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动态 文坛资讯 写手报喜人物访谈 写作指南 编辑文档
返回首页

唐达天:突围之后的困顿

发表时间:2011-03-20文章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彭青 点击:阅读字号:
      文章导读:是的,唐达天作为一名成熟的作家,已经意识到写作的艺术高度,他也在不断的向艺术挑战。此刻,他的创作也许有困顿,有艰难险阻。但是,我相信,这样的局面是暂时的,假以时日,他必将会创作出超越《沙尘暴》的作品,他的勤奋会换来丰硕的成果的。




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唐达天
 

  唐达天是一位地道的西部汉子,他出生的地方——甘肃省民勤县,是被腾格里大沙漠和巴丹吉林大沙漠所裹挟着的一片地方。在滚滚黄沙的历练中,唐达天熟悉那方养育他的贫瘠水土。正是怀着对这片土地的眷恋之情,带着对现实的担忧、思考,对生活在大漠深处的老百姓的同情、理解和赞美之情,唐达天用他带着浓郁西部风情的笔墨,写下了《悲情腾格里》和《沙尘暴》等作品。这些作品,让我们看到了生活在红沙窝里人们的艰辛、劳作,爱、恨、情、仇,以及他们在恶劣环境中的顽强意志以及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情,彰显出西部精神的内核,那就是顽强的西部人吃苦耐劳、敢于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决心,以及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沙尘暴》中的杨天旺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他在大漠中顽强努力,想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来。可惜,沙漠是无情的,不断地吞噬着人们赖以生存的土地,在沙魔面前,人们不得不迁徙了。人面对残酷自然环境,人显然是无能为力的。之后,唐达天并没有把笔墨停留在他的故乡,而是转向都市,转向官场。他在八年时间里,连续推出了《绝路》、《残局》、《后台》、《偷心》、《官太太》、《一把手》等系列官场小说。几乎是平均一年完成一部长篇小说。这样的速度的确是惊人的,我想,这是一个作家的勤奋与执着。唐达天在艺术的创作道路上进行了艰难的探索,无论从题材、写作手等方面进行了大胆的尝试,他在不断地努力,不断地超越自我,不断地迈向更高的台阶。是的,他在“突围”,他要冲出甘肃作家拘泥于地域叙事的边界,走一条属于自己独特魅力的文学之路。
  
  中国当代相当一部分作家,他们深受福克纳的“邮票”约克那帕塔法的影响,把自己的创作视野局限于童年、少年所生活过的故乡,远离故乡几十年了,笔墨依然停留在故乡,对生活多年的城市是隔膜的,无法写出城市的镜像。身居闹市,却在在记忆的故乡中不断地寻梦或者在想象当中写故乡的现实;而另有一部分作家,离开故乡之后,直接“融入”城市,笔墨无法再回故乡。特别是甘肃部分作家,一旦被评论界打上“乡土”作家之后,就无法从乡土之中拔出来了。他们不断地写那“邮票”大小的地方,在那里不断地寻找、挖掘创作的题材,其中更不乏有猎奇和伪民俗的东西充斥在作品当中。在大多数人看来,辽远的西部是原始、野性、神奇、粗犷的代名词,到处奇风异俗,遍地怪人侠客。正如有评论家所说的那样:“不能‘以西卖西,以穷卖穷’。如果像一些作家、诗人那样,满足于仅把沙漠、骆驼、敦煌、戈壁等一些西部独有意象和风土人情当作‘土特产’来出售,不去打造西部文化精神的魂魄,其作品只能说披上了西部色彩的外衣,却失去了内在的更重要的精神。”
  
  猎奇只是一时的,文学最根本的任务还是塑造艺术形象,写出人的精神世界。唐达天如果不把笔墨从《沙尘暴》、《悲情腾格里》的西部大漠叙事中解脱出来,那么,他将会与不断地重复红沙窝里的故事,我想,他将会默默地写作,但不会超越《沙尘暴》和《悲情腾格里》的高度。因为,这种地域化的本土叙事决定了写作的题材、内容等无非就是要表现农民的坚韧、乐观、吃苦、耐劳等品质。这样的写作者在甘肃本土有其普遍,可以罗列出一大串作家的名字。就在这种窘困当中,唐达天选择了突围,他要冲出创作的颈瓶,冲出地域的窠臼,寻找崭新的创作领域。
  
  2006年,唐达天完成了长篇小说《绝路》,这是一部官场小说。塑造了一个叫林家伟的地级报社主编形象。这个人物形象在甘肃小说人物形象中是比较新颖的,在此前的作品中未曾出现过,这个人物为甘肃小说人物画廊增添了一抹亮色。林家伟是一个中年男人,在报社担任副职。小说写出了这个人物精神蜕变的过程,他的蜕变完全是权利造成的。当林家伟有了一定的权力之后,他就开始使用手中的权力,用权力来渔色、渔利。在与单位正职王一飞的较量当中,他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展开攻势,最终坐上了《金都日报》的头把交椅。此时的林家伟更加趾高气扬、恣肆妄为,权利膨胀了,私欲膨胀了。他玩弄女人,他中饱私囊,他买通与上层的通道。在这种自我极度的膨胀中,他抛弃结发妻子,抛弃上中学的女儿。可以这样说,在权力的自我陶醉中,他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与义务,他只知道在孽海情天中不断地翻腾。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林家伟为所欲为的时候,那个表面唯唯诺诺的方向明则在暗中搞翻了他,这与林家伟搞翻王一飞同出一辙。在权力面前,这些男人一个个尔虞我诈,心狠手辣,将对方置于死地而后快。这是权利的罪恶,也是人性的罪恶,当这两种罪恶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人就变得丧心病狂,成为衣冠禽兽了。小说写出了人性的变异和邪恶,人在金钱、权力、美色面前的无能为力。男人的弱点、人性的弱点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示。在权力面前,人丧失了纯真与善良,真理与道义在权力面前黯然失色。小说很好地阐释了在当今中国官本位至上的社会现实,这是林家伟的悲哀,也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有多少人在争权夺利中成为权力的牺牲品,《绝路》用艺术的方式折射了中国社会的现实。从这样的角度去理解,小说的批判现实的意义是值得肯定的。在塑造林家伟这个人物形象的时候,作者并没有将他平面化,而是进行了立体化的创作。所以,林家伟是一个鲜活的人物形象,也是丰满的人物形象。我们不能简单地用“好人”或者“坏人”的标准来区分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是权利的牺牲品,他也有可悲之处。权利就像一张巨大的魔网,一旦有人被这张网罩住,他就会不能自拔,被活活吞噬。王一飞、林家伟如此,方向明的未来也会如此。
  
  《绝路》之后,唐达天连续创作了《残局》、《后台》、《官太太》、《一把手》等作品,特别是《一把手》、《官太太》连续占据2009、2010年畅销书排行榜的前十名,使得唐达天小说的观众越来越多,他成为一名畅销书写作者。作品的畅销,对作者来说显然是一件好事,有那么多的人阅读作品,难道不令作者感到愉悦与高兴吗?可是,透过这些表面的东西,我们应该看到,文学作品恒久的艺术魅力在与它的对人灵魂的慰藉,对失望与绝望中人的照亮,是对美的憧憬与向往。正如荷尔德林所说的:“人,充满劳绩,但是,诗意地行走在大地之上。”随着唐达天长篇小说作品的不断增多,我们一部部读完这些作品,就会发现这些官场故事或者多或少有些雷同,其中不乏这样的套路:某人市某单位的头头,他有婚外恋,他在生活方面或者金钱方面出了问题,最后丢掉官位。在这些作品中我们看不到希望,找不到人性的善,只能看到的是被欲望扭曲了的灵魂。或许,有的读者带着窥视的心理来阅读官场小说,企图从中寻找在官场游戏的一点经验。如果小说的作用到了这种地步,就没有达到应有的目的和艺术的高度。我想,唐达天应该好好反思自己的创作了,畅销未尝不是好事,但是,作为一名真正的作家,就应该有野心、有抱负,让自己的作品在经历了岁月的沧桑后依然熠熠生辉。想当年,卡夫卡有几个读者?可是,他的创作无论从技巧还是内涵都是开拓一种潮流的。从甘肃写作圈子里突围出去的唐达天先生,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这样一部接一部的官场小说在未来的前景,不要让自己的作品成为过眼云烟。如今,多年过去了,当人们提起唐达天的时候,依然记得《悲情腾格里》、《沙尘暴》,而且,《沙尘暴》在2010年1月获得了第三届甘肃黄河文学奖二等奖。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官太太》、《一把手》没有获得这样的荣誉。我想,这是因为《沙尘暴》有其独特的精神价值和深刻内涵。而经过若干年后,有多少人会记得唐达天的这些系列官场小说呢?我想,没有多少读者会记得。因为,这些小说中的人物有显得模糊、朦胧,个性不够鲜明。相反,当我们回忆《沙尘暴》的时候,那些生活在红沙窝的一个个人物就会在我的脑海里闪现,他们个性鲜明,一个个就像在我们的眼前闪过一样。杨天旺、老奎、杨二宝、田大脚以及锁阳等将永久地刻印在我们的脑海之中。其中,杨天旺对那位裕固族姑娘银杏的爱情故事更让人感动,并且久久难忘。特别是银杏姑娘热烈、纯朴、真挚的个性跃然纸上,她对爱的奉献和无私精神,彰显出少数民族妇女的坚定与执着。
  
  其实,在唐先生近年的《绝路》、《残局》、《后台》、《偷心》、《官太太》、《一把手》等作品中,我最看好的是《偷心》。这部作品虽然没有占据排行榜显著的位置,但是,这部小说写得委婉、凄厉,带着淡淡的忧伤。让读者看到了主人公周风一颗孤独、犹豫、绝望的灵魂在为艺术献身的苦苦追求中所遭遇的艰难困苦。小说采用第一人称的叙事手法,在主人公周风充满哀伤的叙述中,讲述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小说写出了漂泊者的孤独、无助与无奈。作为画家的周风,他挈带自己的爱人火火,从西北小城来到深圳闯荡。周风是一个漂泊在深圳的画家,他有才华、有创作的激情,在艰难的日子里,周风为艺术忙碌,火火为生计奔波。本来平衡的生活状态,在周风的怀疑和跟踪中被打破。当周风看到火火在夜总会跳艳舞,他不能忍受,并对火火大发雷霆,不给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在这样的僵局中,火火离家出走。周风在孤独与绝望中绘画,他的绘画作品质量不断提高。就在生活的困窘之中,有画商看中了他的作品,他的画卖出,并有机会在北京开了画展。周风在这样的境遇中感到人生的得意,因为,他为艺术的努力得到了应有的回报。可是,当他知道他这一切的“辉煌”是火火暗中“造就”的时候,火火已身染非典,命丧黄泉了。火火是一个为真爱付出一切,不计个人得失的女性,她对爱人的爱是无私的、执着的,即使爱人不能理解她,她依然为所爱的人默默奉献,用自己的身体换取金钱,购买周风的画,让周风感到成功的喜悦,在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高,越来越自信。这是一段唯美的爱情故事,这是一部感人至深的爱情小说。在当今物欲横流的时代,火火可贵的爱的无私奉献精神显得难能可贵。《偷心》具有文学艺术的“照亮”精神,在丑陋的、黯淡的现实面前,有一个文学形象能够给我们温暖,能让我们冷酷的心得到慰藉和抚摸,我想,这样的作品应该是成功的作品。可是,现实是如此的恶俗,引领读者的市场像一把黑手,遮住了光明。在一个缺少信仰,缺少真正精神价值意义追求的、失范得得社会中,这样唯美的、打动人心的作品是值得珍惜的。
  
  可是,我又要说可是了。《偷心》虽然写的恨唯美,技巧很娴熟,第一人称的叙述和日记体的结合运用得不错。但是,与《沙尘暴》相比较,《偷心》显得人工化的痕迹很浓,故事性太强,不够沉稳、凝练,缺少《沙尘暴》的厚重和生活的现场感、真实感与鲜活感。小说中的人物似乎是漂浮在生活之外的,没有像《沙尘暴》那样沉潜在生活当中。也许,唐达天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说:“当写作到了一定的阶段,就会真切的感受到,写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小说,将是对作家自身的知识、思想、修养、胸怀和人格的挑战。一个作家的人格修炼好与坏,精神资源深与浅,直接关系到作品的高与低。当你还没有悟到这些的时候,说明还没有进入到写作的精神层面。往往的,私人化的写作,日常世俗化的写作,或是个人小情怀的写作,作家的精神向度、人格修炼与作品关系不大,甚至是反比例。只有用你的作品和人物去承载你的某种观念,或者试图照亮前行的道路时,就会显露出来,仅有热情、生活、技巧和灵气是不够的,思想便成了决定性的关键。思想于小说,犹如灯之光,火之焰,珠宝之气,金银之泽,有了它,就有了神韵。一个作家的精神境界高与低,直接决定了这个作家能走多远。”
  
  是的,唐达天作为一名成熟的作家,已经意识到写作的艺术高度,他也在不断的向艺术挑战。此刻,他的创作也许有困顿,有艰难险阻。但是,我相信,这样的局面是暂时的,假以时日,他必将会创作出超越《沙尘暴》的作品,他的勤奋会换来丰硕的成果的。
  
  唐达天简介:
  
  唐达天,男,甘肃作家,现居珠海从事写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草根文学网驻站作家。中短篇小说散见于《十月》《小说家》《飞天》《中国西部文学》等刊。进入新世纪后,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主要作品有中篇小说集《悲情腾格里》(1998年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长篇小说《绝路》(2002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2007年新华出版社再版)、《残局》(2003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2007年新华出版社再版)、《后台》(2005年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2006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再版)、《我的美丽没有错》(2005年大连出版社出版)、《沙尘暴》(2007年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等。根据其小说《后台》改编的二十四集电视连续剧《华容首2》已拍摄完毕。《后台》曾被《扬子晚报》《重庆商报》《新闻午报》《华商报》《兰州晚报》《东亚新闻报》《珠海特区报》等十多家报纸连载,名列中华网读书频道阅读总排行榜第三位。被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改编为评书。曾获首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甘肃省敦煌文艺奖、冰心文学奖等多种奖项。北京写家文学院特邀作家、客座教授。
  
  唐达天草根网主页:http://www.cgwenxue.com/member/index.php?mid=16166
  
  唐达天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ang12088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分隔线----------------------------
本文相关文章
  • 突围海外
  • 十六岁的眼泪
  • 突围
  • 教育的“包围”和“突围”
  • 恋月儿:大赛突围成功有要决
  • 钟芳玲:独立书店如何“突围”
随机推荐文章
最新评论文章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迟子建:生活并不会对你格外宠爱

迟子建:生活并不会对你格外宠爱
陈崎嵘:时代需要优秀的网络文学编辑

陈崎嵘:时代需要优秀的网络文学


麦家:川人面对灾难有种特别的勇
苏伟贞:一场旁若无人的怀念

苏伟贞:一场旁若无人的怀念
辛夷坞:摇身一变成畅销书作家

辛夷坞:摇身一变成畅销书作家


唐达天:突围之后的困顿


晋橹:网络拯救了我的梦
海岩:我是个对未来没有特别期望的人

海岩:我是个对未来没有特别期望
吴景娅:女人掌控情感如登月球

吴景娅:女人掌控情感如登月球
巫昂:看字阅人,美女作家的性情人生

巫昂:看字阅人,美女作家的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