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就让我静静地喜欢你

发表时间:2011-12-15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Miss Liu 点击:阅读字号:

  当我写下这行字的时候,我的心出奇地平静。除了眼角会一不小心泛出的泪,我确定我一切正常。
  
  跟他的相识婉转得像一部言情电视剧。大一元旦的晚上,我百无聊赖,摸出手机乱拨号码,神经病似的对着话筒说“HappyNewYearToYou。MayYouHaveABrightFuture”等等无比抽风的鸟语。忘了是第几个,拨到了他的号码,也忘了他的反应。总之很自然地,加飞信,加QQ。也很自然地,聊飞信,聊QQ,或者客气地互相祝福考试顺利。只是,很少打电话,我还不大确定我有勇气抽风到浪费时间跟一个阴差阳错的陌生人扯淡。
  
  紧接着放假,紧接着我在过年的那个假期出去打工。是不是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就特别容易想念,反正当除夕那天晚上宿舍走得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就特别想哭。想到了爸爸妈妈想到了温暖的家也想到了那个荒唐的元旦——也是在这么一个晚上,也是只有我一个人,也是特别想找一个出口。于是也就很自然地想起了他。他不是那种脑残的弱智的EQ很低的人,这在我与他为数不多的几次聊天中就已经得到了验证。而我,又极度厌倦跟俗得掉渣的人搭话,即使最无助的时候也是。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出现,我宁愿闭嘴去蒙头睡觉。
  
  我发泄了我的痛苦无助孤独寂寞以及与此相关的所有名词,蜷在被窝里看他回的短信直到眼皮打架。那时候常常第二天醒来手机上要么是我编辑到一半还没发出去的短信,要么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发来的我没看见的短信。过年的那几天特别累,晚上十二点下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是每天晚上十二点我都会收到他的一条短信,以至后来甚至现在,即使我再困,也绝对不可能在十二点之前睡着。零点这个不太自然的问候,竟不自觉地成了我无法戒掉的习惯。
  
  假期快完的时候,他说我们可以见面吗。我拐弯抹角地推脱得干干净净,故作大度地说了很多有关再见的名词动词形容词甚至简单句复句或者很唯美很轻快的段落。他足够尊重我,很有伤感色彩地回复了一条像极了句号的短信。从此我认定了这一切不过是一张插图,可有可无,并且无的必要性远远大于有的存在性。我固执地删掉了他的QQ,关于过往,我真的不再打算提起。
  
  然后开学了。我继续着我傻憨傻憨的平淡的日子,要么上课要么旷课,津津有味地自以为是着,很疯,现在想起来也很二。
  
  我曾经在他空间里见到过他的一张集体照,又自以为是地福尔摩斯似的找出了校园里最有可能是他的嫌疑人,并且只要在校园里见到这嫌疑人一次,我就发短信问他你是不是刚刚到什么地方了云云。但令我泄气的是,他始终矢口否认。我开始怀疑起我的眼光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校园里的男生长得一摸一样,大概就是因为太福尔摩斯了吧。但他的否认并没有妨碍到我一如既往地跟进嫌疑人——嫌疑人总是换衣服,见他十次就有十一种装扮,酷酷地,干干净净地。持之以恒的跟进结果一是他终于承认了他的身份,二是我的认人水平飞一般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但凡我见过的引起我注意的人,再见第二次,我一定能想起来曾经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见过他。
  
  然后在我孜孜不倦的盯梢与他装得挺像的淡定自然和表现得不太明显的好奇里,一年过去了。
  
  大二春天的一个黄昏,我去工行取钱。刚进工行,就看见了他。他边取钱边跟同学开着一个我根本没听清的玩笑。我从插进工行卡输完密码开始就一直在盯着他看,有那么点希望他能认出我。但无比悲催的是,同大只有一个福尔摩斯。他一直开着他那个其实一点也不好笑的玩笑,津津有味地像吃一碗很好吃的面一样。我嘴角斜了20度,感到很戏剧很搞笑,于是先他出工行。像往常一样,我又发了一条短信:“你刚刚是不是在工行了?”没想到他立马打电话过来了,语气轻松活泼,明显感到跟大一不一样了,幽默也有智商了。我发自肺腑地夸奖了几句,他呵呵笑着说我怎么没感觉。我在超市转了第二百五十圈的时候终于发现售货员无比纠结诧异的眼神,于是哼哼哈哈地说我有事好像应该说goodbye了,他很有礼貌地说那你先忙有事联系,我潇洒地说了句ok然后等他先挂电话。但还是如一年前为数不多的那几通电话一样,他固执地不肯先挂,我笑笑真诚地说我从来都是等别人先挂的,他不依不挠地复制粘贴我的话说我也从来都是等别人先挂电话的。我脑子里忽然就闪过一个名叫纠结的词,正要妥协却听他说我不争了我先挂了。我欣喜若狂地恩了好几声,直到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挤满耳朵。
  
  从这次开始,以后的联系就顺理成章多了。
  
  有一次放学经过乒乓球室,我刚好看见他从教室出来,就拨通他电话说我看见你了。他声音压得很低好像在躲什么是似的,我火气一上就漫不经心地说我在你前面了。那天我穿着紫色上衣红色工装裤,大红大紫大摇大摆目中无人地走在没几个活人的马路上。他终于睁眼看世界了,有点试探地问我你是不是穿紫衣服打电话的那个。我当然打哈哈了,囫囵吞枣地说怎么可能,然后自作主张地挂了电话。
  
  下午去南门剪刘海,一拐弯就看见了仰着下巴一脸呵呵的他,穿很明显的蓝色衣服,挤在一堆人中间,最关键的是旁边有个穿一模一样显眼的蓝衣服的女生。我忽然很失落并且有一种以后绝不再打扰他的无厘头的想法。我想,我一定是吃醋了。
  
  然后我进了理发店,裤兜里的手机忽然很强烈地震动起来,摸出一看,他的。他兴高采烈地喊道你现在在南门了吧。我正要狡辩,他却霸道地打断说我认出你来了呵呵,我心虚地说我有事挂了吧。
  
  正式会面是在一个很桃花的晚上,手机不知怎么地就拨出他的号码了。当时我正在楼下跟一个朋友畅谈(我不喜欢聊天这词,因为觉得很小资很腐化),他打电话问我电话通了不说话有什么事吗,我说没啊怎么了,他说没事打电话给我干嘛要不我找你去吧,我警觉地说不用了不用了,他紧凑地有点不耐烦地说有意思吗你,我立马被呛得没话了就说ok那来吧,然后胆战心惊地挂了电话。
  
  09年元旦到10年春天,一年的阴差阳错终于水落石出。第一次明目张胆地看清了他的脸,第一次在一米以内说话也第一次发现其实我们都有那么点紧张。我语无伦次口齿不清含糊其辞地东张西望,他心猿意马手无举措故作自然地讲几句一点也不好笑的简单句,还时不时地撇头跟他俩朋友搭句话,我也没话找话地插几句鸟语寒几句暄。这时我才知道了先前跟他穿同样衣服的那女孩并不是他的女友不过死党而已。然后我忽然就升腾起一股无以名状的兴奋感并且如释重负了,说话也连贯了,语气也平稳了,最重要的是心跳正常了。那天晚上谈得不多但谈得很晚。我不知道如果学校不是十一点关楼门熄灯的话,我们会不会谈到天亮。总之那天回到宿舍半天我都冻得直打冷颤,钻到被窝好长时间都动弹不了。
  
  第二天,我艰难地在校友里找到他,重新把半年前拉黑的努力忘记的他加为了好友。从此,QQ里又出现了他的名字。
  
  喜欢真的是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明明看见他在线却不敢去打扰,于是浮躁地把好友分组关闭打开打开关闭或者心不在焉地进空间逛网页。QQ头像一闪,急急地打开查看,却多数不是他的,无比失落地回复一句恩或者干脆不理不睬。我忽然想起了《诗经》里的一句话,“既见复关,载笑载言;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有天早上赖在床上玩手机,他忽然说了句今天是我生日。我随即振奋了一下便信誓旦旦地发了句我一定会让你收到很多很多祝福的,他小孩子似的说我只要你的祝福。我没有接他的话茬,使出了惯用的打哈哈的手段开了个玩笑说拥抱就不用了吧。他又蹦了两个呵呵,但我的心早已飞到如何策划这份祝福了。
  
  我立马起床。那天事儿特别多,一切就绪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我的初步设想是打广告,但这个广告怎么做合适呢,怎么就既不透漏他的个人信息影响他的正常生活,又能让人知道今天有个人在过生日,同时又能在一堆广告里脱颖而出呢?这太是个难题了。
  
  我想到了漂流瓶,用漂流瓶的形式漂个祝福。但要做得像模像样还得拷图片,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再者,语言组织。我想要用一种轻松幽默的语气同时又不显得油嘴滑舌,但一时半会儿突然就没点子了。本来就折腾了一天头疼得只想去睡觉,这么一纠结,我彻底崩溃了。但没想过放弃。由此说明,喜欢一个人绝对是大公无私不计代价的。
  
  我打开p5插上音响把声音调到最大,头埋在抱枕里冷静了一分钟,然后想到了《紧急通知》,用《紧急通知》做标题,相当抢眼。那么切入点也有了,中心有了,广告也就有了。
  
  晚上八点的时候,我已经成功搞定了44张广告宣传页,外加一个死党。我虽然勇敢,却还是不大有勇气游窜到广告栏前贴这么招风的东西。八点五分,我特务似的挥着刷子海量覆盖广告栏,帽檐拉得很低,走起路来步子迈得很大。用了四十分钟,我终于贼似的贴完了44张广告,遍布学校各大广告栏。唯一让我感到遗憾的是忘了贴在水房了,那个人流量超级大的最有可能引起轰动的地方。
  
  九点,我回到宿舍,按照在广告上承诺的那样,开始高分贝单曲循环《生日快乐歌》。我用的是耳麦,二三百米覆盖率的那种,声音很大很辽远。然后我拨通他电话心力交瘁地说我把给你的祝福送到广告栏上了注意查收,他哦了一句谢谢然后挂断了。
  
  五分钟后他打来电话,但那时耳麦开得很大,我根本没听见手机响。死党扯着嗓子喊你开小点吧我快聋了,我谄媚地笑笑说就一个小时就一个小时。十点的时候我如约换了另一支歌,作为过渡,耳麦一直开到熄灯。
  
  终于快过完这天的时候,我发了条信息给他说我快累死过去了抽空再谢我吧,又自作主张地关机沉沉地睡去了。
  
  早上他发来QQ消息说我要回家了,我装平静地说一路顺风。但其实我有好多话要说,我想告诉他路上小心甚至想打电话道个别,但我没有。喜欢是一种内敛的无比羞涩的感觉,尤其是像现在这种酷似暗恋的心情,我还没有胆大到喜欢就直接说出来的境界。于是故作轻松地东扯西扯去掩饰自己有点留恋的笨笨的小心情
  
  死党挤眉弄眼地说你闹这么大动静动机太不纯了,我又装无辜地说不过是朋友而已,如果你喜欢大不了下次你生日的时候我组个自行车队挂着牌子喊着喇叭在校园里招摇一天么,死党于是没心没肺地说好啊好啊。
  
  我剜了她一眼,骂了句想得美,突然就想不到我为什么会喜欢他了。我确定我不是因为寂寞,因为我根本不寂寞。我脑子里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只要我愿意,随便怎么折腾都会弄出点花样来,我的生活怎么可能了无生趣。
  
  可是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他长得不丑,五官分布得恰到好处。我想了很久,能用来描述他的话只有这么两句了。那么我喜欢他的一定不是这两点了。第一次见他的照片或者做福尔摩斯的时候,我就发现他总是仰着下巴很骄傲很自信的样子,我喜欢他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的。我自古以来就觉得姿态是一种很要命的东西。乐观也好,消极也罢,呈现给世人的,总该是积极向上、适当骄傲那么一点的。就好比孔雀和公鸡,孔雀再美,人们想到它时都是爱慕虚荣的样子。而公鸡呢,除了斗志昂扬气宇不凡外,我们无比直白地想到了中国版图。原因似乎只是公鸡总是喜欢扬着脖子。所以骄傲的姿态之于人,是极其重要的。你以什么姿态活,就似乎暗示你会活成什么样儿。而他,从一开始就以这么一种不可阻挡的骄傲走进我的视线。再者,QQ里机智的言谈或者开得天衣无缝的玩笑,又显示了他并不是一个精神空虚头脑简单的泛泛之辈。所以我才会感觉他很有吸引力所以才会喜欢他。
  
  明白了这点,也就不难理解我的举动了。我并不是一个自私的人,也不是个怯懦的女生,所以我就天经地义地觉得喜欢他就应该让全世界知道并且丝毫不计成本。这就是我的恋爱观,一个不会因着别人的非议或者嘲笑打击就轻易改变的恋爱观。
  
  自此,我所认为的能用文字表达出来的情节、事件基本上没有了,好像一下子就没了下文。但我觉得我还是会喜欢他,虽然我不确定以后会不会有一个酷似他的人出现把他取代。
  
  他说过朋友一辈子而恋人就未必了,但就好像《恋空》里那个失去弘树的美嘉恋上天空一样,如果有一天我们毕业了我们分开了,我说不定会喜欢上另外一个跟他一样优秀一样吸引我的男生。可是现在,他还在我心里。并且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放弃这种喜欢。
  
  所以,至少现在,请让我静静地喜欢你好吗?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4)
66.7%
不喜欢
(2)
33.3%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和草根】小说:情到深处
  • 下一篇:【我的网络情缘】小说:“网事”点滴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