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小说频道 > 言情校园 > 情感纪实 > 离婚女人日记 > 第 6 章 第六部分
第3节 2001年11月24日晴(1)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灿烂地照进来,我揉了揉眼睛,抓起手表,11:42分。天啊,我是来学习的吗?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昨晚唱歌唱到那么晚!想起昨晚,便想起我和鹏飞的意乱情迷,月光下,黄浦江边,曾经的海誓山盟,路灯上深深的印记,一对还相爱的男女,这一切有谁会不意乱情迷?有谁会克制自己?可就在那一刻,手机响了,响得那么不是时候!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和鹏飞都呆住了,又突然感到很尴尬!铃声就这样持续不断地响着,我可以关掉它,可它已经响了,已经打扰破坏了一种感觉,一个氛围,而那种感觉和氛围可能一生就只出现一次或一刹那!我的热情逐渐地消退了,我无奈地看着鹏飞,鹏飞的眼神也逐渐冷却并且愤恨,他一拳打在路灯柱子上。我还是接通了电话,因为它响得太执着。
  
  “曾琳,你们在哪?我们去唱歌!”流口水硬着舌头喊。
  
  我们于是去唱歌。实际上只有流口水和曾洪他们两个人在唱,我和鹏飞承受着耳膜随时可能被穿孔的危险和煎熬。直到他们唱累了,我们才解放。直到我回宾馆躺在床上的时候,耳边好久还回音不断,不知什么时候才安静下来的。
  
  我睁着眼睛看天棚,肚子有些抗议了。我拿起电话,想了想,我应该拨给谁?按理说,我应该拨给流口水,因为我是出来学习的,不对,如果是出来学习的,我应该拨给曾洪,流口水也不是跟我一起来学习的,可吃饭的事没有必要麻烦老板吧,可我打心眼里想拨给鹏飞,哎,算了,自己吃吧,就是一顿饭吗!我起身梳洗打扮。今天穿什么呢?对了,先打电话给曾洪,问问今天是不是要去公司,如果上班可要穿得正规些,如果不需要去,我就可以时髦些了,逛逛街,吃点小吃什么的,多快乐!
  
  “喂——”那边的曾洪还在梦中。看来,昨天的酒没少喝。
  
  “曾老板,我是曾琳。”
  
  “你好!你好!”
  
  “是这样,我今天要去公司吗?”
  
  “你自己的意思呢?”
  
  “我……”
  
  “想逛逛是不是?那就先逛逛吧,你才来,昨天也没休息好,今天先逛一逛,明天再来吧!”
  
  “太谢谢你了,我还真不好意思说呢。”
  
  “不客气,你们刘总有过交代,说先让你今天白天逛街,晚上看看上海夜景,明天上班也别上全天,只上一上午,过两天再全天,他说这是你的习惯。”
  
  “哦……”我放下电话,发了一会儿呆,这个流口水满让我感动的。
  
  我挑了一件杏黄的毛衣,黑色的尼短裙,皮靴,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照照镜子,还好,还能蒙一阵子,像个小姑娘。哎,不然怎么办呢?老女人了,只好装一下清纯了。
  
  我打开门,吓了一跳,鹏飞就站在门口。
  
  “小姐,你可起床了,我都站了几个小时了。”他弯腰按住腿。
  
  “你智商低呀,敲门或者打电话呀。”
  
  “怕吵你睡觉。我还不知道你?睡不醒把你吵醒还不把我吃了?”
  
  “那你可以回房间等啊。”
  
  “不是怕错过你吗?你走了,也不打电话给我,我又找不到你。现在你要出去,也没想叫我吧。”
  
  我耸耸肩,也是!
  
  “饿了吧,我们先吃饭去。”
  
  “好啊,吃什么?”
  
  “跟我走就是了。”鹏飞忘了腿的酸痛,带着我出了宾馆。
  
  出租车飞快地在宽敞的马路上行驶,后来又拐进了一条不太繁华的小胡同,在一家面馆前停了下来,我下了车,看面馆的门脸,脚却再也动不了。
  
  “小姐,先生请进啊。”老板娘笑着操着一口上海普通话。
  
  “曾琳,进去啊。”鹏飞拉着我走进去。
  
  我们坐下来,我还是呆呆的,一句话说不出来。
  
  “吃什么面?”老板娘问。
  
  “一碗阳春面。”鹏飞看着我缓缓地说。
  
  我仍旧说不出话。几年前的日子又回到眼前……
  
  “鹏飞!看这有个面馆,我们进去好不好?”我拉着鹏飞的手。
  
  “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姐先生请进啊!”老板娘笑着操一口上海普通话,“吃什么面?”
  
  “有阳春面吗?”我问。
  
  “有!我们这什么面都有。”老板娘骄傲的说,“要两碗吗?”
  
  “不!要一碗!”我说。
  
  “一碗?”老板娘惊奇地说。
  
  “对,一碗,我们两个吃一碗。”
  
  “可,怕不够吃呀,一碗不是很多,他一个大男人……”老板娘善良地建议。
  
  “是啊,曾琳,来两碗吧,一碗怎么够吃?”鹏飞也奇怪地说。
  
  “一碗吧,我们没有钱吃两碗的。”我小声说。
  
  老板娘听到后赶忙说:“一碗可以了。”她怕我们都难为情,急忙去厨房了。
  
  “你干吗?又搞什么恶作剧?”鹏飞不高兴了,“我们是来渡蜜月的,谁说一碗面都吃不起?让人笑话!多丢我面子。”
  
  面上来了,热腾腾的摆在我们面前,我兴奋地吃起来,鹏飞仍旧端着肩膀生气。
  
  “别生气了!面子就那么重要?吃不饱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再吃别的吗。”
  
  “那是干什么?”
  
  “你忘了我们上中学的时候学过一个日本作家写的《一碗阳春面》,多棒!一家三口,在艰难的日子里吃一碗阳春面,后来生活渐渐好了,吃两碗,后来三碗。我们现在吃一碗,下次来吃两碗好不好?”
  
  鹏飞笑了,拿起筷子兴致勃勃地吃起来,我们抢得一身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