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失火天堂

发表时间:2011-12-05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王远志 点击:阅读字号:

  无意中看到了草根文学网的征文大赛,我虽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但是一直专注于读的乐趣,写的并不多,所以顶多算是草根,于是这征文名字在我就有一种亲切感,那就让咱草根说说自己的故事吧。
  
  其实,从我接触网络到现在,有过两次网络情缘,但结果是都没有结果。或者因为第一次体验对于人来说是最强烈和最难忘的,抑或是“距离产生美”这句话也适用于时间,我现在最怀念的还是那个第一次。
  
  网络情缘,那要从高考之后、大学之前说起,在那时之前,我和其他的高中生一样,埋头读书,备战高考,根本没有时间去接触网络,更别提情缘了,再者说,那个时候——2003年,网络还没有全面普及,我们那个小镇上的网吧也没有多少,所以网络还没有走进我的生活,或者说,我的生活还没有走进网络。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当网络走进我的生活,情缘也跟着进来了,几乎是同时。高考之后,是我最疯狂的时刻,那时候父母的管制也不严了,而我也经常以高考查分或者查专业为由去小镇的网吧上网。看着朋友们在电脑的小窗口里聊得噼里啪啦,我心痒不已,就让朋友帮我申请一个聊天号码。偏偏我对大家常用的QQ不感兴趣,反而要申请一个不太常用的UC,可能是我的叛逆心理作怪吧。那时,UC刚起步,里面的人并不多。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很酷的名字——黑衣刀客,主要是我喜欢黑色的,其次,据说刀要比剑更具杀伤力。我加了几个好友,那个时候,大家对聊天都稀罕,一申请加好友,基本上都能同意。我记得自己加了六个人,其他的五个我都记不住了,只记得一个“失火天堂”。
  
  2003年的高考是打击人的,据说是那几年试题难度最大的,我们每考完一门,都强装言笑,生怕别人看出自己的脆弱。等所有的科目都考完之后,一对答案,每个人的心头越对越凉。虽说,高考是按比例录取的,但是看着自己估的那点分数,心里还是忐忑不已。正好,找个人聊天似乎可以聊以安慰一下,毕竟和朋友们说得不能太开,因为大家都抬头不见低头见,在网上可以随便说。“失火天堂”同意了我的好友请求,我就问:“你好,你的昵称为什么叫‘失火天堂’?”那个时候,我通常都是这样找话题的,因为看不到别人的模样,讨论天气也不合适,因为人可能都在异地,那就只能研究名字了。“失火天堂”回复:“你好,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当人间烟火绽放的时候,对于天堂来说,就好像失火一样。你的呢?”以前加的那五人,要么就是“哦”要么就是“嗯”要么就是一问三不知,难得初次有人将我的问题回答得这么长,我心头一振,立刻调整坐姿,用“二指禅”回复:“觉得这样很酷,我喜欢黑色,并且我曾经喜欢一个武侠里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傅红雪’,他拿的就是一把刀。”输完这些字,我脑门都冒汗了,那些字母太难找了!后来,我知道她家在张家口,我还开玩笑说她肯定姓张,河北还有一个姓石的,叫石家庄。
  
  我顺便就看了她的资料:女,84年,……。她的年龄应该和我相仿,那么她应该也参加了今年的高考。我就问她今年是否也参加了高考,“失火天堂”回复说参加了,但是考得不是太好,我说大家都一样,不必太担心,其实我只能靠着安慰别人来安慰自己了。于是,我们两个就高考的事情互相安慰了一番,这种安慰显得很有必要,特别是来自异性的,效果更为显著,我心里舒服多了,并且越来越感觉到“失火天堂”一定是个美女,也许人对于未知的事物都有一种美好的向往,特别是那些让自己感觉到舒服的事物,更不可能朝坏的方面去想。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网上可以视频,可以传照片,可以通话,只知道能码字。
  
  后来,高考成绩出来了,我如愿以偿了。我急切地上网去问“失火天堂”考得怎么样,“失火天堂”说他考得不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那次我极力去寻找话题,但是她都用最简单的方式回答我。我心里开始瞎琢磨,怕她想不开,会做傻事。我跟朋友说,朋友笑我傻,他们说网上能有真的吗,别痴情了,等着吧,过几天就让你汇钱了。当然,朋友是开玩笑的,但是我始终认为,在网线的另一端,一定有一个聪明而忧郁的女孩在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她需要有一个人谈心。
  
  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父母对我就更放松了,以至于我可以每天去网吧泡着,有时候甚至还通宵玩。我始终在线,一直用着那个UC号码,虽然好几天甚至一周才能碰到她一次,反而在那种期待之后的相遇更让我倍加珍惜,我不再急于用“二指禅”找字母,而是用脑子将自己想说的话一遍遍思考一遍遍修饰,争取表达准确,用词优美。冥冥中,我觉得无论从“失火天堂”的昵称来看,还是从她给我回复的文字来说,她显然是一个才女,所以我也不能掉链子,让人取笑。在聊天的过程中,我说自己以后去的学校其实和张家口不太远,到时候可以见一见,我说这句话也是思忖再三的,我觉得我似乎爱上了“失火天堂”,我想唯一的解脱方式就是去勇敢地面对。“失火天堂”没有回答我,直到她的头像变成灰色的。在整个暑假里,我再也没有看到“失火天堂”上线,虽然我一次次去网吧守候,但是每次都是期望而去,失望而归。我曾经做过很多关于“失火天堂”的梦,梦里我将所有关于女性的优点不断组合,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形象,每一次都是不同的感觉,每一次我都留恋着那梦境。
  
  到了大学之后,我在不同的时间去计算机机房和学校外面的网吧去等待“失火天堂”的头像变成彩色的。终于有一天,她上线了,我欣喜万分,立刻和她搭话,而她似乎很平静,甚至有些冷静。从聊天中,我了解她上了一所大专,不太如愿,还在张家口。我向她诉说我在学校里的种种第一次体验,她只是用“哦”来回答我,似乎不是原来的“失火天堂”了。我怕以后没有机会了,我就说我喜欢“失火天堂”这个名字,她没有回复,我说我喜欢“失火天堂”这个人,许久她才回复说这个不太现实。我说现实是需要两个人努力的,可以从虚拟开始,让我看看她的照片,我对着美好的爱情有着一种“不食人家烟火”的期待。而我,早就在软盘里存好了自己扫描下来自认为最帅的照片,就等着她问我要。随即,“失火天堂”的头像变成了灰色的,我的心凉了一大截,我安慰自己,可能那边掉线了吧,再等等,再等等。那天,我就在网吧里熬了一夜,我记得舍友们还四处找我。那一夜,我写了很多自己心里的话,给她留言。
  
  几天后,在一次上计算机技术课的时候,我偷偷打开了UC,“失火天堂”回复了,我看日期,是昨天,她只说了几个字:“其实,我是个男的。”如果这是拒绝,那一定是最严厉的,不容半点商量余地;如果这是真的,我只能骂我自己是个傻蛋。无论是那种情况,这都代表着一种结束,该将这段恋情画上句号了。回到宿舍,我将那张有我照片的软驱丢进了垃圾桶。
  
  后来,UC我就一直没有用,同学们都玩QQ,为了沟通方便,我只好也申请了一个号码,最后还是“返璞归真”了。今天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又试图打开UC,可惜因为长期不用,新浪已经将号码收回,这算是我第一次网络情缘的最终句号了。
  
  有人问我,我的初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觉得需要加上一个条件,那就是,你说的是网上的还是网下的?你说的是不是包括没有见面的?如果条件包括网络,并单就一个“情”来说的话,那这就是我的第一次网络情缘。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6)
85.7%
不喜欢
(1)
14.3%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的网络情缘】你真的要走吗
  • 下一篇:【我的网络情缘】小说:2003年的网络情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