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文学梦】散文:梦想在沉重中飞翔

发表时间:2011-12-27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李国明 点击:阅读字号:

  说起我与文学最初的结缘,已经是二十七年前的事情了,尽管岁月已久远,但我愿意憧憬和回味那段美好的时光,因为那是我的文学梦起航的地方。
  
  1985年的我,正在山东的一所供销学校读中专。那个年代能把自己的文字,变成铅印发表在报纸上,是我最大的梦想。当时我几乎找不出一个理由就爱上了文字,喜欢读的课外书就是小说和诗歌,我常常一个人脱离一帮同学侃大山的场面,蜜蜂一样扎进阅览室。我的苦心经营,终于开花结果了。有一天,我收到了报社的来信,和样报,我看到了我的散文诗《春天的脚步》果然印成了铅字。我举着报纸,高兴地手舞足蹈炫耀着,同学间好奇的传阅着,第二天报纸就不知传到哪里去了,问谁谁摇头,没了报纸我的心里顿感空落落的,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宽慰了好多,毕竟还得到了一份稿费通知单,那是我迈向文学殿堂淘到的第一桶金,是梦想赐予我的第一笔丰厚的回报,尽管只有一元二角钱。
  
  在报上发表作品的消息,很快就在全校师生之间沸腾的传扬开来,去食堂打饭,我发现也招惹了许多崇敬的目光。
  
  接下来我的学生生涯,惬意而荣耀无比。很快我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并开辟了校刊的新天地,理所当然的荣登了校刊《凯风》的宝座。不久就入了党,成为在校生中第一个入党的典范和楷模。那时的我,每天洋溢在春天的气息里,无拘无束的小鸟一样,无忧无虑,在蓝蓝的天空振翅飞翔,哪里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长。
  
  那一年,我家境的贫穷,是我必须要面对的事情。本来双职工的父母,62年却双双下放,回了山东夏津农村老家,在家徒四壁中艰难度日。然而父母一向坚强,面对窘迫的生活从未听到过一句抱怨的话,在我面前总是那么乐观和高大。每次学校要交学费了,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从炕席底下,被卷里,衣柜里七凑八凑,凑足了又一遍一遍的用最笨拙的方式,数了一遍又一遍,娘颤抖着把钱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我的心也同样在颤抖。上路时,娘把刚煮熟的十几个鸡子,塞进我的书包,说到了学校分给同学们尝尝。我知道那鸡子是娘自己从来不舍得吃,积攒下来的。只是在爹下地回来累了,才偶尔让爹吃一个。
  
  躺在学校宿舍的床上,我烙饼一样翻来覆去睡不着。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我决定借下午自习时间,寻找来钱的门路。通过奔跑努力,我终于与新华书店谈妥了一件事,我每天从书店可以领五十份报纸,两手抱着去人员密集的火车站兜售,为此,我高兴了好几天,那毕竟是一份可以利用业余时间来钱的门道啊,尽管每份报纸只赚得两分钱,但在当时,每天可以有一元钱的收入,就完全解决了我每个月的伙食了。在这些报纸的副刊上,我读到了巴金的小说《家》,我读到了矛盾的《子夜》,和司汤达的《红与黑》,他们给我充电,给了我勇气和动力。班里我最要好的男同学叫张杰。我们无话不谈,知道他是高干子弟的就我自己。因为他始终不愿公开这样的背景。我很喜欢他具备和我极相似的腼腆的性格,他常常一个人躲在教室里,认真地温习功课,从不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他也爱好文学,有一次我们惊奇的发现,在学校的阅览室里我们抄录了汪国真的同一首诗歌,这样的巧合难免又带给了我们更多可以交流的话题。他说对我能经常地发表些小文,崇拜至极,他说心中已经装着和我一样的梦想,而他发出的稿件却原封不动的退回,看得出他有着一脸的沮丧和无奈。我鼓励他说,世界上没有无法攀登的高峰,只要你坚持不懈,就一定能到达属于你的高峰。第二天,上课前,我发现课桌抽屉里,有五张十元面值的人民币。这个发现不仅令我吃惊,使我那一节课都陷入了迷惑。更不解的是无论我怎么招领,都鸦雀无声。最终我只好跑到学校的广播室,刚想进入,有一个人却拉住了我的胳膊,我回转身一看是张杰。“交啥交,你留着用吧。”我迟疑地望着他,追问这钱是不是你放的,他终于点了头。我极力的把钱塞给他,他按进紧我衣袋里的一只手,真诚的语气说:“哥,就当我借给你的行了吧,你只要中午别再吃咸菜了。”我说我身体棒着呢,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我终于把钱塞进她衣兜里。是啊,我一个七尺男儿,怎么好意思花别人的钱呢?
  
  浪漫愉快的学校生活结束了。我怀揣着文学的梦想,降临到这座城市的一个相对偏远的基层供销社,做了一名百货副食商店的营业员。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涉足社会,就像初生牛犊一样横冲直撞,毫无顾忌和忧虑,总以为自己有梦在,就有自己的舞台,有美好的前程。我提前半个小时上班打扫卫生,工作积极主动,脏活累活抢着干。我的床头堆满了书,有普希金的诗集,有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等等,晚上,我一个人就在书海里畅游,隔壁是一帮男女混搭的扑克大王,呼天喊地的山响。这一天,我手持着一本《山东文学》想把一份惊喜分享给王经理,当时他正坐在椅子上看一份当月的利润报表,我指着落款我名字的一首诗歌《我的母亲》,企图得到赞赏的时候,我换回的却是他一脸的冷漠。他说,我早就想说你了,既然选择这个单位来工作,就应该一心一意的把心思全部用到工作上,别满脑子搞那些和现实八竿子打不着的破玩意儿。我无语。我收起了刊物,连连说,是,我知道了经理。那一年,能在供销社上班,是一件光荣而令人欣慕的事情。为了梦想,丢弃了工作,也是我最惧怕,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从此,我的文学梦,从公开转到了地下秘密进行。后来一旦发表了什么,甚至我加入了德州作协,我依然哑口无言,即使收到用稿通知时,偶尔被别人起疑,就一口咬定是家书,与文学毫不相干。再后来,我终于发现,供销社是个论资排辈的半死不活的单位,每年靠吃国家计划分配的指标,求得职工们的一息生存,不仅人浮于事,多有后台背景,还各自为战,勾心斗角,上下关系错综复杂。王经理从营业员干起,苦熬八年,才当上一门市部经理,经理不过是个小中层干部,我想,我这个营业员,还有这多么漫长的人生路要走啊。想下去我的头就大。
  
  就在这样一个时刻,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去供销社扯布不用布票了,买糖和碱面都不用供应券了,去粮管所买面也不用持粮证了。我下岗了。并且和同一单位的妻子一道双双接到了下岗通知。
  
  有时,我百思不得其解,文学这么神圣的殿堂,为什么就偏偏扎根在了,一个寸草不及的下岗职工的心里了呢。以至于多少年行影不离纠缠着我的生活,甚至折磨的我寝食不安。下岗的我和妻子,从此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到处找工作到处碰壁。有多少效益好的单位呢,可是做惯了营业员,你又会什么呢?就是自己做个小本生意,也得有本钱不是。为了能有每天买馒头的钱,我只好先找了份送水的工作,幸好我体格好,每天楼上楼下跑个不止,晚上回家累得倒头便鼾声大作。因为搬离了供销社宿舍,只好在城里租了一间便宜房,四岁的孩子,也只好转了学,由妻子照看着,不像在单位上班离学校近,这得每天接送孩子,从此就占据了一个常人。然而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窘境,孩子又连续高烧。妻子在附近的诊所,给他打了点滴,下半夜却又烧得厉害。在这个城市最大的人民医院里,折腾了一夜,第二天孩子的体温依然没有退去,最后,做了ct后大夫看着片子说,你们抓紧转院吧,你的孩子需要马上动手术,摘取脑瘤,现在颅内已经大面积积水,再晚了恐怕来不及了。本来就是青菜叶子盖不住腚的日子了,孩子夺命的疾病又给了我致命的一击。我从娘手里又一次接过一大把钱,就连一角的钢镚儿也包在娘的蓝布手帕里,装进了我的行囊。我的眼泪雨点般砸在娘的手背上,娘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快上路吧孩子。离开娘时,我故意露出镇定的表情,给娘说,我们走后,就把出租屋的几样不值钱的东西卖了,房子也退了吧,什么都可以卖,可我床头的十几本书一定要给我留着。那一次,孩子的命总算保住了,但他已经成了一个没有丝毫智力的植物人,至今都难以领会父母对他的付出和爱。我和我妻子像侍奉孩子一样负责他的饮食起居。我常常对妻子说,人生总有些不如意,也许我们在不经意间,犯下了上帝都无法饶恕的大罪,既然有罪,我们就要慢慢的由自己来偿还。
  
  我就像一个蜗牛一样在风雨中慢慢爬行,转眼十几年又过去了。我依然没有摆脱家庭的重担和命运的捉弄。我终于开始相信命运了,因为二十几年的漂泊生涯,已经打碎了我最初的梦想,让我一事无成。然而就在我倍感迷茫和困惑的时候,我遇见了一个人。
  
  我去建筑公司的财务窗口排着队领工资,一个穿着干净,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走到我的面前,他目光移动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突然他喊出了我的名字,我也终于认出了这个人,“张杰?”我粗糙的大手被他紧紧握了好久,他都不肯松开。他用力地把我拉出人群,拉近了他的轿车。在一个豪华的餐馆里坐下来。
  
  我很快就知道,我所工作的建筑公司,是他第一个创业项目,他还兴奋地从车上,拿来一本厚厚的油墨飘香的长篇小说《风雨飘摇的岁月》给我看,我首先看到的是作者的名字张杰,我打开第一页,在小说的题记中这样写道:我所以记录下这段文字,是为启蒙我走向文学殿堂的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学友李国明。阳光一样温暖的话语激励着我,好像一盏明灯又一次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一个人在短暂的生命里,可能会一帆风顺,飞黄腾达;也可能会遭遇挫折和无尽的伤痛。但只有心中不放弃梦想,再大的困难也会土崩瓦解,最终被美好的梦想点燃,从此,一切泪水就具有了人生的意义。高档舒适的楼房可以缺少,奢华的轿车也可以没有,但不能缺少了对生活的热爱和执著。
  
  与张杰的相遇,使我如梦初醒。我坚信,这些年,我没有虚度年华,我要拿起笔,记录人生,命运既然让我在困苦中煎熬,权作上帝给予我的恩赐和巨大的财富吧,我要拖着沉重的翅膀再次飞翔。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2)
10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我的文学梦]散文:一个玫瑰色的梦
  • 下一篇:冬日网语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