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小说频道 > 言情校园 > 情感纪实 > 离婚女人日记 > 第 4 章 第四部分
第8节 2001年11月7日雪(1)

  雪已经连续下了几天了,但天气并不冷,透着清凉和舒畅!早晨醒来的时候,精神格外地好!雨晴这两天都没回来,我想大概一定是住在邹凯那里。邹凯这小子从那次我们三人一同吃过饭后竟然没有和我联系,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
  
  我起了床,光着身子走到窗子的旁边,外面树上都挂满了白色的冰花,晶莹剔透!整个世界都白茫茫的,雪花还在纷纷扬扬地胡乱地下着。我突然有一种裸奔的冲动,又立刻为这种冲动而脸红。我想,有这个银色的世界衬托,一个女人的身体应该很美!天啊,这是一个多好的灵感!我急忙跑到电话旁边,拨通了刘总的电话。
  
  电话那头一句臃懒的声音:“哪位?”一定是还没有起床。
  
  “流口水!我有个好的广告创意!”
  
  “这么早打电话就告诉我这个,真够敬业的。”他毫不介意地说。
  
  “你怎么这样?我一腔热情,你一盆冷水!你怎么能这么不热爱工作?”
  
  “谁说我不热爱工作,只是我能把工作和休息分开。今天是星期日,小姐!”
  
  “可灵感可不分工作和休息,算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你休息吧!”我生气地说,就要挂电话。
  
  “别,别,别挂电话!说吧!我是怕你向我要加班费。”
  
  我笑了,这个“流口水”!
  
  “听听这个电视广告。在一个大雪分飞的天气里,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一个美丽的女人,镜头从她光着的脚开始摇上,腿也是光着的,然后——切镜头到她的头,脖子,前胸,当然还没到你想看的地方就停住。然后背景切换成室内,温暖如春的房间!然后出字幕:宏达房地产。没有一句话!怎么样?”
  
  电话那头没有回音。
  
  “喂,喂,你在听我说话吗?”
  
  “在思考!”
  
  “思考?什么?”
  
  “你是不是光着身体给我打电话呢?”
  
  “你?下流!”
  
  “怎么叫下流?听你的策划很美!我想象中就是你,下流吗?”
  
  “你不需要对号入座,只要你评价这个策划即可。”
  
  “可不想象怎么评价呢?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是!怎么样?”电话那头又是沉默!
  
  “我说你不是在想象着我已经裸体出现在你面前了吧?”
  
  “你想象的速度比我慢多了。”他愉快地回答。
  
  “你——”
  
  “你别误会,我正想我应该开一个广告公司,我想你会发挥得更好!”
  
  “你倒是提醒我了,我为什么不去广告公司呢?”
  
  “曾琳!我警告你,不许跳槽!”
  
  “你是谁?我现在还是试用期,我也有权利选择我的老板!”
  
  “我对你不好吗?”
  
  “谁说老板对员工好员工就不能走呢?”
  
  “你这叫‘忘恩负义’!”
  
  “那你就没理解‘忘恩负义’的真正含义。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了吗?”他没回答。
  
  “你怎么不说话?”
  
  “我走神了!”
  
  “什么?你这还叫重视我?谈论我的去留问题你竟然走神!”
  
  “你,还没穿衣服吗?”
  
  我无奈地摇摇头:“你们男人——都这样吗?”
  
  “别人我不知道,我呢,是这样!”
  
  我忍不住笑:“你很可爱,因为你真实。”
  
  “可爱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问问而已。”他叹了口气。
  
  “让你问问就不错了,今天我心情好,不然早挂你电话了。”
  
  “喔?今天心情好?那我可不可以不只是问问?”
  
  “你想干吗?”
  
  “干吗都答应吗?”
  
  “当然——”我拉长了口气,“——不行!”
  
  我突然觉着我们有些打情骂俏的感觉,曾琳,你在干什么?
  
  “我也没太多奢望,请你喝杯咖啡。”
  
  我舒了一口气。“好啊,在哪?”
  
  “绿蒂。”
  
  我心里一动,一根脆弱的神经被牵动了。但我还是很快答应了他。挂了电话,我开始找衣服,今天心情好,穿得鲜艳一些才行。
  
  打扮好了,我对镜子里的自己很满意!一条黑色呢裙,一件红色高领毛衫,一双红色皮靴,化了浓妆,头发自然挽起一个发髻,外面套上裘皮大衣,雍容华贵。我向镜中的我吹了个口哨,笑了笑,出门了。
  
  手机在我进入咖啡厅的时候响了起来,是迦亮。
  
  “起床了吗,宝贝?”
  
  “早起来了,而且搞了一个创意。”
  
  “太好了,恭喜你,请你喝一杯吧!”
  
  “现在不行了,我约了人。”
  
  “是吗?那,那再说吧。你,约谁了?他吗?”他有所顾忌地问。我心里有些不快又夹杂着一些欣喜。
  
  “他?谁?”我故意问。我边问边向里面走,因为我已经看到了“流口水”坐在那里等我。
  
  “你——前夫?”迦亮还是说出来了。
  
  “不是!”我在“流口水”面前坐下,点点头示意了一下,“是另外一个人。”
  
  “男人?”
  
  “你今天怎么了?问这么多?”我有些生气。
  
  “对不起。没事!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不好的梦。没事!”
  
  “别乱想,我一会给你电话!”
  
  “好吧,快点,我很想你。”迦亮温柔地说。
  
  我又想起他令人着迷的眼睛。
  
  “我会的。”我也温柔地说。
  
  挂了电话,才发现对面的人在东张西望。
  
  “对不起,接一个电话。”
  
  “业务繁忙啊。”他酸溜溜地说。
  
  “一般忙,忙不过刘总。”
  
  “女人不要灵牙利齿,男人会吃不消的。”
  
  “女人又不是给男人吃的。”
  
  他惊奇地看看我:“你说话总是让人很冲动!”
  
  “哪种?是有冲动打我,还是有冲动——”
  
  “后种!”
  
  “我说什么了你就选择后种?”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就那么自信?我是说,还是有冲动被我打?”
  
  “调皮!”他笑了,“喝什么?”
  
  “爱尔兰咖啡。”
  
  他惊讶地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