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网络情缘】小说:红尘自有痴情者

发表时间:2012-02-29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杨春豹 点击:阅读字号: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晚饭后,我打开电脑,登录了QQ。刚上线,就有一条系统消息,点开一看,原来是一个好友邀请我加入一个QQ群的,我随手点了“确定”,于是我就加进了一个名为“红尘男女”的群。这是一个超级群,里面的成员还真不少,总是不断有人发信息,不久我被一条交友信息吸引住了。信息是一个叫“青蛙王子”发的,他说:“我是一个打工仔,背井离乡,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我感到好孤独。希望能通过网络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好友,我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读书,尤其喜爱文学,偶尔心血来潮,也会写点无病呻吟的小文章,投出去骗点稿费。远方的我期待着一份真诚的友谊,有愿意与我成为好友的,可加我的QQ:……。”。
  
  呵呵,他的爱好和我怎么这么像呢?于是我加了他好友。闲暇时间我们就在QQ上聊天,我们谈事业、谈理想、谈爱情,随着交往的深入,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更是文学上的知音。他告诉我,他叫蒋冬,是湖南人,现在南京一家公司打工。平时他称呼我杨哥,我则称呼他老弟。有一天他说想见我一下,我说:“那很容易,我发张照片给你看。”于是我发了张照片过去,他很快发信息说:“哇塞!还是个帅哥呀!你的身边一定有很多美女在追你吧?”我说:“哪里啊,什么帅哥呀,我丑小鸭一个,要不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和我同龄的朋友,他们的孩子都上学了,我愁啊,我愁得整天睡不着,一个人孤枕难眠啊!”
  
  “哈哈,杨哥可真逗,恐怕是你要求得太高吧?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说说看,我来给你做红娘。”
  
  “好啊,那就先谢谢老弟了。我的要求不高,是女人就行。”我调侃道。
  
  “哈哈,杨哥真会开玩笑。你想不想见见我?”
  
  “想啊,那就把你的照片发过来吧。”我说。
  
  “不,我要亲自去见你。”
  
  “那更好,我随时恭候。”
  
  于是我们约定5月1日劳动节下午见面,接头的地点是长途车站,到时,我们每人手里拿一本《知音》杂志,暗号是:“这是《知音》杂志吗?”对方要回答:“是的,你说得不错。”呵呵,这怎么有点像搞地下工作的。
  
  5月1日下午,我带上一本《知音》杂志直奔长途汽车站。到了车站后,我全神贯注地盯着南京那边开来的车。我家住在安徽凤台,是一个县城,南京到我们这个县城的长途汽车每天只有一班,大约下午3点钟左右能到。我不停地看着手表,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3点刚过,我看到南京方向开来的客车缓缓驶入车站。乘客们一个个下了车,我在人群中仔细搜寻着,突然我看到有个人拿着一本书,可那是个清淳亮丽的女孩啊,我想,她拿的一定不是《知音》杂志。我走到她身边,我看到她拿的正是一本杂志,“知音”两个大字立刻印入我的眼帘。不会这么巧吧?一辆车上面会有两个人都在看《知音》吗?我试探着问:“这是《知音》杂志吗?”女孩笑盈盈地看着我答到:“是的,你说的不错。”天哪,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不知道原来她是个女儿身。这哪里是什么“青蛙王子”,她简直就是个“白雪公主”。我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你你就是蒋冬吗?你你怎么是个女的?”我语无伦次地说着。她咯咯地笑个不停。过了一会儿,她才说:“怎么了,杨哥不欢迎我吗?”我连忙说:“欢迎欢迎,非常欢迎,孔子曰,有美女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她又咯咯地笑着说:“孔子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啊?”我说:“是我家邻居姓孔的那小子说的。”她笑得弯了腰。
  
  调侃了一阵,我说:“走吧,我们回家。”我们一起来到我家,女孩对我父母彬彬有礼,很有点淑女的样子。晚饭后,我说要带她出去走走,她显得很高兴,于是我们便走出家门,走上离我家不远的河堤。我们俩手牵着手,沿着河堤慢慢地走着,边走边聊。此时正是初夏的夜晚,一阵晚风吹过,河边的杨柳在风中摇曳,宛如婆娑起舞的少女,河堤旁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野花,各种各样的花香在风中飘散开来,沁人心脾,令人陶醉。放眼望去,远处的河面上还有点点的渔火。她感慨地说,:“多美的景色啊!这样的景色似曾相识,哦,想起来了,在我的家乡也有这样的一条河,也有这样的河堤。”接着她便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她叫蒋雪梅,家在湖南,父母都是农民,她虽历经了十年寒窗的苦读,然而最终还是与大学无缘。名落孙山的她,像千千万万个打工妹一样,背起行囊,走入了繁华的大都市。
  
  我问她为什么要在QQ上面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她说是为了避免一些别有用心的男人骚扰她。走累了,我们便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来休息。仰望苍穹,一轮明月悬挂在高空,月光下,她的面庞显得格外美丽,仿佛月宫中的嫦娥一般。我贪婪的目光足足看了她3分钟,她有点不好意思,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她说让我给她讲个故事听。于是我便说到:
  
  “从前有个姓焦的先生,他到医院去看病,说他最近总是精神恍惚,身体感觉很疲劳。医生经过一番望闻问切后,对病人说:‘你是肾虚病,你要注意最近不要和老婆同房。’病人说:‘不和老婆住一起我还能睡在马路上啊?’医生见他没有听明白,只好说得直白一些,医生说:‘我的意思是你不能性交。’病人一听就急了,他说:‘我爷爷姓焦,我父亲也姓焦,我怎么就不能姓焦了?’”
  
  她听完,笑得前仰后合,我顺势将她拥在怀中。我俯下头,用双唇吻住了她的唇。良久,我抬起头,我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她反问我愿不愿意娶她。我说愿意,她也说愿意。本来我们俩的事似乎会顺理成章,最后的结果应该会像童话故事那样:“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然而那只是童话故事,现实生活风云莫测,祸福只是一瞬间的事。
  
  一次我和雪梅一起到黄山游玩,刚刚走到山脚下,突然一个年青男子飞快地跑过来,后面有一群人在追赶,有人大喊“抓小偷!”我急忙拦住那个年轻人,大喝一声“站住!”穷凶极恶的小偷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来了一招先人指路向我胸口刺过来。小小匕首能奈我何?想当初咱也是练过几天拳脚的,我闪身躲过,紧接着给他使了个扫堂腿,只听扑通一声,那小偷仰面摔倒。我一个饿虎扑食扑向小偷,不料那小偷向我举起了匕首,猝不及防,一下子匕首刺进了我的左眼。尽管鲜血不停地从眼睛里流下来,我还是用双手牢牢地卡住小偷的脖子。追赶的人群赶到,急忙将我送到医院。到了医院,由于流血过多,我已昏迷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只听到雪梅在一旁啜泣。此时,我的双眼被纱布裹得严严实实,什么也看不到。
  
  后来虽经医院努力救治,然而面对着被匕首刺坏的视神经,医生们回天乏术。最终,我的左眼完全失明,右眼也并发感染,视力急剧下降,只剩下微弱的光感。突来横祸,让我欲哭无泪。这些天来,雪梅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不断地安慰我。面对美丽善良的姑娘,我心如刀绞,我说:“雪梅,你走吧,我现在成了个残废,无法给你幸福的生活,你还年轻,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她听了我的话,上前抱住我放声大哭,过了一会儿,她哽噎着说:“我不离开你,不要难过,你没有了眼睛,我还有一双眼睛,我做你的眼睛,我要照顾你一辈子,永远也不离开你,我们结婚吧。”我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说:“傻丫头,你是不是琼瑶的小说看得太多了,现实生活可不是琼瑶的小说,生活的艰难困苦你能受得了吗?世人的闲言碎语你能受得了吗?还有来自你家人的压力你能顶得住吗?”她很坚决地说到:“我的事情我做主,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的事情家人也管不了,我就是农村艰苦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再艰苦的生活我也能扛得住。”一席话说得我无言以对,两行热泪涌了出来。我仅仅地拥抱着她,两个人的唇吻在了一起。
  
  作者简介:杨春豹,男,1971年生人,籍贯安徽淮南,现从事中医药工作,自由撰稿人,曾在多家报刊杂志发表过作品。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参赛文章更多...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