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动态 文坛资讯 写手报喜人物访谈 写作指南 编辑文档
返回首页

著名诗人雪马:先锋赶路人

发表时间:2011-10-24文章来源:湖南作家网 作者:草根文学 点击:阅读字号:
      文章导读:雪马文学观:在传统里复活,在先锋里死亡,这是我一生写作追求的梦想,可能遥远,但让我活着踏实。具体到写作,我发现简单主义就是一条很好的道路,是最简单的简单,但绝不是简单的简单,而是简单后面藏有力量。最后我希望,诗人们,在诗歌面前没有朋友和敌人!


著名诗人雪马:先锋赶路人

著名诗人:雪马
 

  贺克:从2003年开始我就从网络上间接性的接触到你的一些诗歌作品,比如《乳房开花》、《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手淫三部曲》这些标题都非常醒目,在当时下半身写作时期是争议性非常大的,记得当时有一位诗人曾跟我提起过若干年后雪马再回过头去看自己这些诗歌的时候会脸红。当时你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去接触和触及下半身写作的?
  
  雪马:首先,我得声明我跟下半身没有任何关系,我基本不看他们的东西,我对他们的写作也持怀疑和警惕态度。我一直认为,性不是写作的全部,但,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涉及性的那一部分作品是性诗歌,与下半身毫无关系:下半身是以性当武器,为他们谋得某些利益和话语权,而我是在诗歌里寻找性释放性,写性本身,然后从性里折射出人的爱恨情仇。我永远也不会脸红,因为我以真性写真诗。
  
  贺克:提到下半身写作,现在80后诗歌大多数诗人都涉及到了,很多评论家说这是一种变相炒作,你如何看待这种观点?
  
  雪马:对于同年代人的作品,我看得很少,偶尔看到的,有的步了下半身后尘,有的天赋不够没写好。性是最难写的,不过,性里也能出伟大的作品,主要看诗人的天赋和对性的领悟。炒作难免,但要适当。我一直觉得诗人写的时候要纯洁,要剔除内外杂质进入写境,但作品一写完就不属于诗人了,而要让它们去流通和传播,并经受人们和时间的检验,让“好诗在人间游荡”,让“好诗遇好人”。
  
  贺克:2007年2月5日一场先锋诗歌与行为艺术秀在湘江边举行,此次活动由你发起,之后在网络上引起很大争议,很多业内媒体和诗歌人士都在议论和评论此事,你如何看待这些争议和评论?
  
  雪马:我一直没有回应过这件事情,因为越言说越容易导误。我做个活动,本意是想让诗歌重回大众的视线,让人们来关注和关爱诗歌。只是当时想法有点出奇,形式有点另类,遭到了某些人的误会和曲解,甚至批评和谩骂,但也有很多人在支持我,肯定我的想法和勇敢。我觉得,年轻人要敢作敢为敢当,只要认准了一个事情,而这个事情没有伤天害理,就勇敢的去做吧,做出新的东西出来。非议总是难免的,让它们去吧。
  
  贺克:从接触你的《我想抱着女人睡觉》直到今天的《我的祖国》,形式上和思想上都有一种很大的转变,很多人说这意味的是雪马思想在逐渐成熟,也有人说这是在刻意做作,你自己如何看待这种转变?
  
  雪马:《我的祖国》可以说是我创作生涯里的一种突变,我很高兴我能有这种突变,但这种突变有我一脉相承的东西在里面:从个人出发,与世界共鸣。《我想抱着女人睡觉》也如此,只是前者是个人与民族之间,而后者是人与人之间。人生有不同的阶段,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体验,不同的体验有不同的感受和思考,我一直努力在:寻找内心写作的灵感,释放内心写作的欲望。
  
  贺克:当下中国文坛里很多人说中国诗坛上写诗歌的人比真正喜欢诗歌的人多,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衰败现象,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雪马:这是某些极端人士对诗歌的偏见,现在的诗歌氛围和环境越来越好,只要诗人写出好诗歌,就会有读者,就会受到尊敬,只是时间的快慢而已。
  
  贺克:最近在你的博客上看到一篇《新一代:一场拯救80后的诗歌命名》的文论,很多人说80后是朝气蓬勃的一代,我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80后在你眼里是需要去拯救的一代?
  
  雪马:我在那篇文论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了解和理解的人可以去多读一下,我只在这里再说一句:“80后”是个伪概念,它只是复制了“70后”概念,没有生命力,而“新一代”既从80年出生以后的这群人本身出发,也从时代背景出发,是全新的开始,是新的诗歌时代的到来。
  
  贺克:《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是你早期的一篇作品,你当时候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和环境下构思和写下这首诗歌的?
  
  雪马:在非常孤闷的时候写下的,也是在床上诞生的。记得那天黄昏,我躺在床上,突然有一种渴望,一种强烈的情感的渴望,在那么一瞬间,我就把这种灵感的火花凝固下来了。这首诗,表面看起来是写女人,其实是想表达人与人之间不要有这么多隔阂和冷漠,人与人之间可以靠得更近些。当然,那时候没有女朋友,对女人的渴望,也是这首诗的促使之因。
  
  贺克:不久前又在网络上了解到你2006年在浙江传媒学院举行的诗歌座谈会,会上你说“只要世界还有女人,我就会坚持诗歌”,这很容易让人理解为你的诗歌是为女人而存在的,谈谈你这句话的本身意思和目的。
  
  雪马:是的,我的诗歌是因女人而存在的,因为女人是爱的载体,是诗人的故乡。
  
  贺克:针对于中国当下的作家和诗人曾流行过一句话:“为了生存而去写作,为了写作而去生存”你怎样理解这句话?你更倾向于哪一种?
  
  雪马:这是主观意愿的不同,也是生存状态的不同,具体来说要因人而异,但可能会殊途同归。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只管自己活好,活出自己的梦想。对于我来说,它们是融为一体的,相互依靠,相互勉励。
  
  贺克:从接触诗歌开始到06年11月诗集《雪马的诗》出版再到今天雪马的名字在中国诗坛人所皆知这个过程一定是非常艰难,谈谈你这么多年一路走下来的艰辛历程和感想。
  
  雪马:一路下来,太多了,一言难尽。人活一生,而人生苦短,我想要说的是:人要为梦想而活着。
  
  雪马文学观:在传统里复活,在先锋里死亡,这是我一生写作追求的梦想,可能遥远,但让我活着踏实。具体到写作,我发现简单主义就是一条很好的道路,是最简单的简单,但绝不是简单的简单,而是简单后面藏有力量。说到性的话,我认为,性不是写作的全部,但,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后我希望,诗人们,在诗歌面前没有朋友和敌人!
  
  雪马简介:雪马,诗人,行为艺术家,策展人,《艺术村》主编。本名孙进军,80年出生于湖南涟源白马湖畔,毕业于毛泽东文学院,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长沙市创意产业协会理事,涟源市作家协会副主席。2006年6月9日应邀出席了在省会长沙举行的“首届麓山•新世纪诗歌名家峰会”。2011年3月26日应邀出席了广西“青春,送你一首诗”大型诗歌演出活动。2007年1月17日,“诗人雪马征处女模特搞诗歌行为艺术”在全国网络、报纸、电视上广受关注和争议,成为2007年首个中国年度诗歌事件。2010年9月18日,到青岛黄海做爱国行为艺术,朗诵《我的祖国》跳海抗议美韩军演、日本侵犯我钓鱼岛,引起诗坛轰动和社会关注。雪马在全国一直备受争议,被称道为一个中国独特的雪马诗歌事件,是中国新一代最具代表性的诗人。代表作《我想抱着女人睡觉》《我的祖国》《江南》《活着》《光头雪马》《手淫三部曲》等。著有诗集《雪马的诗》(作家出版社,2006年)《乳房开花》(中国凤凰出版社有限公司,2011年)。第三本诗集《我的祖国》即将出版。  

喜欢
(3)
100%
不喜欢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本文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文章
  • 凉月满天:写作是我的精神小菜园
  • 郑渊洁:死前捐出所有财产
  • 莫言:沉默也是一种自由
  • 余华:没拿什么奖我才有今天
  • 山水悟道:大别山草根诗人
  • 蒋方舟:我就是一场真人秀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走进80后作家——韩寒

走进80后作家——韩寒
安妮宝贝:《大方》尽力做到了预想效果

安妮宝贝:《大方》尽力做到了预


晋橹:网络拯救了我的梦
雪村:我出名前的生活有谁知

雪村:我出名前的生活有谁知


严歌苓:我如孤舟,驶向未知


唐达天:突围之后的困顿
陈崎嵘:时代需要优秀的网络文学编辑

陈崎嵘:时代需要优秀的网络文学
萨苏:读有趣的书,做有趣的事

萨苏:读有趣的书,做有趣的事
王海鸰:不甘忍受才是动力——高杨访谈录

王海鸰:不甘忍受才是动力——高
人物专访:青年作家张怀旧

人物专访:青年作家张怀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