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首届征文(散文组) 首届征文(小说组) 首届征文(诗歌组) 大赛动态
返回首页

【我的文学梦】散文:想靠文学光宗耀祖的日子

发表时间:2011-12-14来源:首届“草根杯”有奖征文作者:刘长虹 点击:阅读字号:

  今天当我写下“光宗耀祖”几个字时,我感到内心无限悲伤,泪水又一次地模糊了我的眼睛。我如此的悲观,并非完全是我至今还一贫如洗,至今还没能光宗耀祖的缘故,主要是它让我再次想起了那段父爱支撑着的写作岁月和那一个个梦想靠文学改变命运、光宗耀祖的日子……
  
  我老家在甘肃陇南一个被群山包围的小山村里,我的祖宗世世代代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我的父母亦如此,他们种了一辈子地,喂了一辈子牛,他们从来都没有过任何理想,也没有过任何追求。但是,他们寄托在我身上的希望非常之大,他们那颗望子成龙之心,也决不亚于任何城里孩子的父母,以至于我一生下来,他们发誓要供上大学,让我用知识来改变命运,来光宗耀祖。
  
  然而,理想是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在当时的西北农村,家家户户都日子过得捉襟见肘,所以父亲熬白了头发,累弯了腰,最终也只供我读完了高中。上不了大学,意味着前面的所有努力就都前功尽弃了,也意味我将要像父亲一样在黄土地打拼一辈子,就再也没了光宗耀祖的机会。时至今日,我还清楚地记得父亲四处借钱无门后,一个堂堂七爷们儿拿着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抽鼻子痛苦自责的情形。母亲也为此自责不已,她一边流泪一边呜呜咽咽地说:“娃,你投错了娘胎,不该给我们做娃,我和你爹对不住你啊……”
  
  父母无限自责的举动深深地触动了我,为了不让他们重拾希望,我准备另寻找一条光宗耀祖的道路。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但在我老家那个鬼地方,要找除读书之外的另一条光宗耀祖之路,简直比登天还难。幸好当时,我们隔壁村有一个农民作家,由于写作成绩突出,最终被县文化馆破格录用。所以,考虑再三后,在写作方面没多大天赋的我,也准备走写作这条艰辛的人生道路。
  
  听我要走文学创作这条道路后,父亲表示一万个支持。自此,不让我下地劳动,也不让我做任何家务,把我关在家里,叫我一心一意写作。为了不辜负父亲的厚望,我写作相当用功,几乎每天都是夜挑明灯,笔耕到深夜。父亲见我如此用功,感到非常高兴,总是这样鼓励我:“娃,好样的!功夫不负苦心人,写作跟种庄稼一样,一分付出,一分收获。爹虽然没文化,但这道理爹懂!娃,爹相信你很快就会成功的!”
  
  就这样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几乎每天都有新作问世。我每写完一篇,都要先念给父亲听。不管我写得怎么样,父亲都听得相当入神,听完之后,都会赞口不绝。为了叫我的文章早日投出去,父亲每天都会半夜起来,赶30里山路,去镇上邮局帮我寄发稿件。每次都是父亲寄稿回来,天还没大亮,但父亲是个大忙人,他来不及喘口气,就又去庄稼地里忙活去了。那段父亲相伴的写作生活,虽说辛苦,但我们爷们儿依旧高兴的乐不此彼,都期盼着梦想开花的那一天……
  
  但是,大半年过去了,我投出的稿子少说也有数百篇了,但一篇篇都是石沉大海,连一封退稿信都没有收到。更让人气愤的是,这时邻里四舍的冷嘲热讽也多了起来,他们都在背后戳着父亲的脊梁骨,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会打洞!就你刘老汉这球样儿,我不信还能生出个作家出来,得了吧!”
  
  面对一篇篇石沉大海的稿件和邻里四舍的冷嘲热讽,我犹豫了,彷徨了,开始灰心意冷了。母亲也对别人打工挣来的花花绿绿的钞票,开始眼热了起来。但父亲来找我谈话了,他瞅了我半天,才试探说:“娃,你这么容易就放弃了吗?爹没文化,但这个道理爹懂: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失败是成功之母,坚持到最后才是胜利!”
  
  父亲的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大丈夫做事,自始至终,岂能半途而废?别人的能嘲热讽,是我前行的动力;一篇篇石沉大海的稿件,说明了我的水平还有待提高,我还需要继续努力!想通之后,我感到内心坦然了很多,于是放下一切的压抑,再次心平气和地写了起来。
  
  父亲看我再次振作起来后非常高兴,但为了让我不要再次灰心意冷,能助早日梦想开花,他带着一尼龙袋子蓝洋芋和我的一摞习作去县文化馆找了一回我们邻村的那个农民作家。结果,人家把我的习作看都没看一眼,就说了一句,要写作得先从阅读开始,打发叫花子似的把父亲给打发走了。
  
  写作要从阅读开始,这个理儿很简单,但世界名著那么多,像我们这样的家境,就算是砸锅卖铁,也卖不了几本。但是,写作的确需要不断开阔视野,没书读的确不行。后来,为了让我能读书充电,父亲农闲时,干起了收破烂的伙计,把收的废书供我阅读。
  
  至今我还记得,世界名著《简爱》、《悲惨的世界》、《百年孤独》、《挪威的森林》等书,以及国内名家巴金、茅盾、老舍、冰心、路遥、贾平凹、陈忠实等人的作品,我就是在那时阅读的。俗话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一点都不假,通过大量阅读后,我的写作水平有了明显提高。两个月后,我的处女作《父亲》在市报发表了。
  
  我作为我们乡第一个在报纸发表文章的人,一时震惊了十里八乡。我收到稿费和样报那天,父亲高兴的一点都不亚于范进中举,他拿着样报从村东跑到村西,再从村西跑到村东,逢人便说:“快看啊,我在报纸上发表文章了!我娃出息了,我娃要光宗耀祖了!”乡邻们都闻声出来,拿着报纸相互传阅,并对父亲表示祝贺。那些以前挖苦过父亲的人,现在也都对我刮目相看了,并在父亲面前坦白地说,他们没文化,当初有眼无珠,让父亲别放在心上。真没想到一篇小文见报竟能在农村引起这么大轰动,如今想来既感动又好笑。
  
  常言道,万事开头难,自从我的处女作发表后,我的文章开始接二连三地发表了起来。父亲看到我一天天在向梦想靠近,成天高兴得合不拢嘴。然而,天有不测风雨,人有旦夕福祸,就在这时一场车祸突然降临在了父亲的身上。
  
  父亲是在收破烂时出的事,如今我还清楚地记得他在抢救室的那段黑色岁月。父亲浑身上下都裹着绷带,鼻子里插着氧气管,随时都会有生命的危险,但父亲还是很关心我的写作,依旧让我把写好的稿子先念给他听。父亲或许早就料到他难逃此劫,所以在他临近离开人世的那几个晚上,一直都把我叫在身边再三嘱咐:“娃,爹可能不行了,你一定要努力写作,力争要早日光宗耀祖!”闻声,我含泪跪倒在父亲身前喃喃道:“爹,我会努力的,你没事的……”但几天后,父亲因抢救无效,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临终时,父亲的眼睛一直都是睁着的,我知道父亲是还没亲眼看到我靠文学光宗耀祖,心里不安然啊!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也是万万不能的。父亲是家中唯一的顶梁柱,父亲去世后,原本一贫如洗的家,经济变得更加拮据了起来。所以,父亲去世后不久,我便独自一人踏上了南下的列车。
  
  梦有多远路有多长,如今我已在外漂泊好几年了。为了生活,虽然我依旧无法脱掉一身泛黄的工衣,但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处境有多困难,我都从来没有放弃过心中的文学梦想。当然,我也深深地知道,在人们都向金钱名利看齐的当今社会,文学越来越边缘化了,要想靠文学光宗耀祖,简直是比蜀道还难。但是,只要一想起死去的父亲,一想起那段父爱支撑着的写作岁月,我又不由得勤奋起来,再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最后我愿借用一句屈子的《离骚》结束这篇小文:“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11)
84.6%
不喜欢
(2)
15.4%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那些感情,我了解,我期待
  • 下一篇:童年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入围文章更多...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