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作者列表 | 驻站作家 | 留言建议 | 手机访问 | 简体中文 | 本站排行 | 文章归档 | 专题文章 | 帮助中心
散文之窗 杂文世界 短篇小说 诗词歌赋凭栏论世 校园文学 随笔小记 心情日记 网络情缘 长篇连载 有声文字
返回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草根文学网 > 原创文学 > 凭栏论世 >

红尘之中的救赎

发表时间:2011-07-23文章来源:原创再发 作者:魏国松 点击:阅读字号:

  ——解读于香菊中篇小说《到处是红尘》
  
  刊载于《飞天》杂志2011年第4期(上半月刊)头条位置上的中篇小说《到处是红尘》,可以说是于香菊在她中短篇小说创作上升期间的一部标志性作品。之所以说它是这样一部作品,皆因作家在打磨这部作品并三易其稿的过程中,真正表达了自己对入世与出世这样一个哲学与佛学层面上的终极问题在相互纠结中而萌发出来的坦然置身于外的一种态度,这看上去像是作家所追求的一种出世的创作态度,可是在评论者而言,这实则就是作家的一种积极入世的生活态度。“创作需要出世,生活需要入世”,这或许正是于香菊活在人间的不被他人轻意看破的某种谋略。
  
  这部中篇小说,从故事架构上看过去,像是于香菊去年发在《清明》杂志第4期上的《二姐佛僧》的一种延续,可是内里语言的叙述技巧与情节的铺排章法,却与《二姐佛僧》有着很大的区别,前者透着很鲜明的警觉肌理,并有着“拈花微笑”般的俗世禅味,而后者则更多地在表达着一种“二二得四”的实录情绪。因此《到处是红尘》这部中篇所暗藏的内核,可以说是当下活跃作家中除于香菊外都没有认真查验并细心体悟的,这就是于香菊在把握题材时的占先之处,她将视角伸向于佛门净土,从她破题的开端就表明了红尘无所不在,她所刻意暗藏在《到处是红尘》中的内核,凭着她外在的文字剥离,一旦被当下世道的地震海啸所吞没,那么它接下来的辐射及威慑程度,就是暴发在红尘里的一次别样的“福岛核泄漏”,因此,说这部中篇是于香菊现阶段的标志性作品,缘由即在于此。
  
  于香菊在这部中篇里所设计的一号女主人公“二表姐弦子”,是一个落发为尼的法号为“圣玄”的寺庙主持,而她所设计的二号女主人公“美丽”,则是一个受过中等师范教育的简单而又心事重重的女子。
  
  小说时间跨度将近二十年,这几乎是一代人的时间跨度,它将世纪之交的中国混乱社会现场囊括在了这个时间跨度之内,其中藏有太多掰不开的俗世魔方,比如人为的市井作派和通俗的厚黑手段等等。起初这两小姐妹在凌水湾里无拘无束地成长,从朦胧发小到心计少女的过程,全被二表姐弦子所拥有,而美丽则仍是一张白纸,就是这张能写最新最美文字、能画最新最美图画的白纸,差点被弦子的计谋泼上肮脏的污渍,以至让美丽从此不再美丽。因此在以后的红尘岁月里,便有了弦子一生对自己的救赎。对于美丽而言,她或许是弦子步入佛门的一次契机,或许是成全弦子对自己救赎的一次展演,可是不管怎么说,红尘之上的“金钱至上”的拜金思想,到最后也被甘做“小女人”的美丽别别扭扭地珍藏于心。美丽虽有割舍冲动,却又有不弃念头,于是于香菊在书写到这里所表达的,正是这样一种做为人的矛盾心理,她通过二号女主人公美丽的眼睛,一方面践行着萨特的“他人即地狱”之说,另一方面却倍崇地藏王所发下的“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大愿,虽然这又是一种入世与出世的现实版纠结,可是作家并不想将此纠结还原成原本舒展的模样,看样子,作家就是想让读者在读完她的这部中篇后,在红尘中产生类似的纠结,并在燃灯般的生命中证得来世的某种舒展。
  
  于香菊所描述的圣玄主持,在释迦牟尼原教旨主义者眼里,是一个完全的另类,做为一个寺庙中人,圣玄有着末法时期的强烈时代感,她就是一个佛门里的“CEO”,她打破了佛教教规里僧尼的“持金钱戒”之律,周旋于恶心的红尘中而自由不羁,凭借与官人、强人、暴发户之间的频繁交集,办着各种各样凡人办不好的俗务,比如她对死难者近乎克制的言行举止,对妈妈公寓近乎倾情的贴心关爱等等,这些似乎看上去是解蚁众于倒悬之苦,可是在对佛教的基本戒律的遵守中,却有着不尽的破坏力,它会使真正的信仰在如此变幻莫测的红尘中失却应有的方向感。
  
  而于香菊恰恰将笔触伸到此处而戛然抽回。评论者据此认为,于香菊这样做是有其良苦用心的,不论是红尘外与红尘内,作家似乎都有同样一个心结想试图去打开,而她为什么又不去急着打开呢?这就涉及到受众者的判断力问题了。而评论者据此再次认为,于香菊这个长久蕴藏于胸的试图去打开的心结,在这部中篇里不打开更好,它可以做为作家本人向上更进一步的阶梯,以期藉着沉甸甸的深度书写,来解析在接下来红尘中乱云飞渡般的各种人间百态。
  
  众所周知,当下是个丧尽天良的时代,毒事、毒物、毒法、毒人,走马灯似地在这个时代里轮番登场,我们就沉浸在这个毒气烂漫的环境当中。我们能等到天良发现清洗掉这些污浊而洁身自爱吗?可能我们是等不到了,因为我们正在加速地集体堕落,因此,宗教意义上的救赎是惟一且必须的,而我们每一个个体在红尘中的自我救赎,则更是惟一且必须的。

(责任编辑:管儿)
复制本文地址推荐给好友:

喜欢
(0)
0%
不喜欢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归隐田园
  • 下一篇:没有了
编辑点评
      创作需要出世,生活需要入世”,这或许正是于香菊活在人间的不被他人轻意看破的某种谋略。 (管儿)
网友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编辑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