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文学梦】散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发表时间:2012-01-03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别名大海 点击:阅读字号:

  萧何举荐韩信,使韩信登坛拜帅成功。韩信为汉朝建立立下汗马功劳。韩信最后是“狡兔死,走狗亨,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的结局。这结局也是萧何惹的祸。我的文学梦简直就是萧何的翻版,成也文学梦,败也文学梦。
  
  年少时,学校有图书,每本图书每一页上面都画着人物。这是我最初接触的文学,认识了不少历史人物。《三国演义》有张飞、关羽、刘备桃园三结义;《水浒传》有宋江、林冲、鲁智深、武松等梁山好汉;《岳飞全传》有秦桧、牛皋、陆文龙、金兀术等人物。那时,我乐此不疲,就是星期天放牛也带上一本,把牛放在小溪滩吃岸边的嫩草,一人守护在溪头,一人守护在溪尾守住牛,防止牛跑到田园里吃生产队种的庄稼。图书很小,长十多厘米,宽只有七八厘米,刚好放在口袋里,人们称它为“小人书”。这就是我的文学启蒙,陶醉在“小人书”之中,享受着别样的生活。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小山村除了早晨、中午、晚上三次听广播,没有电视更没有电脑,偶尔放一次电影,也是猴年马月的事。贫乏的文化生活练就了我看图书和小说的习惯,寂寞的山村有书读是件幸福快乐的事情。“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其实是鼓励人读书的美丽谎言。这也是天底下最经典的“受欺骗的快乐”。
  
  家贫如洗是当年山村人家的普遍现象,未成年就去做学徒的是家庭的最佳选择。当时,我们山村里十二岁左右的孩子都去福建,跟着篾匠学编织箩筐、畚箕、竹簟等,做学徒一年有几百块收入,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山里人都赞美着、羡慕着家里有孩子愿意去做学徒的孩子。其实,山里人都知道做学徒是很苦的,篾匠为了赚钱,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逼着孩子做事。早上天还没有亮就空着肚子上山砍竹子,背回来才吃早饭,晚上七八点结束,一天蹲着编织竹具,小小年纪就有老人的毛病——腰酸背痛。坚持得住的都是勤劳恋家的懂事孩子,懒惰虫是无法坚持的,娇生惯养的孩子谈虎色变压根就不敢去做学徒。
  
  我既不是懒惰虫,也不是娇生惯养,就是喜欢看小人书。然后,篾匠师傅看不顺眼,撕烂我的图书要我专心做事。我一气之下逃出“魔掌”,身边有五毛钱买了五个饼,爬上“大篷车”一路颠簸,两天两夜回到家。当时,工厂有很多“大篷车”送货,送完货开回都是空的,爬车的人是不需要钱的。现在想起来,我也真有少年英雄的胆量。如果在战争年代若非早死定成英雄,在和平年代却成了会惹祸的主。我就这样爱着小人书,做着文学梦,做任何事都心不在焉,父亲只好让我复读。
  
  读初中和高中时,我迷恋上武侠小说和爱情小说,阅读过的很多却没有一本读得深刻,掠光浮影,蜻蜓点水,只看情节不读思想,更不懂艺术。普高本来就没有人直接考上大学,我迷恋小说更别指望直接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家贫没有参加高考复习班的机会,直接参加代课。代课也是为了能读小说,又能保肚子不饿,一举两得。几年后,代课教师拿到国家承认的大专文凭可以转正为公办教师。我欣喜若狂,日夜复习,终于考上电大,三年如期毕业。刚拿到电大文凭,恰遇电视台招聘记者。当时对记者甚是羡慕,记者是文化人,记者的笔杆子很尖刻,记者比作家还牛,文学扎根于基层,来源于生活,记者就是生活在基层。当记者实现文学梦,是我梦寐以求的愿望。这愿望曾经有一面之缘,擦肩而过,稍纵即逝,蓦然回首酷似伊人在“海市蜃楼”。
  
  招聘记者的条件是大专以上文凭,年龄在30岁一下。我的文凭和年龄恰恰符合招聘条件,于是就报名竞聘。当时全市有200名大专以上学历的人参加竞聘9个采编名额,有的还是全日制名牌大学毕业,有的就是新闻专业毕业。我的高中同学是南京新闻学院毕业,高中毕业时高考语文单科成绩全市第一,虽没有直接考上大学,但市广播电台直接录用他为记者。几年后,他考上新闻学院要回原单位工作,正好遇上电视台招聘。当年电视台的条件比广播电台的待遇高,人人都希望跳槽。那次考试请专家来出卷改卷,算是非常严格的正规招聘,考了之后第三天就知道成绩。电视台的台长亲自来电话通知我去面试,并表扬我成绩,鼓励我不要错过面试时间,不要放弃。后来听说,这次考试笔试在九名之内的考生都是台长亲自电话通知,怕“人才”流失。
  
  我同学的笔试成绩第一,我的笔试成绩第四名。招聘九名第一关成绩可喜,第二关面试,我的同学面试成绩又是第一,而我是九名之中唯一面试被淘汰的人。细想,我参加面试时穿着打扮实在土气,穿着山里人习惯穿的衣服,头发长长的,睡后起床,后脑头发翘起来像清朝官帽上的羽花翎。仪表使我失去一次成功的机会,然而招聘考试也使我树立了自信,从招聘考试之后,我也开始有胆量写稿寄给报社。
  
  第一次寄稿竟然一炮开红,被报社采用。我欣喜若狂,在同事朋友面前自豪地炫耀、吹嘘、摆谱,简直就像一位文学新秀。渐渐地发表多了,自己也就平淡了,没有写出高质量的文章,有“江郎才尽”的感觉。几年后,我那位笔试第一、面试第一、实地采访第一的同学成了市广播电视局纪委书记,他在报纸上读到了我写的豆腐块。广播电台有一名记者空缺,本来想从大学生新毕业生中招考,台长采取纪委同学的建议,让我补这个缺。我做记者仅仅客串了二十天左右,自己的性格真不适合东家进西家出,上午采访刚完,下午又要进会场。特别是采访领导,那种爱理不理的态度真是受不了,也伤不起。想着做孩子王,一天只需一两节课,二十多个学生,改作业只需几分钟时间,备课可以带回家备课,也可以双休日备课,自由而舒畅,又不需出卖自尊。就这样,我告别了曾经梦想的职业;就这样,我追求着自己心中的新理想——做着文学梦。
  
  在市广播电台客串一段时间的记者,回归山林做孩子王,像是出国留学镀金回来一样。学生、教师、学校领导、乡长书记都对我刮目相看。中小学合并成九年一贯制学校,我被提拔为副校长兼教导主任,两年后荣升为正校长。文学梦竟然梦成了“一官半职”,这是别人勾心斗角也无法实现的理想,竟然落在我这位“愣头青”的身上。我就这样统领着四十多名教师,八百多名学生,全身心投入了学校管理生涯。
  
  贫困山区学校管理不是我所理想的那种模式,校长应该是各线的指导者和监督者。各线只要各守其责,完成任务,校长就很轻松。我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太大了,教务处的排课也要校长出面,教师不服教导处安排的课,校长要做教师的思想工作。学生打架家长闯进学校也要校长出面协商调解,政教处像是虚设,甚至卫生打扫也要校长亲自把关。总务处的经济问题,也要校长顾问,教师不信任出纳,必须要查账。学校不大事宜特烦,零零碎碎的琐事都要校长把关。这对于霸权主义者来说是件快乐的事情,有事做充实,有事做体现有能力。但,对于做着文学梦的我来说,却是在做着无聊的琐事,浪费生命。
  
  我把自己管理的难处,贫困山区学校的现状,教育的弊端写成文章发表了。这篇文章就是我管理生涯的终结者。此文被局长看到了,好像得罪他似的。他就找一个借口,以“升学率低”的罪名将我免职调离。两个月后,教育局贪污受贿的问题查出来了,局长也结束了政治生涯,听说局长去他儿子那里做生意了。人啊!总是有悲欢离合;月啊!总是有阴晴圆缺。文学梦也有沉浮。我的文学梦使我从一个贫穷的放牛娃实现了“鲤鱼跃龙门”,吃着皇粮,端着铁饭碗,坐上校长的位置,也算是我一生的顶峰时期。文学梦又使我失去校长之职务,从终点回到起点。翻开历史,纵观文人墨客,政界风云人物,他们也都是“成也文学,败也文学”。文人墨客和政界风云人物的区别就是,文人墨客的文学梦一直不醒。政界风云人物因文学梦发迹,从政后一般都是弃文从政,如果还继续着文学梦,他们的命运只能归属于文人墨客之类。
  
  屈原、李白、陶渊明、刘禹锡等是千载不醒的文学迷,是文学成就他们流芳百世,也是文学使他们仕途受阻,一腔爱国热血只能付之于文学。我想,只有仕途失意的文人,才会写出脍炙人口的佳作,千古流传。“成也文学梦,败也文学梦”这个问题要你从哪个角度去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就是自己看自己的罢了。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和草根】散文:感谢第一次获奖
  •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参赛文章更多...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