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文学梦】散文:笔耕在希望的田野上

发表时间:2012-02-21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孟国鸣 点击:阅读字号:

  十年前,疾病夺去了我眼前的光明,在黑暗中艰难的前行,迫使我放弃了很多爱好。然而,我对文学的钟爱,对写作的痴迷,却像陈年的美酒,越来越醇厚绵长。虽然在盲人文学这片芳草地上,我只是一颗无名小草,但依然矢志不渝地坚守着心中的信念。因为,当我蹒跚走在笔耕的路上,得到了太多春雨般的滋润,也收获了太多生机勃勃的希望和快乐
  
  我的孩提时代,正处于社会动荡、文化贬值的年代。在特定的氛围熏陶下,周围小伙伴们的理想大多数是当英雄,而我却梦想长大后成为一名作家。虽然并不了解作家的真正含义,但这个理想恐怕与我酷爱读书有关。当时,上学经常被学工、学农、学军所替代。恰好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看书。然而,那时候可看的书实在太少,家里穷买不起课外书,只能在同学中互相借,就这样也只是寥寥无几的那么几本;因此,我时常为无书可看而苦恼。一筹莫展之际,我得到了文学路上的第一次滋润:邻居童老伯早年毕业于上海某大学,在铁路桥梁领域颇有学术影响,在那个黑白颠倒的年代,他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回家接受监督改造。听说我喜欢看书而没有书可看,童老伯偷偷将我领进了他的家。当老人打开堆码在杂物间的几个落满灰尘的纸箱时,我顿时眼前一亮:里面整整齐齐装满了一本本我只听说过却没看过的书籍。从那天起,我成了童老伯家的常客,每天一有时间就如饥似渴地阅读。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我在童老伯那里读到了大量书籍,中国四大名著和许多世界文学名著都是在那段时间读到的。从书籍里,我开阔了视野、积累了知识,为我在动荡中度过的少年时光增添了无尽的快乐。
  
  1980年高考落榜后,我参加了铁路工作。从学生到工人,从学习到工作,我没有因为身份的变化而改变看书的爱好,业余时间仍然喜欢找来各类书籍阅读。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我国文化事业和文学艺术进入了百花齐放的春天。每当读着优美感人的文学作品,我心中都会激情澎湃,渐渐地也萌发了动笔写文章的冲动。于是,我开始了稚嫩的笔耕。然而,一个缺乏基本功,缺少文学底蕴的毛头小伙,要想让自己的文章变成铅字谈何容易。记不清有多少次满怀热情和期待,又有多少次以失望而告终。正在我灰心丧气的时候,又有一双真情温暖的手向我伸来:杨秉武,我的同事,这个还没读完初中就下放到广阔天地的铁路职工,业余时间笔耕不辍,发表了不少文学作品和电视剧本。当知道我喜欢“舞文弄墨”却屡屡受挫,便主动找到我,热情地给我讲他在文学路上的跋涉经历,耐心点评我的每一篇稿子,从他那里,我感到了真实的鼓励和启迪,也得到了真诚的帮助和指导。后来,杨老师又引见我结识了著名作家孙海浪先生,孙老师的鼓励更让我受益终身。我再次燃起了希望之火,开始脚踏实地加强自身的文学修养,细心观察思考生活,反复揣摩写作技巧。终于,1984年6月,我的第一篇小稿子变成了报刊上的铅字。1985年10月,我成为一名企业政工干部,每天都要和公文材料打交道。虽然文学作品和公文材料不是一码事,但凭借积累的文字功底,拟公文、写材料也得心应手,很快成为文字方面的业务骨干。那时候,二十多岁的我激情似火,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为了工作的需要,我减少了文学方面的写作,把重点转移到了通讯报道上。经常沉到车间班组,找亮点、抓典型,及时采写一篇篇反映工人们安全生产、辛勤工作的通讯稿件,很快,我采写的通讯稿陆续被各类新闻媒体采用,每年都有几十篇稿件变成报刊上的“豆腐块”。
  
  正当我踌躇满志,想干出一番事业的时候,命运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2001年,我因严重的眼底病导致了双目失明。从阳光中一下子坠入无边的黑暗深渊,几乎摧垮了我的精神世界。对黑暗的恐惧,对未来的迷茫,让我变得焦虑烦躁,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拒绝领导、同事和朋友们的看望慰问,连老母亲专门买来的小收音机也被我摔得粉碎。就在我的人生发生重大变故之时,在我因失明而颓废绝望之际,再一次得到了春风般的沐浴。治疗修养了四个月后,单位党委书记郑常俊打来电话,告诉我根据我的一贯表现和工作能力,党委专门开会研究,决定让我回到工作岗位,负责对办公室年轻人的业务指导,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我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盲人还能工作吗?一个盲人还能重新再一次握住手中的笔吗?我怀着兴奋又忐忑的心情回到了单位。当领导和同事们那一句句问候鼓励的话语包裹着我的时候,我的眼眶湿润了,我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熟料,没多久我就发现事情远非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身边的同事都在忙碌,而我却无事可做,我的特长是写,但失明后根本无法在用笔写材料了。我感到了深深的压力,心中不时涌起一阵阵不安。一天,我从收音机里听到一个盲人作家的故事,他就是用盲文先写出文章,然后由家人帮助誊写成汉字投稿。这个故事突然启发了我。如果我也会盲文,不就可以用盲文写材料,然后再口述出来吗?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2002年元宵节那天,我找到了开按摩店的盲人陈智谋,拜他为师学起了盲文。陈老师不厌其烦地教,我孜孜不倦地学,三个月后,我便能熟练摸读和书写盲文了。从此,我主动揽下一些文字工作,用手中的盲文笔和字板一点一点地写,再也不用为无法写材料而苦恼了。那段日子,我用这种方法写出了大量公文材料。同时,我依然迷恋着我热爱的通讯报道,听到有什么新闻线索,我就会电话采访,然后写成一篇篇生动活泼的小通讯,依然保持了每年数十篇上稿量,多次被上级宣传部门评为“优秀通讯员”。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盲人借助特殊的语音读屏软件使用电脑成为了现实。2008年10月,在盲友的帮助下,我学起了电脑操作,一个一个字母记,一个一个按键摸,越学越有兴趣,越练越有劲头,三个月后便掌握了电脑的基本使用方法。学会了电脑,我的生活和工作发生了质的变化,我每天在电脑上浏览新闻,查找资料,和朋友们聊天交流,还经常参加盲人聊天室的文学沙龙,黑暗中的生活变得异彩纷呈。工作上更是如虎添翼,轻轻敲击键盘,一篇篇公文材料和通讯报道就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
  
  一个偶然的机缘,让我和盲人文学写作结下了不解之缘。在一次盲人节的活动上,我有幸认识了市盲人协会主席李晶。自幼失明的李老师多才多艺,不仅吹拉弹唱样样在行,而且也是很有成就的盲人文学爱好者。她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多次鼓励我工作之余尝试文学写作,把人生中的经历和感悟用文字表达出来。在李老师的热情鼓励和指点下,我走进了盲人文学这块充满生机活力的百花园。从2009年开始,每年我都参加由中国盲人协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残疾人之友》和中国盲文出版社《盲人月刊》杂志联合举办的盲人征文活动,还积极给《盲人月刊》、电台《风雨人生》节目等投去了我的习作。至今已有7篇散文被《盲人月刊》和其他媒体采用。随后,我在“党的阳光照亮盲人心灵”征文比赛中获奖,并因此参加了中国盲协组织的“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周年盲人文学爱好者赴瑞金参观采访”活动。
  
  几分耕耘几分收获。如今,我在工作之余,用文学写作这种特定方式,抒发心情,表达感恩,讴歌时代。在文学这方广袤的沃土上,我用手中的笔执着耕耘,在笔耕的心路历程中,我找回了自信,放飞了理想,在茫茫黑夜中收获了五彩斑斓的新希望。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46)
90.2%
不喜欢
(5)
9.8%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的文学梦】散文:老师引领我重拾文学梦
  • 下一篇:文字的诱惑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参赛文章更多...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