雪儿和张铭的认识颇有点罗曼蒂克:相识在红尘,相知在网络
  
  “雪映沙棘红”是雪儿的博客名。
  
  雪儿个性内敛,爱静。平日里喜欢淡淡的感觉,喜欢清清静静的氛围,读书上网写作是她唯一的爱好。烦恼时借文字倾吐心声,清新自然的文字里书写着淡淡的感觉,淡淡的心情中寓含着淡淡的忧郁;高兴时,她让中国的方块字在她的笔下成为一个个跳跃着快乐的音符,谱写出优美的乐章,让电脑的键盘成为传送她快乐的纽带,让幸福的黄丝带挂满祝福的的枝桠,迎风飘舞,自成一处美丽的风景。
  
  曾有一段时间,雪儿情绪很低落,博文里影影绰绰的出现了一些凄凉。
  
  “当一只只猴子从地上收起前肢、穿上衣服、组建了按一定规则运行的体系之后,文明仿佛出现了。可是,这个‘文明’的社会仍然摆脱不了丛林法则的控制,强者自强,弱者自弱,为了自保,每一个个体不得不保留自私,自私衍生了贪婪、欺骗、猜忌、冷漠,于是出现了亲情友情的异化、上级对下级有意无意的打压、同事间的倾轧,平等、友爱……只能是孤独的奋斗者的无奈和叹息,‘再没有心的沙漠,再没有爱的荒原……’,成为难以企及的梦想。不要感喟,这世界本来如此!
  
  也许借助现代科技的武装,弱者和强者的技能会一天天缩小,社会也会越来越公平,文明就这样被动地发展了。————-有时候,善良的愿望的推动力真的很渺小。
  
  期待平静的心何处安放?安放在自己的豁达超然之中。做好自己的事,就挣得了一席之地,别人无法取代之;花开花落两由之,不给自己设定不现实的目标,就可以知足常乐。
  
  ‘草木本无心,何求美人折?’不论别人投来的目光是惊异、是不屑、是怀疑,只管伸出自己的手掌,溶化一片片雪花!”
  
  博文的一条短评引起了雪儿的注意,“老吉他”,好别致的博名,雪儿顺着足迹走进这个博客。
  
  雪儿惊异的发现老吉他是位睿智而正直的人。他的博文多是时评杂谈,诙谐的语言似乎透出一种玩世不恭,但却阐述着一个个看似浅显实则让人深思的问题。他的很多理论、观点是雪儿从来没有想到的。在这里,雪儿找到了差距,找到了自己的文章始终达不到一个高度的原因:缺乏思想的高度和敏锐的洞察力。雪儿把他的博客加了关注,并给他发了一张小纸条:你一定是做传媒工作的。
  
  从此,他时常到雪儿的博客里来,有时悄悄来,又悄悄地走,有时留下只言片语。雪儿也经常到他博客里去,也是悄悄地去,悄悄地走,有时也会留下只言片语。
  
  后来,雪儿和他先后加入同一个文学圈子,在该圈子的QQ群里,他们再次相遇。他QQ昵称依然是“老吉他”,而她QQ昵称则是“三生石”,看QQ资料显示,他们竟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这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
  
  “你才思敏捷、文笔清新脱俗、感情细腻、内涵丰富。我想你一定是位清新飘逸、气质优雅的女人。”
  
  雪儿笑笑,明知道是客气的恭维,但是心里很受用。
  
  “你的文章表面看起来文笔清秀、细腻而悠闲,充满了热爱生活的气息,其实,细品起来,里面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伤,尽管你在刻意地隐藏。你是个不快乐的人,你想寻找一处心灵的世外桃源。”
  
  雪儿很吃惊,不得不佩服他的敏锐。现实生活中,雪儿时常感到没有安全感,一种游丝般的惶惑常伴随她左右,如若细究起来,却也找不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人的一生会有太多的痛苦与欢笑,成长的过程中,就是心灵跋涉的过程,时间久了,难免蒙上灰尘。停下匆匆的脚步,掬一把清水给心灵洗个澡,洗去心灵的尘埃,还自己一个清丽的心空,那么内心的平静与和谐会带我们踏上坦荡的命运之旅,给梦想和希望插上翅膀,让他带领自己越飞越高……”
  
  “红尘中,我们用善良、真诚、智慧、勇敢、挥洒成生命中一场清丽的雨,飘逸成一场明澈的雪,照亮我们最纯真的笑容。换个心境看世界,换个心态经历人生,走出心中的沙漠,心灵的花园就会开满飘香的红玫瑰。”
  
  雪儿感激他,他真诚的话语愉悦了她的心灵,她感到无比的安慰和兴奋。
  
  渐渐地,雪儿和他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们谈工作,谈生活,谈孩子,(唯独没有谈过彼此的另一半)高兴时一起分享快乐,烦恼时一起相互安慰解脱。长期的网聊中,雪儿习惯了打开电脑看到他闪亮的头像或他亲切的留言问候。如果他头像灰暗,悄无声息,她心里就会有一种怅然若失,如果他头像闪烁,雪儿就会有不可言状的兴奋。
  
  一天,雪儿刚登上QQ,他就向她发来聊天信息。
  
  老吉他:你空间里新上传的头像是你本人的照片吗?
  
  三生石:是的,怎么了?
  
  老吉他:我们应该认识
  
  三生石:哦?
  
  他在QQ对话框里发了一张他的照片。
  
  张铭,看着面熟的照片,雪儿想了一会,猛然间想起了他是谁。
  
  张铭在一家政府机关工作,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早在几年前,因为工作关系,雪儿认识了他。在雪儿的印象中,他温文尔雅,成熟稳健,言语不多,不太帅气的外表透出为人的精明,说实话,雪儿不喜欢这类的男人,总觉有点城府深,和他的交往也是泛泛,仅限于见面打个招呼这么简单。
  
  三生石:是你呀,想不到。
  
  老吉他:是你呀,我也没想到。
  
  三生石:我一直认为你是做传媒工作的,呵呵!
  
  老吉他:呵呵,没想到的事情太多了。
  
  三生石:你的幽默和对人生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看样子我得重新为你定位。
  
  老吉他:哈哈,是不是以前对我不感冒?可是我一直比较欣赏你,无论你现实中的端庄优雅、理智成熟,热情随和,还是网络中的多愁善感、清新飘逸、文采飞扬。
  
  老吉他:你一手好字写的清秀娟丽,一笔好文章写的是洋洋洒洒。你工作勤恳,领导赏识;你大度豁达,同事赞赏;你知心真诚,同学朋友喜欢。如果不是和你在网上相识,我很难想象出你是个感性的人。
  
  老吉他:你的博客,雪映沙棘红,别有一番风味,冷漠中的惊艳,你很清高。你的QQ昵称三生石,又有一种刻骨的浪漫,你为何把自己的感情尘封起来?
  
  雪儿弄不明白,一个基本上连认识都谈不上的张铭为什么对自己了解的那么深,他又凭什么那么深刻的剖析她。
  
  不久,张铭邀请雪儿吃饭,并在那天给雪儿送上一个深深地生日祝福。
  
  转眼间,2月14日,情人节那天,张铭给雪儿打来电话,语气有种调侃:
  
  “我这有九枝玫瑰很漂亮,你那里有没有漂亮的花瓶?”
  
  “呵呵,我的花瓶已经插满了玫瑰,你家的花瓶是不是在等你的玫瑰来点缀?改天送我一束康乃馨吧,我喜欢康乃馨。”
  
  雪儿浅笑两声,同样用揶揄的口气回答。
  
  情人节?雪儿心中有所触动,她给老公打个电话,有点撒娇地说:
  
  “老公,你送枝玫瑰给我呗!”
  
  “咳!买枝玫瑰不如买棵大白菜,贪图虚荣。”
  
  雪儿心中有点失落,继而又安慰自己:这样的老公不错,让人放心。雪儿默默地在心中开辟一片玫瑰园,采撷一束飘香的玫瑰给自己。
  
  三八节,花店的女孩给雪儿送来一束没有署名的白色康乃馨,雪儿知道是张铭送的。
  
  五月间,阳台上的石榴花染红了衣衫,雪儿猛然想起了自己生日快到了。
  
  “老公,我快过生日了,你准备送我什么礼物?”
  
  “你怎么老是拘泥这点小事情上,居家过日子,哪来那么多的道道?”
  
  雪儿无语,默默坐在沙发上看起了自己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大家看法》
  
  “我说你这人品味这么低?整天看一些打官司的节目,你满脑子就想着和别人闹不愉快?”
  
  老公不由分说的调转了电视频道。雪儿怒视了他一眼,冷漠地走开了,躺在床上漫无边际的瞎想:如果是张铭,他会怎么做,如果是张铭,他会怎么说?
  
  雪儿很少和老公沟通。女人特有的天真常被老公戏谑为猪脑子,女人特有的娇嗔常被老公揶揄为犯贱。雪儿为此和老公吵过,骂过,闹过,慢慢地,吵累了,骂累了,也闹累了,每逢老公出言不逊,她会迅速地选择无语地离开。
  
  雪儿常会无缘无故的想起张铭。有时,他会怔怔看着手机,希望听到他那带有磁性的声音,希望听到张铭那浅浅的笑声;有时雪儿会不自觉走到张铭常常路过的路口,偷偷看着张铭开车路过。雪儿对车辆没有研究,但是,张铭银白色的别克车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雪儿能一眼认出。雪儿从没有主动给张铭打过一个电话,偶尔遇到,也是淡淡的打个招呼。传统的雪儿怕自己一个小小的不慎会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也怕自己一个小小的动作给他带来身心的疲惫,影响到他的生活和工作。她依稀地看到,自己的玫瑰园里开了一束惊艳的罂粟花,美的让人心惊、美的让人心痛!
  
  12月18日,张铭一如既往打来电话,邀请雪儿吃饭,祝雪儿生日快乐。那天,张铭在QQ上送给雪儿的一个巧克力的心形蛋糕,并且附上一句留言:我梦想把我的名字刻在你的三生石畔,与你相伴永远。
  
  雪儿怔怔的看了半天,嘴角的挂起一丝苦笑。
  
  这年,雪儿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一向被认为不解风情的放心牌老公和同办公室的美眉闹出了绯闻。雪儿很平静,一张离婚协议放在了老公的面前。
  
  “你就不问问事情的前因后果?不核实核实事情的真假?”
  
  “事情既然出了,说明我们的缘分尽了,我不想知道的太多。”
  
  “你不会和我大闹一场?”
  
  “和你大吵大闹?我岂不是更没品位?”
  
  老公走了,雪儿一人带着女儿过日子。雪儿如释重负,但更多的是郁郁寡欢,缺乏安全感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离异的事情,她没有向任何人提起,她不想看到别人那探究的眼光,不想听到别人八卦声音,更害怕自己像祥林嫂一样反复诉说自己的不幸和悲哀。
  
  又是一年,也就是今年,2月14日,情人节。张铭打来了电话,同样是调侃的语气:
  
  “我买了十朵玫瑰,想送给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你给个建议,送给谁?”
  
  “送给林静(张铭的老婆),她……”
  
  “咔”
  
  雪儿话没说完,就听到那边挂断电话的声音。其实,雪何尝不想收下那束玫瑰花,但是她知道自己没有那个资格,更没有那个权力。情人节这天,雪儿在心中,继续为自己送上一束飘香的红玫瑰。
  
  三八节,花店的小女孩又送来一束没有署名的勿忘我,雪儿知道是张铭送的
  
  五月份,又是石榴花开的季节,女儿一声轻轻地生日祝福让雪儿泪流满面。一向不披金不戴银的她领着女儿来到金店,让女儿帮自己选了一款铂金戒指,算是送给自己一个礼物和祝福。
  
  12月18日,张铭照例请她吃饭。饭间,张铭郑重其事地说:
  
  “雪儿,以后由我来照顾你们娘儿俩,好吗”
  
  雪儿看着张铭,沉思良久,幽幽地说:
  
  “假如你未娶,我未嫁,我会考虑和你执手相牵。”
  
  “可是,在我未娶你未嫁时,你没给我机会。”
  
  “哦?”
  
  惊奇在雪儿在脸上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还记得十多年前,你的同学李珂曾试图给你介绍男朋友?”
  
  雪儿怔怔地看着他,思绪飞到了从前,不错,李珂曾帮她介绍过一位在乡政府工作的男朋友,可能由于偏见的问题,雪儿一直不喜欢乡干部,就断然拒绝了。
  
  “可惜,你看不上我,连个相亲的机会都没给我,我可是暗恋过你!”
  
  “你和我联系,不会是早有预谋吧?”
  
  “不是。和你成为博友纯属偶然,直到后来在你空间里见到你的照片,我才把网络中的好友和真实的你联系在一起。其实以前我并不是很了解你,只是对你有一种朦胧的欣赏。”
  
  “你离婚了,你不说我也感觉到,你的文字里有强烈的洒脱,佯装出来的洒脱,你比以前更清高了。雪映沙棘红,三生石,你为什么宁愿自己在寂寞中独行,也不愿意让我陪你走过一程?”
  
  张铭有些烦恼和激动。
  
  “因为我怕我飘香的玫瑰园里开一朵惊心的罂粟花。”
  
  雪儿何尝不想和他长相厮守,但是,雪儿更知道,红尘中不但有爱,有情,更多的还有一份责任和义务,她不愿意伤害另外一个女人。
  
  “那么,我在你的玫瑰园里种棵白色的康乃馨?”
  
  雪儿不置可否的笑笑,伸出手来和他握手,她分明感受到了他握手的力度。此刻雪儿的心中有个黄昏之约:若干年后,假如他的那个她先他而去,而我还健在的话,我会选择和他相伴走过余生。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洁白的雪下隐约地透出沙棘果的橘红,窗内的雪儿心里早已开满了玫瑰花:假如有来生,愿意成为他生命中的沙棘果,与雪相伴,与美相随,携爱共度一生。
  
  个人简介:王紫烟又名凡烟以落尽女,1973年11月出生于河南省太康县,大学本科学历,现在在河南省太康县文化广播新闻出版局任编辑。平时爱好音乐、摄影、读书、写作,上网,经常在一些大型网站和当地报刊杂志发表一些诗歌散文,凡烟以散尽的新浪网博客里的原创作品均属本人创作,有很多文章被推荐到新浪网首页。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22)
44%
不喜欢
(28)
56%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的文学梦】小说:小林的文学梦
  • 下一篇:【我的网络情缘】小说:网聊奇缘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