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文学梦】散文:寻找生命的出口

发表时间:2012-02-08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彭锦 点击:阅读字号:

  我从没想到我竟以这样的方式开始了我的文字创作,说文学创作我有些忐忑,毕竟我的写作离文学的境界还太远。文学是留给作家的,写作则留给寻找梦想的寻觅者。文学有其更为高深广大的使命,值得仰望,写作则可平易。我这样说,或许你不明白,我是一个后天失明的残疾人。刚步入不惑之年的我,生命航船就被命运之神引向了没有航标的茫茫大海。迷失的生命曾让我一度绝望。本想随波逐流,任凭命运之舟驶向生命的终极……然而,正是文学的浸润,打开了束缚心灵的死结,让生命的航船在黑暗中重新扬帆。
  
  土生土长在西藏高原的我,曾是一名中学英语教师。高原的雪水灌溉了我的生命之树,灿烂的阳光让我的生命勃勃生机,雪域高原塑造了我粗犷率直的性格。我是多么热爱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然而六年前我因眼底病恶化,不得不停止了我热爱的工作,挥泪告别了我的亲朋挚友和这片故土。眼睛的恶化导致了系列的人生变故,事业的戛然而止,婚姻的解体,让我突然面对这纷繁复杂的人事沧桑而变得张皇失措,生命在这里迷失了方向。我仰望浩瀚的星空,除了无边的黑夜,沉重的心跳和绝望的叹息,便是窒息的孤寂和难言的凄凉。当我正面对黑暗陷入焦灼苦苦挣扎又纠缠不清时,我遇到了给予我人生和文学上莫大帮助的一位良师益友,他叫伍小戈。他也曾因眼底病导致眼睛失明,他经历过十年浩劫的种种磨难。出生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他,文革期间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折磨。他的父亲曾是闻一多先生的弟子,文革中被打成右派关进了牛棚。成了“黑五类”的他,那些年在农村劳动接受教育,受尽了人世的屈辱和苦痛。他先后做过农民,当过搬运工,修过路,铺过桥,也做过民办教师,但不论面临人生的何种艰辛困苦,读书成了为他疗伤的一剂良药,给了他那段岁月里最温情的抚慰。文革结束后,他被召回城里,通过努力他成为了一家大型国企的高级管理,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成就一番事业之时,命运给他开了个玩笑,眼疾的突然恶化,不得不让他在人生最辉煌时做出了最悲凉的转身,不得不挥泪退出了人生的舞台,他是那般的不甘心不情愿,他也曾黯然泪下,但最终还是坦然接受了现实的残酷。后来,他以一种超然的心态,坚强的意志,开始了文学创作,他将自己的人身经历,以及这些年的个人心路历程,对人性的洞察,对人事的洞悉,用平和冷静的笔调,用宽容的心态书写表达出来。和他网络交流的那段日子,他把他的作品,其中大部分已发表在各种报刊上的打包发给了我。读他的文章,如同读到他的人生履历,字里行间中读到了他面对痛苦的坚毅不屈,面对纷乱复杂时的审慎果敢,对生活态度的平和,对他人的爱心,让我如此的震撼和感动。没想到失明后的生活也可以这样淡定从容。
  
  贫瘠的心灵需要自我灌溉,苦痛的灵魂需要自我救赎。受他的鼓励和影响,为了尽早走出苦闷的心境,也为了给自己找到生命的出口,我开始了大量的阅读,说阅读不太确切,应该是听读,读书让我忘却了心灵的伤痛,让我学会了在黑暗中思索,黑夜要我用另一种眼睛看这世界。
  
  白昼的清晰是有限的,黑夜却是辽阔无边的。于是,我开始了生命中的寻觅。我把过去对生活点点滴滴的肤浅认识,以及阅读带给我的心得体会付诸笔端,先在各种论坛上发表我的文字,渐渐的,文学带给了我许多意想不到的收获。阅读提高了我的认识境界,文字创作又释放抒发了心情。我的文章不断得到网友的认可和宝贵的建义。后来我将父母当年进军西藏时的经历以及听父亲讲述的那段刻在我心灵深处的峥嵘岁月,写了十多篇散文,这些散文于2009年“西藏民主改革五十周年”时,以连载的方式在《西藏日报》上全部发表。看着父亲将报纸按照日期一张张顺序排列,又小心翼翼的装订,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2010年和2011年,我先后参加了由中国盲人协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残疾人之有》栏目和中国盲文出版社《盲人月刊》杂志联合举办的征文活动,征文均获奖并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残疾人之有》中播出。
  
  阅读和写作让我焦躁的心态慢慢平和,让我受伤的心灵逐渐平复,让我停滞的脚步在黑暗中又开始摸索前行,这是对生命意义不肯放松的勇气。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生命必须学会自我拯救,要想天助必先自助。
  
  已故的著名作家史铁生曾说过:“文学与残疾是有缘的”。残疾让我们的生命受到约束和限制,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挣脱束缚让心灵释放,呼吸自由的空气。就是在这种挣扎和拼命奋争的过程中,生命才体现了作为生命意义的独立和价值。文学就是在这种痛苦挣扎的过程中对生命理性思考后的超然。所以文学的根源是痛苦,反过来说痛苦是一切文学和艺术创作的动力。
  
  梦想会让人在无限的时空与未知的威慑下,使信心有了源泉。让未来充满希望,会让刻板的生活变得生动。生活有无限的未知,人必须要有无限的渴望;生命有无限的阻障,人必须有跨越阻障的向往。这才是生命可以欢笑的理由。
  
  曾读到过卡夫卡的一则寓言,有一只兀鹰,在猛烈的啄着一个村夫的双脚,他的靴子和袜子被撕成碎片,它使劲地啃食村夫的双脚。这时有一位绅士经过,看见村夫如此鲜血淋漓地忍受着痛苦,不禁驻足问他,为什么要受兀鹰啄食呢?村夫答道:"我没有办法!这只兀鹰刚开始袭击我的脸颊,我曾经试图赶走它,但它太凶猛了,因此我只能牺牲我的双脚了。“绅士说:"你只要一枪就可以结果它的性命!"村夫听了,叫嚷着"那么你帮帮我吧!"绅士回答:"我很乐意,可是我得去拿枪,你能坚持的住么?"在剧痛中呻吟的村夫,强忍着撕扯的痛苦说"我会忍下去的。"于是绅士飞快地跑去拿枪。等到绅士取枪回来,村夫已经死去。这个故事的寓意很深刻,兀鹰只是一个比喻,它象征着萦绕人生的内在与外在的痛苦。很多人都会不知不觉地像村夫一样,沉溺于自身的痛苦不能自拔。人们惧怕责任,所以人们宁愿藏身在自铸的樊笼中。然而这个寓言也深刻地告诉我们:不要等待别人解救你的苦痛,只要愿意,你可以超越,干掉你的痛苦自我拯救。
  
  文学就是一面反映人生最好的镜子,由文学我们可以更明白地认识人生。文学是心灵向往的表达。许多人可以在文学里找出一块避难所来获取安慰,文学可以带给人一种鼓舞,告诉我们,世界不只是这么糟糕的世界,让人不会对人性产生了彻底的藐视,所以,我们读文学是为了看它的伟大精神。
  
  如今,我的文字创作虽还不成熟,怀揣文学的梦想却早已有之。不奢望在这条路上一定会有什么成就,但一路走下去就会伴着对文学梦想的执著追逐。用文字为自己疗伤,用文字抚慰填平灵魂的空虚。为自己寻找活着的理由,给自己的生命赋予活着的价值,让每一个句子都闪动生命的光辉,让每一个汉字都证明人生的历程,你为自己的生命呐喊过,尽管声音可能微弱,但它是你不起不累追求梦想的生命之音。所以文学带给我们的意义非凡。它会让我们在迷茫之时寻找到生命的出口,在出口处放飞我们的梦想。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1)
100%
不喜欢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和草根】散文:我与草根同行
  • 下一篇:【我的文学梦】散文:耕耘与收获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参赛文章更多...
  • 【我和草根】散文:春天的颂歌
  • 【我的网络情缘】散文:咫尺天涯,
  • 【我的文学梦】散文:在云端
  • 如歌的行板
  • 秋梦剪影
  • 梦与人生(组诗)
  • 工作着是美丽的
  • 【我和草根】诗歌:秋
  • 【我和草根】诗歌:哲理诗四首
  • 【我和草根】诗歌:怀念诗友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