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和文学梦】散文:赶猪状元和文学结缘

发表时间:2011-12-17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幽雅临风 点击:阅读字号:

  儿时从没有做过文学梦,那时还不知什么是文学。进了学堂之后,烦恼就来了。老师让写日记,字数:150。每天一篇,还是硬性规定,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理由短少,否则就要受到严厉处罚。在人前难堪,这是万万要不得的事。无奈之下,只好东拼西凑。乡下,不比城里,有大篇作文可以摘抄,那时只能自己想办法。为了完成任务,只好利用田地资源,到田里深挖细掘,果然时间久了就有了一些沾着泥土的灵感。写赶猪吧。这个题材不错,而且符合乡村特点。于是就开始了赶猪之旅。
  
  那时流行写好人好事作文,老师曾给过提示,可以写一些自己帮助别人的事情。我受此启发,于是就爱上了赶猪文章。今天写到大嫂家田里赶猪,明天写到大娘家田里赶猪,后天则到大伯家田里赶猪,赶来赶去,不知什么时候,就有了雅号:赶猪状元。我最怕别人起外号,可是人家说得又很有道理,除了赶猪,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写什么。我无力争辩,只能忍着。
  
  后来,随父进城,对写作文还是非常害怕。城里没有田园,自然也就赶不得猪,这日记却还是要写。我在心里就对学校有了看法,这城里,乡下,相距甚远,怎么都是一样的不让学生快乐,日记,日记,就知道让写日记。日记,日记三言两句,赶猪赶猪,赶来赶去,过去倒还能勉强应付。这城里没猪赶,可如何是好?有学生看出我的心思,于是拿了本作文选给我看。没想到,城里也城里的妙处,有作文选可参。说是参考,其实就是生搬硬套。老师很容易就看到了破绽,说不是自己写的,要罚写两篇。这回我真是骑虎难下,遇到险招了。这才开始琢磨起作文来。
  
  每次出门,便要寻思着找点儿题材,回家写一点文字,这样时间长了,写作文也就可以轻车熟路,有了可依靠的砖块,作文有了点起色。老师还是对我不太信任,有一次写了篇《青松》,老师在下边注明,这篇文章是不是抄来的?我看了之后,心里很纠结。这作文写得好,说是抄来的,写不好,又要处罚。唉,当个学生怎么这么难哪?
  
  后来看到大姐经常向外边投稿,过了一阵子,又不动笔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坚持。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说:“沈女才尽,文章只能写到这样的水平了,遗憾的是没有伯乐相识。”我笑笑,暗自揣想:一定是自己没有尽力吧。我没有说,怕她难过。之后,对大姐说,让我来试试,她一听说我要去文学这块地里弄些收成,便赶紧苦言相劝,告诉我,她对文学那么痴情,也只做到了打磨、走访的份上。我去和文学结缘,无非是牺牲一些自己的时间和精力罢了。我听后不语,心中却有了决心。
  
  从此以后,我便将大姐的作品仔细读,又将她的藏书好生翻阅,每有所获,便要写上一段。感觉能写点儿文章了,于是就向报社投稿,那时没有什么电子信箱,只有那铁皮箱招待。于是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楼下的那只信箱里,可是寄出去的信件要么石沉大海,要么得到些虚假广告。又有一天打开信箱,发现又是一些虚假广告,一时生气,将广告撕成雪花状,扔进垃圾箱,然后乘上公车去了当地报社。以前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信件都是投向千里之外,这回是改变投稿路线,捧着自己的作品去了自己所在的那座城市。
  
  走进报社,编辑正在审稿。我赶紧向前行了个礼,打了个招呼,得到同意的表示后,将稿件送到了他手中,他从头到尾一目十行看了一遍,之后笑着问我,写过文章吗?我一脸地疑惑,满心的不解。我实话实说,自己写了厚厚几本子。他听我这样说,将稿件还我,然后说了句,只是些作文,希望下次不要拿来。
  
  我走出报社,外边正在下雨,不知眼里是雨水还是泪水,心似乎也已经湿透,暗自发奋,决心要写点像样的东西,让他瞧瞧。那两年,我只要有空就泡在书海里苦心阅读。待到年关之时,写了一篇稿件,寄到当地报社。很快就在报刊上看到了自己的文章。文字已经变成了铅字。我很高兴。将报纸递给大姐看。大姐的眼睛有些湿润。她说自己曾多么希望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我实现了。她向我表示祝贺。
  
  紧接着我每个月都会发一些文章给当地报社,也发给那个说我的文章只是作文的编辑。没想到我的文章会在一年之中刊登三十多篇,而在他的专栏里也登了为数不少。我心里特别高兴。大姐见我的文章一天比一天好,于是递给了我一张报纸,上边写着有奖征文。她告诉我,先试试看,不要报太大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多。我点了点头,然后埋头写作,以自己的亲历亲为,所见所闻为素材写了一篇散文。没想到我的作品会获第三名。这无疑是对我的写作水平的一种肯定。后来得奖的次数越来越多。现在家里的箱子所存放的各类文学获奖证书已经摆满了。
  
  盘存一下过去的收获,有物,有钱,而我更看重的却是一张张烫金证书,那是对我写作实力一次又一次很好的证明。
  
  我再回到乡村,碰到几个儿时的同学,他们正在田中做着各样农活,见我来,便笑着说赶猪状元回来了。话刚落音就有一位大伯对他们进行了一番批评,对他们说,人家已经是作家了,你们却还在田里赶猪。听到的人都脸上泛起了红色。
  
  从赶猪状元,成长为一名出稿繁多的作家青年,我靠的是自己的毅力和勤奋。现在写作对我来说,早已不再是什么难题。现在是做诗指物立就。记得那次入选为作家会员,还是作家主席推荐的。当时他正在台上发表讲话,之后我去找他,问自己是否可以进入这样一个幸福的作家圈子。他没有回答,只是让我将一些发表的和没有发表的作品拿给他看。我去拜访他,他看完我的作品,很是激动,说填一张表吧。于是他递给了我一张表,还说我这般有志,文笔又写得如此好,可以多向外边投投稿,写些关于这座城市,这座城市里百姓的文章,来帮助提高些城市的知名度。
  
  尽管取得了一些成就,可是头上的光环永远只代表过去,现在我仍然要努力,要想在中国这块广阔的土地上多耕种些有用的文字来启发别人,给更多的人带来益处,还需要不断提高自己。
  
  简介
  
  沈勇,1978年出生,2000年发表第一篇处女作《忧思上网》,迄今为止,在国内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作品两百多篇,现为安徽省蚌埠市作家协会会员。文章以散文、诗歌见长,并将散文与小说、诗歌,相互之间融入,渗透,尝试进行一种新的文学体裁尝试,曾多次参加国内征文,并有部分作品获奖。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1)
10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热门入围文章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