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文学梦】小说:那个追梦的少年

发表时间:2011-12-06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汪琦 点击:阅读字号:

  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个梦,或许如今你已经梦想成真;或许你还在为这个梦想不懈奋斗着;或许你早已被生活打磨得失去了当年的锐气,让这个梦深藏在了记忆的匣子里。但是,无论怎样,你可以很自豪地说,我曾经拥有过一个梦想!
  
  我们应当知道,梦想破灭并不可怕,而错过了做梦的年龄才是最令人惋惜的。
  
  漫长的暑假过去后,我不得不从乡下的奶奶家回到城里。
  
  枯黄的梧桐落叶在小城的空中飘荡,聒噪了整个夏天的知了声也已经气若游丝,在萧萧的秋风中有一搭没一搭地叹息着。
  
  我坐在教室里,心里是说不出的烦躁与苦闷。
  
  其实,相比于小城,我更愿意留在乡下读书。因为我知道——城里不是我们的城里。从那些城里的同学看我的眼神中,我可以读出轻蔑与不屑。父母在小城里卑微的地位和微薄的收入使我没有办法在这些同学的面前抬起头来,寒酸的衣着和破破烂烂的文具一下子就可以把我们之间的距离拉开。
  
  那时,父亲已经下岗,在工厂里搬运化肥,每运一趟化肥可以得到五块钱的酬劳。母亲在一家私营服装厂当小工,做做剪线头之类的工作,收入也微薄得可怜。
  
  不过,在物质上窘迫的我在精神上却是富裕的——我的成绩在班上总是名列前茅,这让那些富家子弟的父母颇为费解——为什么他们的孩子享受着那么无与伦比的优待却总是在成绩上捉襟见肘呢?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作文总是写得一级棒,每回都可以得一个“优上”,我的语文老师更是喜欢在课堂上朗读我写的“范文”。只有这时,我的心里才会产生一点小小的得意和满足。
  
  有一天,我翻着一本借来的学生杂志。我无意间在杂志中发现了一则有奖征文启事,格外吸引我的是它的奖金——特等奖会有一千五百元。我立即意识到这可是一笔不菲的数目,那将是母亲剪上几个月的线头或者父亲运上三百趟化肥才可能创造出的“财富”。
  
  在随后的日子里,那则征文启事的影子在我的脑海中总也挥之不去。我想象着母亲从我手中接过那装满沉甸甸的爱意的一千五百块钱时的激动和惊喜。
  
  那时,我已经对文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整日徜徉在书的海洋里,对作家这一职业更是充满了敬仰和好奇。我尝试着给市里的报社投了几次稿,很幸运的是,这些习作都一一见报了。这更加使我对写作有了信心和勇气。
  
  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截稿日期之前写好一篇征文。
  
  我满怀信心地开始写我的“大作”,一段时间后,一篇“感人至深”的散文诞生了!
  
  在老师的指导下,我又对全文进行了修改,直到十分,不,万分满意为止。
  
  我还清晰地记得,最后一次誊抄那篇散文的夜晚,为了驱赶蚊子,专心致志地写作,我点起了三盘蚊香,伏案奋笔疾书。
  
  文章寄出去了。接下来,我需要做的就是“静候佳音”——那时,我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自信,丝毫没有怀疑。
  
  果然,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我的自信并非目空一切。不久之后,我收到了大赛评委会的回信,信中说,我的作品有幸被评为优秀作品,获得了参加决赛的资格。但是——要交五十块钱的参赛费。
  
  五十块钱?难道参加比赛还需要交钱?我后悔当初没把杂志上的征文启事看个仔细,怎么把这样重要的细节给遗漏了。面对这五十块钱,我的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可转念一想,既然都被评上了优秀作品,说明获奖是大有希望的。五十块钱就五十块钱!比起那一千五百块来,就太微不足道了。我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参加决赛。
  
  可下决心归下决心。实际的困难依然摆在面前。这五十块钱上哪里筹来?倘若我向父母亲要这五十块钱并说明用意,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给我,但我却不能这么做——父母平日里的花销本来就很节约,他们得再省吃俭用几个月,才能节余这五十块钱,这么做不就失去了我参加决赛的真正意义了吗?
  
  此后,路边的废品成了我关注的对象。我每周都捡几大包废品,送到废品收购站换来颇为可观的几块钱,但离五十块还差得太远。后来,我听邻居说鸡毛鸭毛也有人收购,便毅然决定每个星期天下午再去菜场的鸡市“逛逛”。这时的菜市总是又闷又热,尤其是鸡市,到处都弥散着让人恶心的鸡屎味。但为了挣钱,我不得不忍受这痛苦的煎熬,蹲在地上一根一根地拾着鸡毛。回到家里,将一天收集的鸡毛整理好,将掺在鸡毛里的鸡屎杂物除去。当然,这一切都是悄悄地进行着。
  
  “鸡毛鸭毛卖喽———”楼下传来了收绒毛的小贩的吆喝声。
  
  “嗨!这里有鸡毛卖!”我匆匆跑出门外。
  
  收鸡毛的人先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仿佛在纳闷:现在的学生流行起收鸡毛了吗?然后便熟练地扒拉起鸡毛来,看里面是不是掺着石子和鸡屎。翻了一会儿,他很满意地把鸡毛收下并挂在秤钩上,只见那秤砣一点一点往里移,我的眼睛盯着秤砣不放,生怕他少我一点。
  
  “嗯!不多不少,十斤整!好好捡,以后我还来你这儿收!呶!五块钱!”
  
  收鸡毛的又挑起担子走了,我却站在那里迟迟不愿离开……
  
  终于,在参赛截止日期之内,我凑得了五十块钱,其中还有十块钱是向同学借来的。我对他说,几个月后,我一定双倍奉还。
  
  打这以后,每天出门或回家,我都要留心邮箱里是不是邮来了奖金和证书。
  
  日子渐渐过去,却迟迟不见回信寄来。
  
  “他们会回信的!”我时常这样安慰自己。每次见到邮递员,我都会上前问一声有没有我的信,回答却总是令我失望。
  
  时间长了,我才意识到——那五十块钱可能就是打水漂了。
  
  有一次,望着邮递员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后来,我曾经在报纸上看过——-这一类的征文比赛大多都是骗人钱财的。不过,我却更愿意相信是自己的实力不够,在决赛中被淘汰了名额。因为,我不希望有更多热爱写作的孩子受到了像我一样的伤害。也许,他们有着和我一样的遭遇和境地,甚至更糟……
  
  又到秋天,我坐在教室的窗边,不由得想起几年前的这件事。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微笑着回忆这事了。相比于其他同学,我经历了更多他们从未经历过的,我正在一点一点成长,渐渐成熟。
  
  如今,我甚至有些庆幸——感谢生活让我接受了更多的磨砺,在那个敢于做梦的年龄。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1)
50%
不喜欢
(1)
5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