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文章归档 | 手机站 | 排行榜 | 留言 | 专题 | 帮助 | TAG标签 | 简体中文 | 存在桌面
散文之窗 杂文世界 短篇小说 诗词歌赋 凭栏论世 校园文学随笔小记 心情日记 网络情缘 长篇连载 有声文字
返回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草根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随笔小记 >

一件关于美的往事

更新时间:2011-03-05文章来源:原创再发 作者:绿杨天 阅读:阅读字号:

                           

        
  ——由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想起
  
  这件往事,是在观看了《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之后,从几乎尘封的记忆里突然蹦跳出来的。影片中有这么一串镜头:被女主人公的美,撩拨得神魂颠倒的少年,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一路狂奔,为的仅仅是在老师的门前再偷偷地多看她一眼,看到这里,相信很多已经步入中年甚至老年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怦然心动,勾起一些朦胧美好,沉潜在记忆深处、偶然想起仍然会梦魂牵绕着的少年往事。当然,这些回忆都是十分纯洁和神圣的,那是由于女性的美,那一种自然展现的优雅,慢条斯理的庄严,被沉默的外表所佑护、提纯和升华的美,因而也是最能打动人心灵的生命优美的珍藏。
  
  在我的记忆深处,曾经是有这么一位女性的,她是我那时在村里看到的,唯一一个不用下地干活的女人,永远都是白白净净,清清爽爽,眉目肃然,像一只静悄悄从眼前一掠而过的白狐。她是村子里最大的地主家的儿媳,也是我的同学王润的母亲,我见到她的时候,她不过三十几岁,已经瘸了一条腿,据说是在文革中的批斗会上,被他家曾经的一个长工用镢头打断的,从那时起,她就永远地不再穿裙子了。但即使如此,她仍然是村子里所有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她的不苟言笑的美貌,蹑手蹑脚走动的背影,夏日里从单薄的衣领内稍稍露出的洁白滑腻的脖颈,都能勾起男人们无限的畅想,甚至会陡生一亲芳泽的欲望。但是,似乎没有哪个男人敢于动她的心思,她的冷傲、矜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缄默,还有她不平凡的身份,常常会令人惧怕,望而生畏,不得不退避三舍。我似乎从未听说过关于这个女人道德方面的传言,反而是大家好像早已把这个女人彻底的遗忘掉了,而她也把眼前的一切在脑海里抹去了,世界在她心里已化作了无形。她只为自己的心而活着。
  
  我的同学王润,却是一个活跃的少年,长期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他的拿手绝活,是常常在女同学面前耍宝,模仿电影里坏蛋的表情和动作,加上自己创造出的滑稽相,往往赢得女同学的一片掌声和欢呼。但是,我渐渐发现,在男同学中间,他却一反常态,变得沉默寡言和懦弱,经常被人欺负,只好用示弱和妥协的方式,结束那些莫名的屈辱和肉体的磨难。他的年龄不过十二三岁,但是他的心智显然远远超过了年龄,有些世故和无形的沧桑。他极其喜欢和我在一起,有时甚至充当起教导者的脚色,偶尔也会唉声叹气,说些杞人忧天的话语,我呢,好像天生就是一个喜欢倾听的人,无论别人告诉我什么,言说和议论些什么,都会静静的聆听,不太随意的置喙,贸然发表自己的见解。从王润的口里,我断断续续、零零碎碎的知道一点他们家里的事情,尤其是关于他母亲的苦难,自从文化大革命开始,除了他,家里的男人死的死了,逃的逃了,统统不见了踪影,只有女人,他的老太、祖母和妈妈,这些地主婆,成了大地主男人们的替罪羊,白天黑夜的被捆绑去,脖子上挂着大牌子,颤颤巍巍地站在几张桌子叠垒的台子上,被批判被声讨被揪打,每次都是鼻青眼肿、浑身紫块,皮肉之苦成了家常便饭,而最没齿难忘的一幕,就是因为她母亲出于保护老祖母而对人群的一句乞求,顿时引发了众怒,突然从人群里跳出一个人来,嘴里狂乱的嚷嚷着,手持雪亮的镢头,冲上舞台,狠狠地挥手就打,母亲一声惨叫,即刻昏死过去,从此左腿留下无法治愈的残疾。他的母亲爱美的天性,也从此稍稍的收敛,容易招人眼目的衣裙,全部压到了箱底,平常皆以素净的衣衫示人,逢年过节,会翻出一两件稍稍艳丽的衣裳,但上身一半天就赶快退回箱子里。可是每年总有那么几天特别的日子,王润发现,母亲会很早的起来,或者黄昏就开始打扮,而且稍施脂粉,静静而表情急切地等待着什么,每当此时,母亲就会叫他早早去上学,或者早早的睡觉,而她自己却三番五次地走到院子里,隔着短墙向村口张望,魂不守舍地拿起扫把,打扫已经纤尘不染的庭除。终于有一天晚上,睡梦中的王润被门板的开合声惊醒,影绰绰的听到屋子里有人和母亲说话,那声音凄凄切切而卿卿我我,充满了缠绵和深情,他悄悄的挣开一只眼,就看见对面的纱帐里坐着一个高高的身影,一双长长的臂膀将母亲小鸟似的揽在胸前,心里煞是吃惊,一骨碌跳起来,滚将下地,等他爬起来,母亲已经站到了面前,扶起他,并柔声的嘱咐他喊那个男人“爸爸”,那个男人也冲着他满脸慈爱的看着,等待着,但是他的心里却被愤怒压满了,张不开口。第二天早晨起来,那个男人已经走了,他问母亲: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母亲沉吟很久,才轻轻的回答:对,那会儿他死了,这会儿他又活了;但不管咋说,他是你的亲爸爸!王润在心里还想挣扎一下,却被母亲严厉的目光威慑住了,而母亲的这种目光,在他的记忆里,还是第一次,这种目光与其说是可怕,毋宁说是尖锐,仿佛一下刺透了他的胸膛和心脏,直射魂魄且渗入了骨血。
  
  大概是父亲的突然回归,给了王润不小的心理暗示和精神鼓励,他的活跃程度更加引人注目,而且很快演化成一种习惯性的调皮捣蛋,在课堂上也敢于跟老师顶嘴,和女同学嬉笑玩耍,甚至经常迟到旷课,而最显著的变化,则是常常邀请同学到他家里去,吃他妈妈亲手做的饭食,甚至偷偷地从箱底儿翻出他爷爷的国民党上校军服,得意洋洋的炫耀和吹嘘,而她的母亲竟然并不过分阻止,只是同学临走之前,总要仔细的叮咛,不要出去给人说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有一天,王润要我去他家一块写作业,进了他家门,他母亲正在堂屋里洗脸,那种慢条斯理的洗法,细致轻柔的动作,微微屈身的姿势曲线,简直把我看呆了,原来女人的美,还会如此的从平常琐事中凸现出来,丝丝缕缕的展示出来,惹得人啧啧称奇。她的两只白皙灵巧的手,一左一右,在双颊轻轻的搓上滑下,肌肤发出富有弹性的响声,清洁的水撩上面颊,又珠玑落玉盘的滴流而下,不由得叫人想起冰清玉洁、清水出芙蓉这样的字眼,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亲眼欣赏到女人的洗脸艺术,这种令人心田净洁的场面,真的是一次美的熏陶和品格的洗礼。它的深层包含着很多生命的内容,人生的哲理,这种优雅、闲静、漫不经心的美,所体现的是女人灵魂深处的一种优越、澹静和从容,是一种对体肤的珍惜、尊重和深长不已的享受,而只有懂得这层生命意义的女人,才能从容不迫的应付人生的起伏、坎坷与磨难,精心而无微不至地维护和打造生活的安详与幸福,更加重要的是,美妙的料理爱情的屋宇,使之随时随地的充满生趣和甜蜜。
  
  在《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里,还有一个令人难忘的镜头,那就是贝鲁奇扮演的女教师在街头被人揪打,有人失手或者是故意撕破了她裙子的肩带,露出了一只乳房,她慢慢的用手护着衣裙,缓缓的拉上去掩住了裸露的胸脯。这一被导演强调的镜头,展示了女人面对灾难时的态度,特别是面临双重打击的沉默,她可能已经被可怕的遭遇麻木了神经,但她却没有被这一切所吓倒,她的麻木和沉默,兀自放射出一道尊严的神奇光芒,连那些所谓的正义都突然感到慌乱,怀疑如此地对待一个手无寸铁、孤独无助的女人,差不多已经构成了欺凌弱者的罪衍。在生命攸关的时刻,女人的镇静沉默,远比那些歇斯底里、抽风似的嚎叫,更显得有用,更加地保持了尊严,显示了女性的天然之美,而这沉静优雅之美,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足以令卑陋的坏人感到心惊肉跳,失魂落魄,退避三舍。
  
  莫尼卡•贝鲁奇被圈内人称作意大利荡妇、法兰西淑女、美利坚女神,这些人为的符号虽然互相抵牾,彼此矛盾,却也反映了人们不同的审美观,尤其是对她的美丽和演技的肯定与赞赏。恩格斯说过:“艺术之所以称为艺术,在于它有不同的解释。”艺术的不确定性,有时也会被人拿来利用,作为贬斥和打压对手的利器。但是,懂得艺术真正底蕴的人们,却愿意从美好的愿望出发,给人们带去心灵的启迪和深情的顾盼。贝鲁奇是我喜欢的少数女演员中的一个,她的出众的美丽,她的优雅和高贵,清澈、魅惑而忧郁的眼神,非常的惹人惜怜,她是一个能够在银幕上充分展现女性魅力的女人,无论她演什么,都能叫人相信,现实中活脱脱的女人就是她那个样子,她一点不拉的表现了女性最本质、最令人神往的一面,无论是在底层还是在堂皇的交际场,女性的真实和美在她的身上都熠熠生辉,光彩照人。我曾在一首诗里写道:“你是那样神秘、美的惊人,对我来说,你就是女神,是闪烁在人伦里快乐幸福的光芒,你走到哪里,哪里就是生命的天堂。”美国演员安吉丽娜•朱丽也说过一段话:“一个明星最大的幸福是素面朝天,混迹于无人打扰的街头;而一个明星最大的悲哀就是一觉醒来,她的头像已泛滥到田间地头。”这是一个身处聚光灯下的女人内心真实的独白,当女人的一切都一览无余,身上的朦胧神秘感消失,那么这个女人就变成一节空瘪的蛇皮,除了囫囵做做药引子,就没有任何值得珍惜的价值了。
  
  而王润母亲,莫尼卡•贝鲁奇,因为她们心灵的真实,她们天生丽质的美,她们对女性本质的展现和优裕的把握,特别是对女性尊严的沉潜和弘扬,以她们最为纯粹的女人味、女性气质,博得了人们的尊敬和崇拜。其实,对女人的素面朝天,我是怀有期待,但又有所保留的,因为口号可能会被女人误解,认为从此可以像男人一样蹲在马路牙上,大嚼着烤肉,大口喝着啤酒烧酒,从中性化向男性化一路滑落,直到彻底退去了女人味,终于得以和男人平起平坐,溜肩搭背,互称哥们,殊不知失去了女人味,就意味着女人彻底从地球上的消失,而失去了女人的世界,男人活着还有什么滋味?不如毁灭,像哈姆雷特,随着欧菲莉娅的落水而亡,从此失去了灵魂,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国王的名号,尊贵的身份,奢侈的生活,比起美丽女性的伟大爱情,简直是一堆臭狗屎,傻瓜才觉得稀罕。
  
  兴起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女权运动,在热热闹闹的风行了几十年之后,她们的旗帜性人物都开始重新思考,怀疑这场轰动一时运动的真实性和缺陷,她们在想,当女人有朝一日真的取代男人成为宇宙的霸主,是不是一夜之间世界就会平静,就不会再有侵略和战争,不会再有乌云和暴风雨,不会再有人伦的尔虞我诈和灵肉倾轧,或者是不是世界会更加混乱,暴风雨更加猛烈,战争和倾轧更加惨不忍睹?!在细细的思考之后,她们的祖母多丽丝•莱辛说道:那其实是“看我的屁股运动”,是一场自始至终的瞎胡闹运动。因为这场运动,已经走到了她们愿望的反面,非但没有把女人从苦难中一一解救出来,反而培育和助长了女人残忍的性格,放浪的不负责任的生命态度,还有对男人的轻蔑、仇视和敌对情绪,等等。如此看来,拯救世界的最终也是最佳的方法,从性别平等的角度来看,可能是男人应该更像男人,女人应该更像女人,更像的内容就是他们彼此都能够义不容辞的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任何情况下都能不辱使命,而这一切的基础,就是他们之间重新燃起的火热的爱情,这也是世界走向和谐、幸福、美好、快乐、和平的前提。女人的安于本份,可以使男人更好的爱护自己的名声,因而世界也会更加的稳定和安全,如果男人与女人的比试多了,角逐日益激烈,那么由此引发的矛盾,就会演化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大家都认为世界就是一个自我表现的舞台,争先恐后的抢着跳上去瞎胡闹,争夺唯一的主角,而大量的出力不讨好的配角,就会撂下挑子罢工,最后只能是一场闹剧接着一场闹剧,如此循环往复,在瞎折腾中耗费了彼此的生命。也许我不喜欢张扬,讨厌跋扈和嘈杂,所以从一开始,就对所谓的女权运动,有一种概念和心理上的恐惧和抵制。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喜欢王润母亲的安静,在苦难中的默然和平稳,喜欢《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所蕴含的深刻生命主题,贝鲁奇所表现出的那种端庄、纯洁、沉静和优雅。

喜欢
(5)
71.4%
不喜欢
(2)
28.6%
分享按钮
------分隔线----------------------------
  • 上一篇:开悟:空在手中
  • 下一篇:镜里镜外
编辑点评
  • 冰之语 于 2011-03-05 14:10:24 审核

    “艺术之所以称为艺术,在于它有不同的解释。”同样,美丽之所以称作美丽,也有它独特的一面,只是常常被人误解罢了。守着自己心里那份美,风雨无畏的淡然,便是生活的勇士,总有雾散云开之时。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注册会员并登陆后才可以留言评论哦)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作者文集更多...
  • 光·竹露及其他(组诗)

  • 看一片叶子自由落地(外二首)

  • 轻时光(外二首)

  • 时光记事薄(组诗)

  • 梵高与向日葵

  • 一条北方的河流

  • 雪的情致

  • 沉默原来如此美丽(组诗)

  • 诸神复活(组诗)

  • 风景眼·黄山(组诗)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