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小说频道 > 言情校园 > 情感纪实 > 离婚女人日记 > 第 2 章 第二部分
第9节 2001年10月15日晴

  妈妈已经出院回家点滴了,原本安静的家变得不安静了。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探望,探望本身没什么,只是,她们似乎并不只关心病人,她们探望的人中还有我,这让我很难吃得消,真的。
  
  “小琳啊,怎么还那么任性呢?”
  
  “小琳啊,一日夫妻百日恩吗!”
  
  “小琳啊,能恢复就恢复吧。”
  
  “小琳啊,能对付就对付吧。”
  
  “小琳啊,哪家没有个磕磕碰碰?”
  
  “小琳啊,男人就那么回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小琳啊,不看大人,看孩子啊!”
  
  “小琳啊,……”
  
  “小琳啊,……”
  
  我像躲避敌人一样躲避着我的亲人,那些自称爱我的亲人们。我无法责怪她们,关怀有错吗?没有!劝告有错吗?没有!可她们不知,她们的关怀和劝告给了我最大的伤害。就像一个刚刚结痂的伤疤,你偏要关心地揭开看看里面是不是已经重新“发芽”,你的关心可能致使刚刚发的芽死掉!
  
  我不敢回家,怕见到关心我的人。
  
  我躲在办公室里,看书,打发怕见人的时间。
  
  一连几天。
  
  也许我的亲人们觉着我的病比妈妈的重多了,可惜,没有一样手术能解决这个问题,它似乎不属于生理的范畴,而归属于意识的管辖。
  
  今天,刘总在同事们下班后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
  
  “这几天怎么总走的这么晚?”他关心地问。
  
  “不愿意回家。”
  
  “怎么跟男人一样?”
  
  “男人都不愿意回家吗?”我很奇怪。
  
  “差不多吧,男人喜欢回家的少,除非,老婆是哑巴。”
  
  我忍不住笑。
  
  “也许有点夸张,但这是事实。你知道男人最怕回家后听到什么吗?‘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干吗去了?你说和XXX在一起,XXX他老婆说他在家呀?这么大的酒味,在哪家酒楼啊?邻居李嫂说看见你和一个女的一起过马路,是你们单位小吴吗?……’这还不算什么,就怕她用关心的口气,让你无法发作。如果一个人把对你的怀疑和不满用关心的口气说给你,让你活活憋一口闷气。”
  
  我的亲人?我的亲人是不是也是对我怀疑和不满呢?她们关心我的话哪一句又不是责怪呢?我突然如释重负,我呼出那口闷气!
  
  “你不是说你离婚了吗?你怎么也不愿回家?”
  
  “因为,家里不只是我自己。”
  
  “既然喜欢一个人,干吗不一个人住呢?”
  
  是啊?我干吗不一个人住呢?我对鹏飞说过,我要租房子住,怎么赖在娘家不走了?也许,我天性是喜欢依赖的,原来赖着父母,后来赖着鹏飞,现在又赖着父母。原来,我一直都不曾独立过,可为什么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独立的女人呢?思想独立就意味着真正独立了吗?如果连生活都无法独立,思想又在何处能站得住脚?
  
  “要不要我帮你忙?”刘总问。
  
  “你?怎么帮?”
  
  “你忘了我是干吗的了?什么也没有,就是有房子。”
  
  我恍然大悟,怎么把这个给忘了!“是给?是借?还是租?”我调皮地问。
  
  “给你,你也不敢要;借你,好说不好听;还是租吧!”
  
  “大老板真是会做生意,卖不出去的房子就租给我这样无家可归的,赚了钱,还留得好名声,哎,真是名利双收啊。”
  
  “曾琳!你的嘴好不留情啊?我好心被你当驴肝肺了?”
  
  “好心?谁知道热情的背后掩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黑暗隐私!”
  
  刘总盯着我看,我后悔了,不该把话挑明,这只能加快我被辞职的进程。我笑了一下:
  
  “开玩笑的,刘总是个有身份有思想的男人,决不会和普通男人一样。”
  
  刘总收回他的目光,我的“高帽”让他没办法继续前进。
  
  “回家吧,我送你,咱们俩单独在公司里,会有闲话的。房子的事交给我了,就在公司附近给你选一处,曾小姐要租几室一厅的呀?”
  
  我边收拾东西边回答:“那要看刘总的房租是多少了?”
  
  “两室一厅一个月二百元,三室一厅一个月三百元。”他推门,又示意保安锁门。
  
  “这样啊,有没有十室一厅的?”
  
  “看来我的房价还是满吸引人的。”
  
  “这个价广告出去,我们公司要挤破脑袋了。”
  
  “那也离破产不远了!”
  
  说笑着,车子已经到了我家的门口,我说了声“谢谢”下了车。
  
  “曾琳——”刘总在车里喊我。我弯腰看他。
  
  “你说我是个有身份有思想的男人,决不会和普通男人一样。但你忽略了一个基本的事实,我是一个男人,再有身份再有思想的男人也和普通男人有一点相同之处,就是对有味道的女人会感兴趣。明天见!”
  
  车子一转,冒出一股烟,跑了。
  
  剩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
  
  我平淡地叙述完今天发生的一切后,想说点什么,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喜欢刘总吗?应该说对他没什么感觉。可他的话竟然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我发现女人这方面很脆弱,经不得男人几句好话,更经不得男人稍有心计的攻击!
  
  女人有的时候在一个男人的执着追求下,就会迷失方向。原本是不爱的,但她不会拒绝男人对她的好、对她的关怀。有一天,如果身边突然没有了他,她会感到失去了很多东西,会感到空虚,于是会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至于这种难以离开,到底是不是一种爱,女人自己也分不清了。
  
  我沾沾自喜于刘总的恭维,是我的幼稚还是因为我毕竟只是个女人,哎,算了,懒得弄清它,干吗一定要弄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