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散文之窗 杂文世界短篇小说 诗词歌赋 凭栏论世 校园文学 随笔小记 心情日记 网络情缘 长篇连载 有声文字
返回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草根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短篇小说 >

心鬼难挡

更新时间:2011-05-06文章来源:原创再发 作者:于香菊 阅读:阅读字号:

  中午下班刚回到小区的门口,我就被正牵着我儿子的一个熟悉的身影,吓得心灵乱跳,特别是那件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火红的裙子,荡在我的视野里,宛如一只令人恐怖的火狐。还有那一头纷披的秀发,往日曾让我无数次陶醉其中,这时我觉得那是魔鬼的影子。
  
  踉跄的可能是我的脚步,被身旁走过的老大爷扶住时,我别说谢了,就是感激的笑容也没给人一个。蓝天和大朵的白云在我的头顶旋转,身边的柳绿桃红也如洪水般向我逼来。这世界就是这样,你一步走错,不管你怎么补救,都无法逃脱这灭顶之灾。
  
  我的确没想到,她竟然说到做到,真的打入我的家庭。前些日子,在宾馆的房间里,她这样说时,鼻子虽然是一耸一耸的,一副气人的样子,但望着她那白里泛红的脸颊,我还是想咬上一口。她灵活地躲开了我。我知道她是恨我不离婚,故意的。我已经答应帮她开一个服装店,而且正在运筹中。作为女人啊!她就是不实足。说什么?你不离婚不行,谁让你要了我的初夜?说什么你要是不离婚,我就打入你的家中,一定给你闹得人仰马翻妻离子散。我以为她只是说说玩的,没想到失踪几天的她、她、她竟然还是跑入我的家,简直将我气晕过去。
  
  手扶甬路烫手的栏杆,好半天才缓过一口气,面对向我姗姗走来的那个火狐那个魔鬼,我稳了稳自己的心绪,用冷冷的目光去审视这个敢把我逼入绝境的女子,不,是婊子。人就是这样,当百般的恩爱过去,如火如荼飚过来的就是仇恨。此时的我真的很恨她。恨她得寸进尺,恨她要毁我的家。
  
  说心里话,我真的不能和我的妻子离婚,不说同甘共苦相濡以沫这十几年,就是以后的仕途发展生活过程我都不能离开我的妻子。可是她不行,不是说以前没有感情,而是说以后不能同舟共济;她以为她是谁,男人手中玩弄的一只小小鸟,茶余饭后逗逗,开心而已。一旦心情不好,一巴掌扇走,或是随手掐死,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看着桃花垂柳掩映的甬路上,我那个刚会走路的儿子小鱼跃,牵着她,以小牛拉车的姿势,向我跑来。我真想跑上前去,对着她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然后像拎着一个烂蛾子一样,将她扔到那边的垃圾沟去。我的手已经像鹰爪一样伸出去了,终是理性作用,它在半路变成了拳头,咯吱咯吱,那是怒火在指骨缝中奔跑的声音。
  
  爸爸,这……是……柳……姑姑。刚刚将单字连成句的儿子指着她骄傲地对我说。往常儿子接我,牵着的都是我家的保姆柳奶奶,今日在孩子飞扬的笑脸中,老妪变成了美少女,这美少女是什么柳姑姑?柳妈妈常挂在嘴边的女儿是有一个叫柳青。但这个柳青是妖蛾子变的,她的本名叫盛娥。扒了皮,我认得瓤的盛娥。
  
  任哥好!她竟然走过来向我一鞠躬,一问好。
  
  哼!装得还很像的。我没理她,大步向前走去。
  
  我是来替妈妈的。舅舅来信,让妈妈去,因为姥姥身体不好。身后传她落落大方的声音,带着很明显的琴川味。老家在琴川,别看名字好听,死穷的地方,女孩子都跑出来当小姐。老一点的,就出来当保姆,像柳妈妈。
  
  挺有理由的,早我就怀疑盛娥这个小婊子和柳妈妈是一个地方的。但总不至于是母女,柳妈妈只有一个女儿叫柳青,我交往的小婊子是盛娥。看来这盛娥是认识柳妈妈,用钱买通了,来冒名顶替。况且我听柳妈妈叨咕过她的姥姥。在困难的时候,很霸道地将柳妈妈的一个儿子换了一石小米十块大洋。那老太太死了,柳妈妈都不会去看的,来这和我编什么故事。也好,你要将戏演下去,我就让你演,如果有演砸的那一天,看我怎么收拾你,到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谁让你放着给你铺好的阳光路你不走,偏向这来过独木桥,天下的婊子,就是婊子,上不了大雅之堂,阴暗角落呆着吧!
  
  和他们一起走进家门,就看见妻子白颖的笑脸,她说柳妈妈有事走了,留下个替手很能干也很会干啊!说着还冲我神秘地闪闪眼睛。看她那欢喜劲,不像知道什么的样子。我也就放心地换衣服,洗手吃饭。
  
  饭桌上多了一种白晶晶绿莹莹粉嘟嘟的小饼,夹起来细看,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白颖说,你尝尝看,好吃不好吃?
  
  我尝了一口,哇!真香,真酥!真甜!有春天的柳树味,还有桃花香。的确不错!
  
  我做的你信不信?妻子问我。
  
  我才不信呢?身为女强人的妻子,什么时候会舍得工夫,研究这种精细的面食。要是她能做,我还不花钱雇保姆呢?
  
  是白姐姐做的。带着孩子坐过来的这个假柳青说。
  
  白颖笑着说,是我做的,不过是她教给我做的。用娇嫩的柳树狗和面,用新鲜的桃花做馅,用了一上午才学会啊!
  
  一上午?你没上班。我这样问着,眼睛看的却是假柳青。心说,你挺会哄人,这么一会儿就将她笼络啦!真是一个不可小觎的妖精。既是妖精,你再有本事也难逃咱老孙的金箍棒,要吃掉我的家庭是不可能的。
  
  吃过饭,我没急着上班,我得等白颖走了,我再走。我很担心这个小妖精和白颖说什么。再说我得和她谈谈,主要是想告诉她,别不识好歹,引火烧身。
  
  看来白颖今天真是不忙,往常什么时候看护过孩子睡觉,这时候却和那小妖精一起哄孩子睡觉,本来我也想在自己的卧房躺一会儿,可是我总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变长,都要变成驴耳朵了,还是听不到那屋絮絮叨叨的小嚓咕声,说的是什么?这样躺着真累,我走过去,不用眼睛看那小妖精,望着白颖说,你们总叨咕什么?睡点觉不好吗?许是我的脸色不好,说话的口气不好,或者那小妖精真像白颖说了我什么?白颖站起身来,翻了我一眼,不满地说,你什么时候在这个时间睡过觉,神经病!说着走出去,登上鞋挎上包走啦!她总是很忙,我知道。
  
  看白颖走了,我就急匆匆地来到厨房。将孩子哄睡的她,正专心致志地收拾,想来不会注意我的脚步声。我就大喊一声,盛娥!
  
  啪!一个盘子从她的手中滑落在水池子中溅起不少水花。我冷笑着在心里说,原形毕露,心虚了吧!
  
  您找我?回头凝视我的目光,不是盛娥平时看我的秋水样,很平静,像天上的月光,没有骚浪之气。
  
  我看你很像一个叫盛娥的女孩,所以过来问问。本来我是想和她好好谈谈我们的事,然后哄她滚蛋的。一见她的目光,我觉得我是认错人了,心里惶惶不责言,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不认识盛娥!本来这是一句让我安心的话,但是眼前这女孩惶惶的神色,又透漏了她的心机。我知道她认识盛娥,或者就是盛娥。她否定自己认识或者就是盛娥一定有鬼。
  
  本来如果她承认自己是盛娥,我还是想有亲昵的举动的,我知道什么是女人的软肋,只有点了她的软肋,才能征服她,哪怕是暂时的,我也需要,要不我就得活在提心吊胆中。
  
  她的一句话,把我的下一步,都堵死了。看来她是成心要坏我,比我还狠。
  
  我想试着调戏她,但看着这个虽然是农村出来却被城市同化的女孩冷傲的神色,我熄灭了心头的恶火,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不能活得不如一只兔子,再说如果她真的不是盛娥,不是又惹祸上身呢?一旦东窗事发,柳妈妈和白颖哪里?我都不好交代。可我的心里真的就认为她的确就是盛娥,那略宽有包的额头,那小巧的鼻翼,那红艳如玫瑰的带棱角的嘴,……的确都和盛娥一样的,难道是一个模子翻版出来的两个人?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何况柳妈妈从来没说过,自己有两个同一模样的双胞胎女孩。
  
  这个假柳青真盛娥也真能够,不但将自己变了,还将她的情人我给甩了,因为我多次趁白颖不在时,用话暗示她,她就是装作一切茫然无知。这样也好,天下的老婆不好找,但情人随便就可以划搂一箩筐。但愿你装到底,一辈子都是柳青才好。
  
  可是她千不该万不该,还将一个男朋友叫九响的带入我的家。这不仅是气我,简直是往我的心口上插刀啊!你说你改变不了你风流的本性,但你到哪里风流不好啊!干吗非得来到我的家。我真想一口气辞掉她,又怕她撕破假面具和我闹,最好的办法还是以静制动,静观其变。实在不行的时候,再出手。这段时间自己还地赶紧准备一些钱,有钱才能将居家的小鬼打发走。看来这钱得比开一个服装店的资本多,唉!开一个服装店就让我山穷水尽了,再整真犯难。看来还是不再外招惹那些女人好,自己现在真是捅了马蜂窝了,有一只马蜂追到家里来啦!
  
  九响也和假柳青有同样细高的身材,同样白皙的脸庞,只是那双波光潋滟的眼睛和柳青不一样。那眼睛沉静时如古潭静水,奔放时如霞光荡漾戏水波。和盛娥迷倒我时的目光是一样的。现在我越来越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就是盛娥,虽然目光不象,那一定是用心志控制着,那天,我读了一本书,说的就是有的人能自己控制自己的目光。
  
  白颖说,女人有这样一双眼睛还可以,但男孩子有这双眼睛可靠不住。我为白颖的这个观点而窃喜,认为盛娥还是没能斗过我。不是想找个比我年轻的帅哥来气我吗?你的帅哥是靠不住的。这样想着的时候,我又有点心虚,因为总觉得这小子举手投足有一种大气。凭我的社会经验,有这种大气的人,不是人中龙凤,就是匪盗之首。这骚狐狸精不是用这个人来复仇的吧!这样想着我就看到自己被人家踏在脚下的景象,一旦这样的景象成为现实,那么我的房子我的资产我的正有腾飞迹象的仕途包括我的妻子我的儿子可能都在瞬间灰飞烟灭。天啊!实在太可怕拉!我、我不能失去,不能失去我的一切啊!这时候,我像一个犯了毒隐的隐君子,抓着自己的头发,像虾一样弓着自己的身子,卧在卧室的地板上。对以往生活中的荒唐,懊悔不已,痛恨不已,又无可奈何。
  
  不能再让我的小鱼跃和他们再一起啦!我得想办法离间他们。可是尽管我很努力,我的小鱼跃像崇拜柳青一样崇拜九响叔叔。在妈妈给他买的众多玩具中,他独喜欢九响叔叔送给他的小手枪;在众多会讲故事的人中,他独喜欢九响叔叔张牙舞爪的不能算故事的故事;在家中玩在柳青和九响中间,时时听到他可爱的傻笑;出门逛街,走在柳青和九响的中间,时常看到他顽皮的小动作。他还是喜欢和柳青赛跑,但更喜欢骑在九响的脖子上和柳青赛跑,因为这个时候他有太多的胜利和骄傲,是九响送给他的。完了!完了!看着他们的亲密无间,我无奈地发出这样的呼喊。同时几乎将心喊到了腔子外。
  
  果然,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在我的防不胜防中发生啦!
  
  因为我的儿子鱼跃丢了。换一句话说,是被绑架。
  
  这天我一开门,白颖就怒气冲冲地向我开了一串连珠炮,你干什么去了?手机为什么要关上,你的儿子被人绑架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蒙了。自打盛娥进入我的家,我经常蒙。我不知道这些天我干了些什么?我甚至不知道手机为什么要关。我、我的儿子果然会让人绑架,盛娥你好恨,好恨啊!
  
  白颖说,怎么办?是交钱还是报警?
  
  我说,交钱?怎么交?交多少?报警怎么报?撕票怎么办?
  
  白颖说,交钱十万元。报警打110。
  
  我终于冷静了下来。报不得警,但上哪去找十万元钱!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害怕自己小金库那准备给人家开服装店的十万元钱拿出来。同时我知道家里新买的大房子还不到一年,家里不可能有十万元钱。可是白颖却说,钱,我有。我已经装好在皮箱里。但是谁去送钱?
  
  我知道白颖的意思。她想让我去送钱,这钱还真得我去送。男子汉大丈夫,这送钱的事非我莫属。另外,我也明白,不能让我的妻子知道绑匪是谁,如果她知道是假柳青和九响会气疯的,而且一定会报警。好在她现在是认为自己是树大招风,不会怀疑我这个小公务员招惹是非。有钱啊!当年的豪门小姐,今日的高级白领。一手掌握着一个大公司的财政大权。有豪宅,更有私车。绑匪不绑她的小鱼跃就是傻子,只是十万元的开价太少了。我们的小鱼跃何止十万元啊!还是农村出来的,见识小,十万元就打发了。其实,她们真的不至于这么做,因为不这么做,我用服装店给她的也是十万。唉!人都说,泡妞任花钱也泡个高素质的,那不花钱的低素质货,真的不能碰,浅浅的见识,不给你张脸,到能给你惹祸。到那儿将钱给它们,然后不管死说还是活说,得让那两个狼狈为奸的人见好就收滚得远远的。希望一辈子别再见到他们。其实,这样一来,对我来说也挺好,用妻子的钱,就解决了,省得我再筹钱打发他们了,看来小金库的钱也省下了。
  
  把问题想明白,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心也轻松下来。吹着口号潇洒地提起妻子早就准备好的皮箱,打开手机,下楼,钻进妻子的私车,一手开车,一手掐着手机,听从手机中那个冷冰冰的声音,装腔作势地调遣。从左到右,从东到西,从市区中心奔向郊区……我突然想到,如果这些钱给他们,他们不实足怎么办?顾不得多想,手机又响了,又调我到城南的一个新建的天馨小区。
  
  去就去吧!手中有钱,心中胆壮。为了我的小鱼跃,为了将来到家里的鬼送出门,我谁也不怕。
  
  停车在那个小区,我下车就有点头晕。新建的楼区不知何因中途停工,满眼都是林立的高楼裸露着红砖砌就的墙体,没装玻璃窗户的窗口黑洞洞的很像罪犯黑洞洞的枪口。唉,不知我的儿子和那可恶的绑匪现在哪幢楼的哪个窗口的里面?
  
  正在我四处逡巡着等待手机再次指示方向的时候,我看到小区的东北角有两个熟悉的身影,闪过楼与楼之间不知何时搭就的踏板,隐在另一幢楼的窗口内。我认出那两个身影,心中很是狐疑,难道不是他们俩绑架了我的儿子?
  
  手机再次响起时,我听到那冷酷的声音又在命令我,往东走过三栋,往北二栋第三单元上……话没说完,我听见那冷酷的声音“啊”的惨叫了一声,随既有打斗的声音传来,也有九响的吼声,抱着鱼跃快走!随后我听到儿子含泪的声音,柳姑姑——
  
  儿子的声音让我飞奔起自己的脚步,当我冲到那个楼口,扑上那个单元的时候,在二楼的楼口,我和抱着我的儿子的假柳青撞了一个满怀,在儿子喊我爸爸的同时,他柳晴姑姑抱着小鱼跃惊惧地惨叫了一声。待定睛看出是我,还惊魂未定气喘吁吁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在我审视历经凶险之后的儿子时,我发现我的小鱼跃很坚强,他并没有被经历的险恶所吓倒。他的眼光依然很清纯,他的神态依然很坦然,除了嘴角挂着点委屈,一切依然。真是我的好儿子。
  
  柳青这时候兴奋地说,任哥,鱼跃没事。
  
  是的,我的小鱼跃没事,我的儿子怎么会有事呢?我兴奋极了。激动忘形之间用手掌拍拍假柳青的柔弱的肩膀,一方面表示我的感激,另一方面也示意她继续保护我的儿子。是的,我的确兴奋极了。激动忘形之中也跃跃欲试,于是我继续冲上楼去。在那里我加入了九响和另一个持刀绑匪的激战。我的加入,打击了绑匪的嚣张,助长了九响的勇气,于是在三下五除二之间,九响就踢掉了绑匪手中的匕首,扭了那人的胳膊,捆了扔在水泥楼板上。在我动手去捆另一个被棍子击倒的绑匪的时候,九响拣起地上仍然开着的破手机,打了110。
  
  当我和九响帮助干警处理完现场,并录下口供之后赶回家的时候,假柳青已经抱着小鱼跃,坐在我家的客厅里和白颖说笑了。原来这个柳青发现她上厕所的工夫丢了在草坪玩耍的小鱼跃时,她并没有惊慌,她冷静地打听几个目击者后,毅然地跟踪了下去。在路上她用公用电话打九响的手机,一边跟踪一边打,最后潜伏在绑匪的附近,等待九响的到来。
  
  等九响来到,她便将绑匪的位置指示给九响,于是这两个胆大的农村青年就利用新楼敞开的窗户,和工地并没有撤走的踏板,从侧面靠近了绑匪。其实他们的确有些冒险,如果不是有我在前方吸引绑匪的注意力,他们也许不会做得这样干净利落,也许不会做得这样成功。但是不管怎样说,他们的确救了我的儿子;他们的确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他们的确为我们家省了十万元钱。
  
  白颖做事的确大方,她马上从那十万元钱中抽出两万,用红纸分别包成两个包,递给柳青和九响并且说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儿子,这是我和你任哥的一点谢意。希望你们不要嫌少。
  
  柳青和九响像被突然出现的怪物吓着了一般,急剧地往后退了一步,但是脸上没有受到惊吓的苍白,而是被人感恩之后激动的潮红。不论白颖怎样让他们收下,但他们还是坚决推辞了。假柳青居然说,是我把小鱼跃弄丢了,我理应把他找回来。我害怕我的失职,会让白姐和任哥不高兴;只要白姐和任哥不怪罪我,我就感激不尽了,哪里还能要谢呢?
  
  天啊!这是我认识的假柳青真盛娥吗?平时我给她买一对小耳环都乐得抱着我的脖子发半天喋,今天倒真像一个农民的后代啊!处在商品大潮的今天,虽然背离了土地到城市来寻求钱财,虽然深深体会了挣钱的不易,但面对金钱的诱惑却依然保持着农民最古老的本色。这是多么难得的品质啊!盛娥不可能有。
  
  这样想着的我突然心惊肉跳起来,给钱不要,不但没绑架我的儿子,还救了我的儿子,这不是让我们夫妻俩将他们当恩人吗?太可怕啦!这心计,假柳青不可能有,一定是这个九响。看来她们是存心彻底毁掉我的家啊!不行,我的想法赶走他们。我跺着脚在卧室的地板上来回地走,同时有一股豪情在心底涌起,那就是一定和第三者斗争到底,誓死捍卫我的家。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化成了被囚在一个笼子里的狼。
  
  你在干什么?推门进来的白颖,看着我不解地问。
  
  我说,没什么!没什么!也不知为什么?我在白颖的面前说话,几乎是点头哈腰。看来心中有愧的人,是很难直起腰来说话的。
  
  白颖皱了皱眉头。过了半天,突然自己笑了起来说,刚才我看见你好像是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狼,现在我又觉得你像一只哈巴狗。我说你到底怎么啦?这些日子,我怎么就觉得你是怪怪的。
  
  嘿嘿,我干笑着,没什么!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这些日子你让我烦透啦!突然提高声音的白颖站起来,瞅都没瞅我一眼走啦!那高傲的样子,刺得我心疼。
  
  一定是那死妖精离间我们夫妻。看来我不将她赶走是不行的啦!我狠狠地将唾液吐到手心上,这是屠夫去杀猪前的动作,小时候就记在心里的,这会儿,我也真想去杀猪,可惜那妖精不是猪,是个人,杀人是要偿命的,我不敢,再说那小妖精有那个叫九响的护着,恐怕我杀不了人家,人家会把我宰喽!可是这天,我还是决定采取行动。
  
  我在药店买了一种白色的药面,你别怕,不是砒霜,是一种普通的管肠胃的药,是兽用的。我看一本书介绍,这种药人吃了能变成一段时间哑巴。我没有谋害人的意思,我只是让她变成一段时间的哑巴,让她知道我的厉害,如果她知道悔改,我就想办法,帮她治好。我也知道有一种解药的。
  
  这天我将药面冲水兑好后,趁她屋子没人窜过去,倒在她经常凉着的一杯白开水中,但是没想到她回屋子后,拿起那杯水就要给我的儿子喝,我大喝一声,也不知随手将什么扔过去了,她手里的杯子掉在地板上水洒了,我的儿子哭起来,她的额头流血啦!正好白颖和九响同时进来,还有柳妈妈,大家看到这个场面,面面相觑的,而我也真的不好解释。
  
  白颖是三天之后,向我提出离婚的,她到车站送走柳青和九响时,看到一个和柳青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正从远方归来,回来问柳妈妈,你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吧!柳妈妈惊愕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从来没对人说过我被她姥姥送人的那个是个女孩。对谁我都说是男孩,因为,我希望她是个男孩。

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编辑点评
  • 蓝风灵 于 2011-05-06 21:05:35 审核

    生活中如果缺少了信任,将会是很无奈的结局。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